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蚩尤脸上现出猥琐的笑容,“就让咱俩在这明媚的阳光下完成你人生的第一次吧。”

    啊啊啊?

    尼玛,蚩尤这混蛋果然就要做出那不耻兽行了吗?

    在如此山美水美的环境中,一个可爱的少女就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夺去贞操了吗?

    最可悲的是,眼见这一个花季少女就要被禽兽糟蹋,我却无能为力。

    尘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此。

    蚩尤一把扯开赛璐珞的新娘礼服,我惊得不忍直视,可是我已经被变成了金人,自然是脖子无法转动、眼睛也无法闭上。

    本以为赛璐珞这次铁定要被看光。

    没想到的是,新娘礼服下面居然是赛璐珞自己的衣服,这丫头果然机智,早就想到蚩尤会来这一招。

    可是想到也无卵用,就算是里面穿着自己的衣服,也只是再多了一层衣服而已,蚩尤再伸手一抓,她还是要被看光。

    “小娘子,你穿得可真多,不过没关系,本首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给女人宽衣了。为了巩固复活效果,再大的麻烦,我也不怕。因为我要报仇,我要那黄帝老儿不得好死!他叫我死无全尸,我要叫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蚩尤说罢,眼中迸射一团怒火。

    “这刻骨的仇恨,我自会找那老儿一一清算!”

    赛璐珞无法动弹,只得怒视着他。

    “小娘子,女儿家的水样温柔,你是一点没有啊。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与你欢度春宵。来吧,不用再浪费时间了。”说罢,他伸手抓住赛璐珞衣领,正要用力扯开。

    忽然,轰隆隆一声巨响。

    紧接着,地动山摇,碎石乱溅,飞鸟野兽们四散奔逃。

    这尼玛又是怎么回事?

    这么大动静是地震还是泥石流还是特喵的山体滑坡?

    不管是什么灾难,在我变成金人不能动弹的时候发生,也太不厚道了吧?

    正当我诧异万分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情形再次出现了。

    轰地一声,地上裂开一道缝隙。

    那是一道狭而长的裂缝,长度约丈余,深度不好目测,因为本人脖子动不了,感觉很深,像是无底洞的模样。

    这时,缝隙里传来奇怪的声音。

    可可擦擦

    缝隙里似乎有什么不安分的东西在动来动去。

    那又是什么鬼?

    地底怪兽吗?

    我紧盯着那道裂缝,可是并没有怪兽从那里窜出。

    奇怪的可可擦擦声还在继续,噗地一下,有夺目的金光从那缝隙中射出。

    那金光晃得人眼晕。

    擦,那缝隙里有什么?竟然这么亮?

    缝隙里光芒竟然盖过了天上的太阳,此刻我可真体会到什么是光芒过甚直映得日月暗淡。

    蚩尤显然也被那道金光震慑住了,他抓着赛璐珞衣领的手居然不自觉地松开了。

    正在这时,裂缝里传出一声咆哮。

    嗷呜呜

    这一声吼,直震得大地颤抖、河流静至、树叶扑簌簌落了一地,飞鸟野兽们钉在原地不敢动,连特喵的蜂蝶蝇蚊都不敢吱声了。

    这分明是百兽之王的吼声啊。

    除了老虎,哪种动物的吼声能有这震慑力?

    难不成这裂缝里藏着一只斑斓猛虎不成?

    尽管我听见那声虎吼早就吓得三魂去了七魄,蚩尤听见那吼声倒是很激动的样子,先是怔住,然后他松开赛璐珞朝着那道裂缝走去。

    他是如此激动,以至于走路都有点哆嗦。

    这又是什么情况?那缝隙里究竟藏的是什么?让蚩尤连美女都不要了,转而往那边去了。

    “虎魄,我就知道是你。”蚩尤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虎魄?

    难不成那缝隙里藏着的就是传说中的神兵虎魄吗?

    嗷呜呜

    缝隙中再次传来一阵震天的虎吼。

    仔细一听,那虎吼中竟然夹杂着几分哀怨和悲怆。

    “神虎,你休要怪我,我知你一向对我忠心耿耿,寸步不离我左右,我悔不该当初将你与神兵合为一体。可是你与神兵合为一体之后,你照样可以做我得力的左右手,我也更加离不开你。没有了神兵虎魄,我蚩尤乃是废人一个啊!想当初,我带着你驰骋沙场,所向披靡,风光无限,这些你全都忘记了吗?”

    话音刚落,虎吼声再起。

    这次的虎吼变得温柔驯服,竟然还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看来这神虎被蚩尤说服了。

    毕竟,这神虎在未与神兵合二为一之前可是蚩尤最钟爱的坐骑呢,曾伴着蚩尤出生入死,立下赫赫战功的一员猛将。蚩尤此时提起当年与它一起风光的时刻,又怎叫神虎不为所动?那种在战场上建立起来的情谊才是最真挚的。

    蚩尤猛然收起满面的柔情,神情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与那黄帝老儿的涿鹿一战,如果不是你关键时刻反噬,我也不会被那老儿斩于马下。此番被妹妹复活,我一睁开眼睛,第一个想起的就是你啊。时至今日,旧事重提,只剩下无比的心痛和无尽的叹息。凭我的实力,那黄帝老儿根本无法战胜我。也好,这下咱俩扯平了,当初我为了打造一件完美的神兵将你与神兵合为一体,因为你的反噬,我也死了一次。咱俩互不相欠了。”

    蚩尤的话语中满是伤感和责备,毕竟被对手斩杀后再碎尸,对于一个部落首领来说是莫大的耻辱。

    嗷呜呜

    此次虎吼居然变得悲哀无比,像是有着莫大的伤心事难以释怀。

    “不过,合该苍天有眼,你我缘分未尽,能得今日重逢,那是天意,天意呀!俗话说,顶级神兵不事二主,你是不是知道我有复活的那一天,一直在这里等我回来找你呀?”

    缝隙中再度传来低沉的虎吼,像是说是的。

    擦,这一人一虎的交流,我也是醉了。

    那虎魄神兵竟然是在这里等着蚩尤复活之后,来找它。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蚩尤朝着缝隙张开双手,“所以,来吧,回到我的怀抱来吧。让我带着你重返战场,你我将继续写下一段新的传奇!”

    可可擦擦,缝隙里再次传出一阵怪声,我紧盯着那道裂缝,感觉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从那里出来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