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大楼的保安老刘和门卫王大爷在值班室里边喝边聊。

    王大爷道,“老刘,听说了没?今天白天咱这栋大楼出事了?”

    老刘道,“不知道啊,我刚接班。”

    王大爷凑近老刘的耳边,低声道,“我也是听白班门卫说的,说是咱楼上的M研究所出大事了。”

    “出啥大事?”

    “死人了。”

    “谁死了?”

    “研究所的田所长和他的助理夏教授,不光是死人,连飞碟和外星人都来了,街上好些人都看见了。”

    “啊?有这新鲜事。那老田和夏教授是谁杀的?”

    “没查到凶手,告诉你吧,警察抬完尸体之后,还抬出一没头的身子,说那身子还活着呢,装在一玻璃罩里抬走了。”

    “啊?没头还能活着呢。”

    “是啊,现在这邪性事忒多。”

    酒过三巡,老刘仗着酒劲去巡夜。

    王大爷劝道,“老刘,今天白天出这么多事,你今晚就偷个懒,别巡夜了吧?”

    “不成,被领导发现又得扣奖金,我媳妇还在医院躺着,需要钱,我是扣不起啊。”说罢,站起身,拿着电棍,哼哼唧唧地走了。

    “老刘,那你注点意。”

    “我才五十二,结实着呢,你还是当心自己吧,你都六十五了。”

    老刘借着酒劲,脚下轻飘飘的,竟然来到M研究所门前,只见大门紧闭,封条被撕开。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谁都有那一天,怕他个毛。”

    此时老刘已经有三分醉意,酒劲上来,脑门就热了,不管不顾地推门就进。

    啪地打开灯,看着昔日整洁有序的研究所如今变了废墟,不觉叹了口气。

    尽管这屋白天刚死过人,可是老刘素来胆大,再加肚里酒精作祟,也就迈开大步继续往前走。

    他走到实验室门口,看见地上画得两个人形白圈,倒也没觉得害怕。

    “老田这么好的人也被人杀了,多好的人,可惜了,不知哪个坏怂干的。”

    叹息之余,他转身回头,看见地板上的窟窿,怔住。

    “这谁干的?好好的地板愣是整成这样?人楼下的公司还怎么上班啊?”

    这时,他忽然听见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这声音明明是从地板上的那个窟窿传来的呀?

    老刘呆住,眼睛死死盯着那个窟窿。

    那个窟窿正在不断地变形,一会儿是椭圆形的,一会儿是方形的、一会儿又是三角形、四边形、菱形……

    老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仔细看,擦,这窟窿是在变形。

    那个窟窿,它要干什么?

    老刘终于听清了,它在说话。

    “营养……营养……营养……”

    它特么的说的是什么意思?

    妈呀,老刘的酒劲一下子醒了一半,他惨叫一声,撒丫子往门口跑去。

    可是已经晚了,那个窟窿忽然变成嘴巴的形状把老刘吸了回来。

    窟窿的整个动作,从变成嘴巴再吸过来,拢共才用了零点零一秒都不到。

    老刘感到周身全是鼻涕般的粘液,他的身体已经被粘液牢牢粘住动弹不得。

    他想喊喊不出,因为粘液已经顺着他的鼻孔、嘴巴和耳朵钻进了他的身体。

    意识正在渐渐失去,老刘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溶化,先是从他的腹部开始的,他的整个腹部变成了一个透明的大窟窿,就跟地板上的那个窟窿一样。紧接着是他的四肢手脚,它们全都消失了,溶化在黏糊糊的液体里。

    然而让他难过的是,整个过程,他根本毫无痛感。他知道接下来,那粘液将会溶掉他的脑袋,他整个人马上就要消失了。

    值班室里就剩下王大爷一人,他闲得无聊,边看电视边喝啤酒,CCTV6正在播出的是老电影地雷战,喝高了的王大爷高兴地唱起了打靶归来。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满天飞……”

    歌唱到这里,王大爷忽然听见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那是什么声音?”

    王大爷呆住,空酒瓶从手里滑落,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可是那怪声音还在继续,就在他的周围,他似乎被怪声音包围了。

    难不成是贼进来了,可是贼也不能发出这么奇怪的声音吧?

    不管怎样,还是得吼两声,至少给自己壮壮胆。

    “什么声音?谁在哪儿?出来!出来啊!”

    “哪个小崽子捣乱,赶紧出来啊。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大爷我可是当过兵的人,可不怕这个。”

    说实话,喊归喊,王大爷心里还是犯憷。

    现在社会贫富分化严重,越来越不安定,最近这小偷小摸的事可没少出,楼里的公司总吵着丢东西了,这责任层层推下来,还不是门卫和保安挨骂。

    可是保安老刘死哪儿去了。

    “老刘!老刘!”

    没人回答。

    “不是去楼里巡逻了吗?怎么这半天看不见人?”

    王大爷着急地在各个楼层的监控录像里寻找,可哪哪儿都没有老刘的身影。他一下子着了慌,“这老刘灌了黄汤还巡夜?不是在楼梯上睡着了吧?”

    王大爷手握警棍,站起身,往窗外看去。

    窗外是整栋大楼的一楼大厅,此刻大厅里灯光雪亮,大厅里空无一人。

    可是那奇怪的响声还在继续。

    究竟是什么东西一直在响?

    那声音就像是一株植物,不,也许是别的生物正在蓬勃生长时发出的声音。

    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声音?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那怪声音离他越来越近。

    那东西已经离他很近了。

    忽然,脚下的地板开始变软变滑,他一个站不住,竟然摔了个屁股蹲儿。

    他双手撑地打算坐起来,不料双手却被地板上的粘液牢牢粘住。

    呼隆呼隆噗叽噗叽

    这次,他听清楚了。

    怪声是粘液发出的。

    同时,他还听见更加可怕的人类的语言,那声音含混不清,像是含着一口浓痰。

    “营养……营养……营养……”

    紧接着,粘液顺着他的双手和胳膊爬到他的脸上,钻进他的鼻子、嘴巴和耳朵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