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搔着头皮道,“天大地大的,咱们上哪儿去找蚩尤那厮?”

    高鹏道,“他刚刚复活,身子没有复原,应该走不远的。”

    李元泰道,“他一定是去了涿鹿。”

    阿呆道,“理由是?”

    “他在那里遗失了神兵虎魄,他一定想把它找回来。”

    高鹏点头,“元泰兄高见啊,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涿鹿吧。”

    李元泰点头,从袖中摸出纸鹤,吹一口气。

    那纸鹤立刻变作一只巨鸟,身高十数丈,双腿粗若铜柱,毛色白若霜雪,头顶一撮红毛,这只巨鸟迎风展翅,发出咯呀咯呀的叫声,优雅地跳起舞来。

    李元泰叹气道,“亲爱的小仙鹤,我们在赶时间呢,可不可以不要再跳了。”

    仙鹤咯呀咯呀地叫着,似乎在说不行,开场舞必须有。

    在我们四人愤怒目光的注视下,仙鹤又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停了下来。

    看着仙鹤舞毕,屈下双膝,展开双翅,似乎在邀请我们坐在它背上的熟悉姿势,我们感到哭笑不得。

    我们四人依次爬到仙鹤背上,还没坐稳,仙鹤立刻就起飞了。

    折腾了一宿,天刚蒙蒙亮,看着轻裹晨曦的大地森林河川在我们脚下急速地撤退,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万里无云,碧空如洗,目光所及之处无不被清晨的柔媚的阳光梳理得干净清爽。

    一路上极目远眺,尽情舒展自己的眼部肌肉,呼吸新鲜空气,清风在身畔轻轻拂过,那样舒适的感觉已是很久都没有过了。

    此时山河的美景与阴森可怖的九黎部落想比,自是天壤之别。

    忽然,前方山麓上有奇异的光芒闪过。

    那金灿灿的光芒甚至盖过了初生的太阳,

    那是什么?

    居然会发出如此炫目的光亮?

    “那片金色的光芒,你们看见了吗?”我大声问道。

    高鹏点头,“看见了。”

    阿呆问道,“那片闪着金光的地方是哪里?”

    李元泰道,“涿鹿。”

    我惊道,“涿鹿?不就是蚩尤被黄帝手刃人头的地方吗?难不成咱们已经到地方了吗?”

    李元泰点头,“是的,咱们就要到了。”

    高鹏道,“当年蚩尤被黄帝杀死,虎魄遗失在涿鹿的深谷之下,现在山麓闪出金光,难不成那是虎魄神兵散发的光芒吗?”

    我们仨齐声道,“对啊,这光芒很可能是虎魄发出的。”

    此刻此光芒确系虎魄发出,又意味着什么?

    虎魄神兵当年反噬主人之后旋即消失,此番埋藏了数年的神兵再次迸发出奇异的光芒,会不会又是什么不祥之兆呢?

    高鹏又道,“如此说来,咱们得加快飞行速度了,蚩尤本来就比我们先走,他说不定已经先于咱们发现虎魄了,如果被他再次得到虎魄的话,恐怕就很难对付他了。”

    李元泰点头,“高兄言之有理,咱们还是加快速度,尽量赶在蚩尤把虎魄拿到手之前把璐璐救回来。”说罢,附在仙鹤耳边道,“亲爱的小仙鹤,加快速度飞吧。”

    仙鹤咯呀咯呀两声,像是说知道了。

    随着仙鹤飞行速度加快,我们也离那道金光越来越近了。

    岂料离那山麓越近,越觉得那金光炫目异常,光芒宏伟壮观,居然映得周遭的山麓河流森林全都变成了金色。

    看着脚下金灿灿的世界,我们全都傻眼了。

    那金色并不是映照出来的,而是它们本身就是金色的。

    目力所及的一切全是金色。

    金色的山麓,金色的河流,金色的道路,金色的树木花草,金色的树枝上有金色的小鸟和金色的蜜蜂蝴蝶,金色的树林里有金色的野兽。

    怎么会有如此奇怪的地方?

    这时,我们才发现金光就是由这金色世界里的一切发出的。

    仙鹤轻轻落在金色的草坪上,李元泰收起仙鹤。

    我们一行四人傻站在金色草地上,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我伸手敲敲金色的树木花草,当当作响,用牙咬了一下,感觉很软。

    尼玛,全是纯金的。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一切都是纯金的。

    “你们觉不觉得这个地方很有……”我话没说完,立刻发现更可怖的一幕。

    我们的小伙伴阿呆,他的双脚变成了金色。

    我惊得大喊,“阿呆,你的脚!你的脚啊!”

    阿呆不耐烦地瞪了我一眼,“瞎喊什么啊?”可是当他低头看见自己脚时,立刻发出一声惨叫,“啊啊啊,我的双脚不能动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工夫,那可怕的金色已经由他的双脚蔓延到了双腿。

    “天哪,不要啊,我的腿也动不了了。”阿呆快要哭出声来了。

    我紧张得浑身哆嗦,“怎么回事?咱们好像进圈套了?李大仙,赶紧救救阿呆啊。”

    李元泰道,“幻术,肯定是幻术,咱们中了幻术了。”

    半空中忽然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小崽子们,就这点道行还想跟我斗吗?”

    我们抬头一看,那悬在半空的人正是蚩尤,依偎在他怀里的女人则是赛璐珞,两人还是之前我们见过的模样,穿着新婚礼服,远远看去,男的英俊威武,女的娇小秀美,也算得是一对佳偶。

    不过,此刻赛璐珞双眼迷离,一副失神受控的模样,叫人看了心疼。

    高鹏道,“璐璐还活着,看来璐璐还没遭到他的毒手。”

    我点头道,“嗯,按照相柳所说,跟那恶魔交合之后会被立刻吃掉,眼下她衣着完整,显然是没有被蚩尤蹂躏,能保持清白女儿身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李元泰怒道,“蚩尤,不要乱来,你先放了我同学。”

    蚩尤哈哈大笑,“小崽子,你休想跟我谈条件,你们现在已经是我的笼中之物,还想叫我放人?你先看看你们自己的小伙伴先?”

    听了蚩尤的话,我们不由地回头看阿呆,一看吓一跳,妈呀,阿呆已经整个都变成金人了。

    我用手摸摸阿呆,发现他已经变得硬邦邦的,再用手指弹弹,居然发出当当的金属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