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所长和夏教授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屏幕,他们看见那五个高中生把眼镜男生捆在暖气管上之后,他们当中的一个男生朝着实验室的大门走过来。

    夏教授忽然紧张起来,“田所长,那孩子就在咱们门口站着呢。他会不会推门进来?”

    田所长嘘了一声,“别出声,我已经把门反锁了,他们进不来的。”

    果然,那个看上去傻头傻脑的孩子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看他走开,夏教授才松了一口气。

    可是没过两分钟,那个傻呼呼的男生又跑了回来。

    这次,他蹲着身子慢慢往实验室的门这边挪动,然后还回头说了什么。

    于是,那四个高中生又重新聚拢在一起,朝着实验室的大门走过来。

    他们到底在看什么?

    看着他们视线的方向,是实验室门前的地板。

    难不成是地板上有什么东西吗?

    他们盯着地板上的某个东西慢慢朝这边移动,难道是因为地板上的某个东西正在朝着实验室的大门移动吗?

    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他们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可怕的声音。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那声音令人想起一块内脏或者肥肉在地板上艰难滑动时所发出的摩擦声。

    那可怕的声音越来越响,很显然,门外有什么怪东西正在往实验室这边爬。根据声音判断,那东西离实验室的门越来越近。

    而那五个高中生正是在盯着地上爬动的怪东西,慢慢跟着它来到实验室的门口。

    吱嘎一声,那东西似乎在门口停住了。

    实验室里的两个人早就吓得浑身发抖,来的是什么东西?为什么在监控视频中看不见它的身影而那几个孩子能看见它在地板上移动?

    为什么它会朝着实验室的方向移动呢?

    难道是实验室里的某种东西正在召唤它吗?

    两个科研人员禁不住回头看了眼平躺在手术台上的小灰人。

    此刻,小灰人依旧像刚才那样一动不动地躺在手术台上,腹腔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这时,门口再度响起轻微的咕叽咕叽声,它似乎在犹豫,不知如何进入实验室。但是他们能感觉到它很想进来。

    随后,他们听见非常奇怪的声音。

    吱吱吱吱嘎嘎

    那怪声令他们想起一条蛇或者蚯蚓泥鳅之类身体细长的动物或者昆虫艰难地穿过狭窄缝隙时所发出的声音。

    随后又是清晰的咕叽咕叽声在朝他们接近,是的,很清晰的声音,因为那声音离他们已经很近很近了,就在他们的脚下。

    夏教授用手指指脚下,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他们看见,一条血迹缓缓穿过门下的缝隙,继续朝前快速移动。

    难道发出怪声的就是这条血迹吗?

    答案是肯定的。

    因为当它发现他们在看着它的时候,吱嘎一声,骤然停住,就像是蛇或者某种可怕的动物被人类发现时与人类对视时的模样,是的,他们明显地感觉到自己是在跟某种生物对视。而不是看着一条寻常的血迹。

    这条血迹究竟是什么鬼?

    它竟然可以像蛇那样在地板上爬动,并且肆无忌惮地发出可怕的咕叽咕叽声。

    它像是个有独立生命意识的个体,而不是一条简单普通的血迹。

    短暂的对视之后,那条血迹继续朝前爬动。它此刻的行为很像是凶猛的动物们惯常做的那样,先与对手对视,如果感觉对方实力不如自己,那么它就会选择无视对手,继续我行我素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们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已经被它无视了,它是如此的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肆无忌惮地爬向自己的目标。

    田所长瞬间清醒了。

    不!它的目的已经很清楚了。

    它正在朝着手术床爬去,而手术床上躺着的正是小灰人。

    它想爬到小灰人身边去。

    它打算干什么?爬到小灰人身边再把自己输入到小灰人的身体里吗?那样的话,会发生什么后果呢?

    田所长惊呼一声,跳起来抓住放在墙角的拖把。

    一定要拦住它的去路!

    绝对不能让它自说自话地爬到手术床上去。

    田所长举起拖把对准那条血迹使劲擦过去,妄图用拖把把它抹去。

    没想到的是,噌地一声,原本贴在地面快速爬行的血迹立刻像条蛇一样地立了起来,血迹的最前端呈三角形,像是蛇的头部,并且像蛇的头部那样把头昂得高高的。

    田所长使劲揉揉眼睛,他已经分不清直立在他眼前的是一条血迹还是一条血红色的毒蛇。因为它的形状跟蛇已经没有分别。

    夏教授见状,急忙抓起另一个拖把照准那条直立在地上的血迹死命抡过去。

    嗖地一下,那条血迹居然灵活地闪开了。

    它的动作竟然像蛇那般的灵活。

    那条血迹闪开之后,竟然朝着夏教授缓缓爬过去了,就像是一条满怀着恶意的毒蛇睥睨着对手,伺机进攻的模样。

    田所长看出不妙,急忙低声提醒道,“当心。”

    话音刚落,原本伏在地上的血迹忽然腾空而起,朝着夏教授扑去。

    然后那条红色血迹就像是一条毒蛇般的将夏教授死死缠住,并且越缠越紧,夏教授被勒得喘不过气来,他时而在地上打滚,时而站起身来死命往墙上撞都不能挣脱血迹的束缚。

    “救命啊!田所长救我啊!”他扯开喉咙拼命喊。

    田所长抡起拖把使劲往他身上砸,可是拖把砸得夏教授哇哇大叫,那血迹还是越勒越紧。

    忽然,那血迹似乎打算速战速决,迅速围绕夏教授的脖子绕了好多圈,然后使劲一勒。

    夏教授被勒得面色紫涨,苦不堪言,他痛苦地用手抓着脖子,发出嘶哑痛苦的哀嚎。

    噗地一下,夏教授的舌头吐出老长,瞳孔渐渐放大,整个人瘫在地上,一动不动。

    看着夏教授咽了气,血迹才离开了他的身体。朝着僵立在一旁的田所长爬去。

    “不要啊,不要过来啊。”田所长惊呼着朝后退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