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地上剩下的那一滩臭气熏天的肉泥,我感到心情无法释怀,曾经叱咤风云、动则呼风唤雨的一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再强悍的生命终于逃不过死亡二字。

    李元泰呆立在原地,静默不语,是在对蚩尤离去的默哀吗?

    可是默哀的话,可不可以先把禁锢着我们的金色幻术给解了呢?话说我们仨还是金人、赛璐珞也还僵卧在地上不能动弹呢。

    良久,李元泰才像是终于想起了我们。

    看着他比出剑指,默念咒语,我感到得几乎想要哭出声来。

    随着咒语声响起,金色渐渐从我身上褪去,我的身体终于自由,那感觉就是人被砌进水泥、跟水泥凝固在一起之后,再被解救的感觉。

    终于解脱的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口气,柔软的草地和明媚的阳光使我疲倦感顿失,我兴奋地在草地上打起滚来,许久都没有这么放松了。

    “天啦撸,可算是能说话了,憋死我了。”

    赛璐珞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路飞,你这头猪,我再也不要跟你一起穿越了。”

    我的好心情完全被她双手叉腰的母夜叉样给搞坏了,“你神经病啊,谁要跟你一起穿越了?”

    “猪一样的你,我被关在狮子笼里的时候,冲你喊了半天,你都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擦,大姐啊,你那是说话吗?明明是狮吼好吧,我又没学过狮子的语言,上哪听懂去?”

    “反正你就是一个拖后腿的,被人家变成大象拉去卖艺,还一头扎进槽子里吃饲料和干草,简直是丢人现眼!”

    高鹏和阿呆哈哈大笑。

    尼玛,我的糗事又被她当众提起,我脆弱的自尊心啊。

    愤怒的我立刻还击,“我吃饲料和干草是出于求生的本能,饿得要命,不吃难道等着饿死吗?再说,你也没见得比我好多少吧,你被人家变成狮子拉去培育半兽人。之后又被蛇女拉去复活做复活蚩尤的药引。还有啊,这次拖大家后腿的人是你而不是我,都怪你自己乱跑,得罪了千面妖姬,才会惹出这一大堆麻烦。”

    赛璐珞气得直跺脚。

    我说的句句是实,她根本无话可说。

    尽管每次都是我掉队,可是这次的麻烦的确是她惹出来的。

    既然她公然挑衅我,那就继续吵下去呗,谁怕谁啊。

    我继续嘲讽道,“还穿着新娘礼服舍不得脱呢,你的新郎官都去地府报到了。话说你穿着新娘礼服还蛮漂亮的嘛。”

    “路飞,你行!”赛璐珞一把扯去头上的扔在地上,用脚踩个稀巴烂,又用脱去新娘礼服拼命撕扯。

    凤冠上亮闪闪的宝石和珍珠散落了一地。

    “慢着。别踩了。那凤冠上好些宝石,咱们留着还可以做路费呢,”阿呆边劝边弯腰去捡宝石。

    高鹏道,“路飞,你俩咋见面就吵架,咱们好不容易找回璐璐,该好好庆祝一下才对啊。”

    阿呆道,“对啊。别吵了。”

    我对着柔媚的阳光打了个哈欠道,“每次都是她先挑起来的,我并不想跟她吵架。”

    赛璐珞怒吼道,“路飞,你就是一头猪!”

    “看见没?她又开始了。”

    阿呆道,“可是路飞,你是男生啊,男生应该大度一点……”

    阿呆话还没说完,我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咆哮。

    “什么人这么吵?老子的美梦都被你们吵醒了。简直是太可恶了。”

    “擦,这是谁在咆哮啊?”

    我的四个小伙伴全都站在眼前,我身后应该没有人才对啊。

    阿呆和赛璐珞惊恐地睁大双眼,指指我身后,“你……后面啊。”

    看他俩吓成那样,我顿感后背僵硬,缓缓转过身去,看见的却是不可思议的一幕。

    神兵虎魄直立在地面上,神兵上浮现的是异妖那张丑陋的脸。

    刚才说话的就是那只封印在神兵中的异妖吗?

    异妖见我们不说话,立刻虎着脸呲着獠牙吼道,“你们这些可恶的小崽子,打搅了我的好梦,简直是太可恶了。”

    对于它的现身,我们五个面面相觑。我刚想搭茬,被李元泰踩了一脚,只好闭嘴作罢,静观其变。

    异妖使劲吸了吸鼻子,皱眉道,“怎么回事?空气中有股浓郁的血腥味?对了,蚩尤呢?那个自诩伟大实则愚蠢的蚩尤呢?他去哪里了?空气中除了血腥味还有刚施过法术的焦臭味,看来这里刚刚发生过什么?既然你们不肯说,我就自己来看。”说罢,神兵竟然腾空而起,在草地上灵活地跳来跳去,就像只可爱的小白兔那样。

    神兵能在草地上跳跃,显然是异妖操纵的结果。

    片刻之后,神兵停了下来吧,异妖哈哈大笑,“我看见地上有一大滩肉泥还有一条长长的血河朝着小溪流去。看来愚蠢的蚩尤已经死了,我的预言这么快就实现了,他果然是再次死亡了,不过这次我睡着了,错过了目睹他死亡的精彩时刻,真是可惜呀。”

    正在这时,只听见嗷呜呜的吼声从神兵中传来。

    是神虎的声音。

    异妖那张丑脸骤然从神兵上消失,不过我们仍旧能听见它邪恶的声音。

    “啊哈,愚蠢的神虎,我有个很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你的主子蚩尤再次被杀了,他已经死了。干什么?你恶狠狠地瞪着我干嘛,蚩尤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刚才在睡觉,什么都不知道,一觉醒来,你的主人就已经变作一滩肉泥了。其实你知道,尽管我很想帮助那个杀他的人一起杀了他,可惜的是,我因为睡觉而错过了好戏。”

    嗷呜呜

    虎吼声除了悲伤之外更多的是愤怒,显然神虎对于主人再度被杀感到难过。

    异妖邪恶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呢,据我估计,你的主人应该是被外面那五个小毛贼给杀了,你要是想报仇的话,就找他们好了。现在神兵由你来操控,我就等着坐看好戏喽。”

    尼玛,这异妖着实可恶,明摆着是在挑拨离间嘛。

    接下来,神虎会怎么做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