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科学回到寓所的时候,已经是饥肠辘辘,他把那个宝贝试管放在桌子上,立刻从冰箱里拿出一个三明治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饿死我了。自从穿越到那个鬼地方,我还一点东西都没吃过呢。”

    吃完东西,又喝了一袋牛奶之后,他才抓起那个试管。

    这间寓所早就被艾科学改造成了一间实验室,寓所里实验器具齐全,不光是器具,还有各类试剂和药品,甚至连市面上很少见的试剂和药品,这里全都有。当然这些都是艾科学趁着做实验的机会从学校里顺出来的。还有更多的试剂和药品是艾科学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配置出来的,以及艾科学自己改良的实验设备,毫不夸张地说,艾科学寓所里的实验条件比学校的要好很多倍。

    艾科学一向自诩为本世纪最伟大的天才,不可否认的是,他确实很聪明。

    当他拿起放大镜仔细观察那个试管的时候,不禁呆住了,才这么会儿工夫,那块地板碎片中的粘液已经积了小半个试管。

    这粘液怎么越来越多?

    看来,细胞的疯狂分裂并未停止。

    是时候把那些具有超强分裂繁殖的再生细胞提取出来的时候了,不是吗?

    事不宜迟,艾科学用试管棒沾取了一滴粘液放在载玻片上,然后他把那滴粘液放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

    所看见的情形令他大吃一惊。

    他看见无数细胞正在疯狂地吞噬融合之后再疯狂地分裂生长。

    艾科学先用差速离心初分离,再用密度梯度离心进一步分离。然后他用滤纸吸掉上清液,再用盐水使细胞再次悬浮,再离心一次。

    他满意地盯着试管中细胞哈哈大笑,“这就是那神奇的具有超强再生能力的细胞了。看来,我可以马上开新闻发布会,公布我的研究成果了。”

    可是,就这样携带着细胞开始演说,未免有点单薄,那些老资格的科学家一定不会认可自己,应该有实验成果,也就是具体的实验品展示在他们面前,才能让那些老家伙闭上鸟嘴。

    一想到实验品,他不免感到痛心,失去周克杰的身体,他将没有实验品可以展示。

    “都是那帮愚蠢的警察和多事的高中生搞得我丢了实验品。”

    一年一度的科学盛会即将临近,他将没有实验品可展示,只有试管里的细胞,说服力显然差了很多。

    他可是要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科学家的男人,怎么可以没有实验品呢?

    怎么办?

    他可不想输给那自恃有科学成就的老家伙们,他们已经老了,该让位了,这世界应该属于像他这样聪明能干的年轻人。

    不知怎的,那两个醒目的人形白圈浮现在脑际。

    他的思绪一下子回转到M研究所的实验室,那两具倒在地上的尸体是不是可以有什么价值可挖呢?

    据说那两个家伙在临死前解剖过外星人,只可惜他们没写报告。

    不!

    不对,他们不可能没写报告,任何科研工作者都有写报告的习惯,哪怕是解剖一只小白鼠都会做详细的记录。

    解剖外星人这么重要的实验怎么可能不写报告?

    答案很简单,不是他们没写报告,而是报告被销毁了。

    被谁销毁了呢?

    很可能是外星人销毁的,看见比他们低等的地球人居然解剖他,羞愤交加,怒火中烧,一气之下就销毁了报告。

    当然谁销毁了报告对艾科学来说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关键的是,如何恢复那份报告?

    艾科学坐在桌前苦思冥想。

    忽然,一个妙计浮上心头。

    他一拍大腿,站起身来,“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看来我跟那些愚蠢的警察和低智商的高中生待了一段时间,脑子也变得生锈了。这份报告完全是可以恢复的嘛,何止是报告,我简直可以复原整个解剖过程的影像呢。”

    人类的大脑就是人体最高端的计算机,人类做过的任何事情都会被大脑忠实地记录下来,无论是悲伤的、快乐的,还是惊悚新奇的事件,大脑全都会详尽地做记录,这就是我们平常说的记忆,当然随着时间推移,人类的记忆会慢慢变淡,但不会完全消除。

    “现在那两个科研人员不是亲手解剖了外星人吗?那么这段解剖影像一定存留在他们的大脑中,我只要从他们的大脑中提取那段记忆把记忆存入我的计算机里,不就可以得到那段解剖外星人的影像了吗?”

    想到这里,艾科学再次发出疯狂的笑声。

    “天啦撸,我真是天字第一号聪明人啦!被上帝选中的人就是我了。我就是新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家了。即使是这种情况,我也能把珍贵的资料搞到手呢。有谁能够有我一半的智慧?没有人!我是唯一的!”

    此刻,艾科学仿佛已经被无数镁光灯包围,被鲜花和掌声淹没,被万人景仰和疯狂追捧,而他本人则捧着金灿灿的奖杯站在领奖台上,面带微笑,谦虚地接受众人的赞赏。

    可是先别高兴得太早,要想得到这段珍贵的影像,首先得搞到那两个科研人员的大脑。否则还是空谈。那两个死者的尸体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按照惯例,死尸必须解剖,所以尸体现在一定在警局的法医办公室里。

    “必须得赶在法医解剖死者大脑之前,把大脑弄到手,可千万不能让那个愚蠢的法医把死者的大脑给破坏了。”

    尽管不是每个法医都有解剖大脑的习惯,如果不是案情需要,大部分法医都不会解剖脑部,因为用电锯锯开死者脑袋可是很麻烦的。

    法医解剖完尸体,就是家属认领,之后再火化或者埋葬。

    所以没有时间可以浪费,说不定明天一早,家属就会领走尸体。

    得赶在尸体被领走前行动。

    说干就干,艾科学一向是个行动力超强的家伙。

    他抓起桌上的闹钟一看,时间正好是午夜两点。

    趁着现在夜黑风高,赶紧行动。

    艾科学换上黑色牛仔裤和黑色帽衫,再戴上黑色口罩,急匆匆地出了门。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