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很快,田所长和夏教授的笑容就僵住了。

    因为他们在监控录像里看见一个长相凶恶的壮汉劫持了一个瘦小枯干的戴眼镜的男生。那眼镜男生被壮汉狂箍脖子,勒得直翻白眼。

    夏教授惊道,“糟了,这次来的可是个大麻烦呢。我看那壮汉绝不是好人。再这样下去,会弄出人命的。”

    田所长紧盯监控屏幕道,“我怎么瞅着那壮汉那么眼熟呢?”

    夏教授道,“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壮汉不是前一阵制造闹市特大枪击案的杀人魔王周克杰吗?”

    “对,就是他,我说怎么瞅着眼熟呢。可是这周克杰不是已经被枪毙了吗?怎么会活生生地出现在这里?难不成是又被什么人复活了吗?”

    夏教授道,“以国内现有的科研技术,死后复活根本不可能实现啊。”

    田所长悻悻地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咱们研究所做不到,不代表其他的科研人员也做不到。”

    夏教授皱眉道,“话说这些家伙是怎么一股脑出现在咱们研究所里的呢?”

    “肯定是钱教授和厉教授这一对野鸳鸯在时间缝隙里设置了穿越系统所致呗。”

    “啊啊啊?那么这几个孩子和杀人犯都是穿越过来的了。”

    “是啊,你以为他们是怎么出现的。”

    “现在穿越系统已经返回了,怎么不见钱教授和厉教授呢?如果不在规定的两个钟头内返回,可是不能再返回现代了呢。”

    “八成是留在远古喂恐龙了吧。”

    一想到昔日同事竟然是这个现场,夏教授顿时变得脸色惨白。

    田所长笑道,“这种事情屡见不鲜呀,近来有大批的科研工作者穿越到远古,有去找宝藏的,有去找再生细胞的,还有去找长生不老药的。各种奇葩目的都有,只是返回者寥寥无几。大部分人都会迷失在时间隧道中或者滞留在时间隧道的某一节点上不能返回。就让咱们为那对野鸳鸯节哀吧,预祝他们投胎到下一世有缘做夫妻。”

    夏教授表面附和田所长,却为他的冷血感到心寒。

    此时监控录像的中壮汉正在跟那几个孩子说话,那几个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赶紧离开?跟一个杀人狂有什么好说的?他们难道没认出那家伙就是制造血案的魔王吗?夏教授越看越着急,恨不能立刻拉开门冲出去劝阻那几个孩子。

    夏教授低声道,“田所长,这杀人犯在外面指定得闹出乱子来。依我看,咱们还是赶紧出去报警吧。”

    没想到,田所长使劲摇头,“不,不能报警。”

    “不报警的话,周克杰那杀人狂还不把外面几个孩子全都杀了。他们看上去也就十来岁的样子,还是一群孩子呢。”

    “即使他们全都被杀死,那也跟咱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田所长面无表情地回答,此刻他的脸就同他说的话一样冷冰冰的,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夏教授焦急地大喊,“咱们总不能坐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周克杰把那几个十几岁的孩子一一杀死吧?”

    田所长厉声道,“夏教授,咱们现在做的是非常重要的手术,是全人类第一例外星人解剖手术,就是天塌下来,咱们也不能出去管,你懂吗?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扰咱们的手术。”

    夏教授怔住,只好点点头。

    田所长道,“现在去把电子秤拿来,咱们称一下这些器官的重量。”

    夏教授不满地走到办公桌边上,拿了电子秤放在田所长面前。

    田所长却像是没看出他的不快,而是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心脏放在称上。

    “心脏的重量,25克。这个重量可是跟婴儿心脏的重量一样呢。”田所长絮絮叨叨地道,“嗯?夏教授,你老盯着监控录像干嘛?记录!记录啊!该干嘛干嘛去,别再总想着管外面的闲事了,外面的人就算是全死亡了,咱们现在也不能出去。因为咱们得把解剖做完。”

    夏教授低声道,“知道了,所长。我就是有点担心……”

    “又来了,你再这样不专心,我只能把监控给关了啊。”

    “别关,千万别关啊。不管外面乱成啥样,咱们知道总比不知道强吧,您这一关,咱可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那你赶紧记下来,心脏重量,25克。有你这么一助理,我可真是费劲啊。”

    夏教授点头,“嗯,我这就记下来。”

    田所长再用镊子把那两片肺叶放在称上,“肺的重量,100克。”

    夏教授做着记录,忍不住又抬头看了眼监控录像,这次他看见的是骇人的一幕。于是他指着屏幕大喊道,“所长,那个杀人犯的胳膊被爆成碎片了。”

    田所长点头,“嗯,那个小道士懂法术。不管他们,咱们继续。”说罢,他把那截肠子放在称上,“肠子的重量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教授打断了。

    夏教授指着屏幕惊呼道,“长回去了!杀人犯的胳膊被爆掉后又长回身体上去了。”

    田所长刚要训斥助手,当他看见监控录像中的不可思议的一幕也怔住了,口中喃喃地道,“是啊,这完全不符合常理,被爆掉的胳膊怎么可能再长回身体上呢?”

    眼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一切就出现在眼前,使得田所长忘记继续给外星人的器官称重,呆呆地盯着监控屏幕。

    接下来看见的一幕就更加不可思议了,他们看见小道士用法术爆掉杀人犯的头部,而没有了头颅的情况下,杀人犯的身体仍旧直立在原地。

    看到这里,夏教授结结巴巴地道,“田所长,事情都闹到这个份上了,咱们还是待在这里不出去吗?”

    田所长点头,“对,我已经说过了,即使是天塌下来,咱们都不能出去。”

    夏教授皱眉道,“我完全看不懂他们在干什么,那个眼镜男生为什么要护着杀人犯?杀人犯之前箍着他的脖子,不是差点杀了他吗?那五个偷喝咱们咖啡的高中生又为什么把眼镜男生捆在暖气管上?”

    这次,田所长没有回答,也不再阻止夏教授看视频,他自己也盯着视频中那个无头却直立着的身体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