白班的门卫张大爷哼着小曲儿来接班,他沿着干净的石子路走过这条走了无数次的路,来到平时上班的嘉信大厦前。

    可是眼前所见,却让他大吃一惊,那栋灰突突的老楼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栋崭新的大厦,不但变新了,还多出许多层来。

    这是自己工作了二十几年的嘉信大厦吗?

    张大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错呀,大厦上明明刻着嘉信大厦四个大字。

    张大爷惊得合不拢嘴,他戴上老花镜,伸出右手食指,一层层地数上去,不多不少,大厦竟然多出二十层来,这还得了?再数一遍,还是如此,多出了二十层。

    这一夜之间,居然多出二十层楼来?

    张大爷慌了神,拔脚走进大厦,往门口的传达室走去。

    这怪事得赶紧问问上夜班的王大爷。

    令他吃惊的是,平时总是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等着他的王大爷竟然不在,传达室里空无一人。

    不是去厕所了吧?去厕所都不锁传达室的门吗?这老王真是越来越糊涂了,传达室丢了东西可怎么办?

    张大爷走到一楼男厕门口,扯着喉咙喊道,“老王!老王!”

    没人回答,推开一个个厕格的门,照旧是空无一人。

    张大爷又来到保安值班室,同样也是空无一人。可是老刘的背包和衣服还挂在值班室里,他要是下班走了,不可能不换衣服不拿背包啊。

    “怎么回事?连老刘也不见了。”

    一丝不祥的预感攫住了他,他再度回到传达室,发现王大爷的衣服和背包也在。

    糟了,两个上夜班的人东西都在,人没了,而且这大厦又变得这般古怪,一准是出事了。张大爷立刻给董事长秘书艾莲打电话,汇报了这一异常情况。

    艾莲刚到办公室,椅子还没坐热,就接到门卫张大爷的电话,吓得这刚毕业的小姑娘说起话来,舌头都抻不直了。

    听到这骇人的新闻,她哪里还坐得住,立刻给董事长打电话,可是得到的回复是没有关机,小姑娘一着急,发了一通信息之后,干脆跑到公司大门口,站在那里等老板。

    嘉诚置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的大门口,董事长秘书艾莲小姐正焦急地走来走去。

    一个西服革履、头发花白的儒雅男子拎着皮包快步走来。

    艾莲一见那人立刻迎了上去,“董事长,您可来了,您的手机也不开机,真是急死我了。”

    这个儒雅男子正是嘉诚置业的董事长齐韦博。

    “哦,我手机忘记开机了。”齐韦博说着,立刻打开手机,瞬间收到许多信息,全都是艾莲发给他的。

    “出什么事了吗?”

    “大事不好了。咱们公司旗下的项目嘉信大厦出怪事了。”

    “什么怪事?”

    “一夜之间,嘉信大厦居然多出20层来,也就是说,原先那栋大厦是28层,现在已经是48层了。”

    齐韦博闻言大喜,“啊?有这种事?那这是好事啊。咱们又可以多出20层的空房可供出租,又可以多赚不少,而且这20层咱们还不用花一毛钱的盖楼钱,这可是大好事啊。”

    艾莲使劲摇头,“可是昨晚那栋大厦出怪事了,值班的保安和门卫全都失踪了。”

    齐韦博脸上的笑容僵住。

    “要不您还是赶紧过去看看吧。”

    齐韦博急忙带着秘书艾莲赶到嘉信大厦,所看见的一切更令他吃惊。

    嘉信大厦本是一栋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建筑,已有二十多年的房龄,应该是一栋老楼了。尽管外观土气,内里设施装潢偏旧,可是凭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仍旧能够赚到不菲的租金。

    经过二十多年的风吹雨淋,嘉信大厦开始迅速老化,墙皮脱落,原本雪白的外墙也变得泛黄泛灰。

    齐韦博一直打算重新装修,可是租户们都是长期租用,没人愿意搬走,所以装修的事也只能是一拖再拖。

    可是此刻出现在齐韦博眼前却是一栋崭新的大厦,墙壁雪白,窗明几净。再加上又多了20层,看上去巍峨壮观。

    如果不是大厦上刻着嘉信大厦四个字,他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这栋大厦不是昨天来过飞碟吗?难不成是外星人给修的?”齐韦博故作轻松地笑道。

    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昨天飞碟出现的时候,M研究所临街的窗户被飞碟整个撞碎。

    可是此刻,那扇窗户已经完好无损了。

    整栋大厦就像刚建成那么崭新。

    一走进大厦,旋即发现更多令人吃惊的事,原先旧得毛都掉光了的地毯重新变得柔软厚重,脚踩上去感觉软绵绵的,就跟新买来的一样,原先因为年代久远而变得发乌发暗的门锁水龙头和排水管道也变得锃光瓦亮,光洁如新。就连发黄的壁纸也变得色彩鲜艳。

    门卫张大爷看见齐韦博立刻站起身来,“齐董事长,您来了。”

    “昨晚夜班的王大爷……”

    一听见王大爷三个字,张大爷立刻变得神色慌张,“我也纳闷呢,平时我来接班的时候,每次都看见老爷子坐在传达室里喝小酒,今天早起一来,发现传达室没人,而且他的老伙计老刘也不知是哪儿了。我就赶紧给他们家里打电话,说是上班去了,还没回家呢。我这就慌了,赶紧给秘书艾小姐打电话,别是出了什么事。”

    齐韦博道,“你凭什么认为他们已经出事了?”

    张大爷道,“这大厦刚一建成,我就跟老王在这里当门卫了,这二十多年前来,一直是他夜班我白班,他从来没有不等我接班就自己一人先走了。就算我家里有事,迟到一会儿,他都会等我来了再走,老王对工作非常负责。而且这栋楼已然是变回二十多年前的模样了,一切全都是崭新的,饶是如此,还多了二十层。最关键的一点是,他俩人不见了,背包和衣服还在呢。”

    齐韦博听了,更加心烦意乱,“你先好好上班,老刘和老王这俩估计是喝高了,不定在哪呢,一会儿就回家了,你就别操心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