蚩尤怔住,“什么?我妹妹已经死了?你们在骗我,以我妹妹强大的法力应该没有人能打败她,而且还有水神共工保护她,应该没人能奈何他们。”

    李元泰笑道,“看来你有所不知,相柳和共工纵然法力强大,可惜难敌大禹,大禹主攻土系,俗话说土能克水,此乃天理使然。所以那场战争的结局是相柳惨死,共工逃回天庭告状去了。”

    “你们全都在骗我。”

    蚩尤绝望地缩在符狱中嚎啕大哭,嘴上虽然那么说,可是他知道他们说的句句是实,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妹妹已死,还有谁会来救他?

    良久,他才止住哭泣,哽咽道,“我的女儿美尤呢?”

    李元泰道,“似你这等残暴狠毒之人也会有舔犊之心吗?之前你为了打造顶级神兵,不惜把亲生骨肉投入异妖的兽笼,都不带眨眼的,如今死到临头,居然惦念起女儿美尤了?”

    蚩尤猛地抬起头来,怒视着李元泰,“告诉我,美尤现在怎么样了?她还活着吗?”

    此刻,蚩尤的目光中夹杂着无限的痛苦,那不再是一个不可一世的部落首领的眼神而是一个担心女儿安危的父亲的眼神。

    “自从我死而复生之后,我对周遭的看法全都改变了,我现在才意识到,当年自己为了得到顶级神兵,做出了多么疯狂的事。如果不是我把亲生骨肉投入兽笼,我现在应该还有一个儿子。现在我就要死了,我只想知道我唯一的亲人美尤怎么样了?求你们告诉我,求求你们了。”说罢,蚩尤双膝跪地,低声道,“这就算作是我临死之前唯一的请求吧。”

    男儿膝下有黄金,蚩尤居然肯为了知道女儿的下落而跪地,令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动容。

    李元泰低声道,“相柳共工和大禹激战的场面十分混乱,洪水泛滥,浊浪滔天,人畜淹死者无数,恐怕美尤已经死于那场混战了。”

    蚩尤放声大哭,“我终于什么都没有了。美姬美尤先后离我而去,妹妹相柳也死了。黑白无常,带我走吧,我已经生无可恋,早日魂归地府,还来得及跟她们团聚。”

    蚩尤目光涣散,双膝跪地,昔日如炬的目光中毫无斗志。求死之心,一望而知。

    黑白无常叹息道,“小道士,动手吧。还等什么,我俩还赶着回地府交差呢。”

    李元泰咬紧嘴唇,目光似有不忍,片刻之后,才像是终于下了决心道,“蚩尤,你安心地去吧。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蚩尤抬起头来,看着李元泰,“小道士,烦请施法,不用怜悯我。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输给了轩辕黄帝,现在是我应得的下场,任谁也无法改变的。我认了,出手吧。”说罢,他闭上了双眼。

    李元泰道,“那就只好得罪了。祝你一路走好,来生投胎到好人家,再图东山。”

    蚩尤笑道,“多谢,借你吉言。”

    李元泰长叹一口气,遂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天地无极,乾坤借法。今弟子李元泰须送万人魂魄前往地府报到,望乞抽魂大法一助。此法第一则乃是解魂,现在开始解魂。”

    随着咒语声响起,凝聚在蚩尤身上的万人魂魄被唤醒。

    冤魂们虽然被唤醒,可是受相柳咒语所控,还不能离开蚩尤的身体。

    刹那间,凄厉的嚎哭声不绝于耳。

    “我死得好惨呢,我不要死,不要死啊。”

    “我上有老下有小,妻子还年轻漂亮,我舍不得他们呀。”

    “我也不要死啊。”

    黑白无常吼道,“你们吵什么吵,人早晚有一死,你们至多是早死几十年而已,都得去地府报到。”

    一个冤魂啜泣道,“万恶的美尤公主把我们抓来,扒皮拆骨,狠毒的相柳把我们魂魄锁住,使我们无法投胎做人。”

    黑白无常怒道,“全都闭嘴,休得聒噪,耽误了小道士施法,你们就谁都不能去地投胎了。”

    众冤魂闻言,纷纷噤声,不敢则声了。

    李元泰又道,“现在执行抽魂大法的第二则抽离。”

    咒语声再起,一个个冤魂脱离了之前咒语的束缚,纷纷离开蚩尤的身体。

    随着体内冤魂数量的锐减,蚩尤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苍白。

    那些脱离了蚩尤身体的冤魂全都被困在金色符狱中,挤成一团。

    由于符狱内空间太小,冤魂们挤得透不过气来,于是他们再次大吵大嚷。

    李元泰见状,急忙念咒收了符狱。

    冤魂们得到释放,争先恐后地飞到半空,在惊叹人间美景的同时,也伤感自己已经离开了人世。

    黑白无常道,“你们休得聒噪,速去地府报到,迟了的不予办理投胎,扔进地狱受刑十日再准予投胎,休得在阳间逗留。须知,阳间虽好,已与你们毫无瓜葛了。”

    众冤魂们悻悻道,“知道了。”遂哭哭啼啼地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再回头看那蚩尤,发现他面色尤其骇人。

    更可怖的是,他的七窍开始流血。

    紫黑色的污血自他的七窍流到地上,渐渐在地上汇成一股,朝着不远处的小溪流去了。

    紧接着,他的身体开始腐烂,皮肤一片片地从他的脸上身上脱落。

    噗地一声,他的肉身一下子爆炸开来,一块块碎肉从他脸上身上掉下来,连组成他身体的骨骼也碎成无数块。

    蚩尤整个人已经变成一滩稀糊糊的肉泥,瘫在地上,散发出刺耳的腥臭味。

    这时,一缕精魄从那滩肉泥上飘出。

    那是蚩尤的精魄啊。

    蚩尤看着摊在地上自己的尸体,苦笑道,“这就是人生啊,人生到头来,也只是一滩烂在地上、臭不可闻的肉泥罢了。黑白无常,我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走吧。”

    黑白无常谢过李元泰,带着蚩尤的精魄一同消失在空气中了。

    蚩尤是面带微笑离开了,那笑容中所包含的释然和解脱,恐怕只有经历过无数磨难的人才能看得懂。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