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望着滔天的洪水叹气道,“应龙啊,加把劲,咱俩的活儿还多着呢。”

    应龙忽扇两下翅膀,吟唱两声,算是作答。

    噗通一声,洪水中冒出一个烧得焦黑的脑袋,看了令人忍俊不禁。

    那不是共工嘛,怎么给烧成秃瓢了。

    原本满头的红发竟然被烧得一根不剩。

    共工昂起焦黑的脑袋怒吼道,“老家伙,相柳呢?”

    大禹指指浮在水面上的无数肉块,“喏,都在那里了。”

    共工看着那些肉块,不由地泪如雨下,“什么?她已经死了?是不是你这老家伙故意让那三条龙喷火烧我,待我潜水灭火之际,你趁机杀了相柳,是不是这样?”

    大禹点头,“这就叫做兵不厌诈,如果直接对付你俩,我恐怕没有必胜的把握,只得命三龙调转你的注意力,我好逐个击破。”

    共工怒吼道,“你这老家伙一向工于心计,这次我又着了你的道儿了。”

    大禹不慌不忙地道,“共工,你就不会看形势,没看见阎罗大人守在一边,等着带相柳去地府刑讯她,她是阳寿已尽,没得救了。我看你就是闲的没事,非要出面救她,这生死薄上写定了的事,还能被你给改了不成?”

    “死老东西,你跟阎罗就是一伙的,你不是被他召唤来杀相柳的吗?”

    “我这叫做替天行道,关于相柳的死,你也不用责怪阎罗,她生前作恶多端,合该阳寿尽去地府报到了。”

    共工咬牙切齿道,“死老东西,这事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大禹一边慢悠悠地往洪水里倒土,一边笑道,“共工,不服来战,老朽等着你呢。”说罢,默念咒语,“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缚!”

    无数条火绫宛若火蛇蜿蜒着朝共工扑去。

    共工早有防备,腾身而起,躲开火绫捆缚。

    共工默念咒语,喷出无数水柱,水柱眨眼间幻化为一条条水蛇。

    水蛇与火蛇在半空中相遇。

    自古以来,水火不容。

    水能灭火,天道使然。

    可是大禹施法放出的火蛇乃是符火幻化而成,哪里会怵共工的水蛇呢?

    几番交锋之后,火蛇越战越勇,水蛇溃不成兵。

    水蛇纷纷吱吱叫唤着逃回主人那里,共工念咒收了水蛇,大吼道,“老家伙,你等着,我要面见玉帝奏你一本,叫你这老骨头吃不了兜着走。”

    大禹哈哈大笑,“去吧。你走了正好,别妨碍老朽治理水患。”

    共工憋了一肚子火,气哼哼地默念咒语。随着咒语声响起,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不见了。

    大禹见他走了,方才拍拍玄龟的脑袋,“走吧,老龟,咱俩继续干活去。”

    看见大禹一个老人家这么辛苦,我们感到心中不忍,于是齐声道,“老爷爷,需要我们帮忙吗?”

    大禹方才发现我们四人,他立刻发出爽朗的笑声,“年轻人,这些事情都是我做惯了的,不用你们帮忙。你们忙你们的去吧。年轻人该有许多梦想要去实现,你们精力充沛能做许多事情,这世界还等着你们去改变呢。你们可不能像我这人家一样扳着手指头过日子。只是这讨厌的相柳死就死了,她体内的毒液还污染了这片土地,就算水患治理下去,这片土壤恐怕也长不出任何作物了。”

    年迈的大禹果然有老年人的通病,一说起话来就没个完,我听得出,他最后的那几句话完全是在自言自语。

    继而大禹又絮絮叨叨道,“麻烦喽麻烦喽,这块土地要被相柳的毒液给废了。这相柳的毒太可怕了。”

    我不禁好奇道,“老爷爷,那要怎么办?今后这块土地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吗?”

    大禹摇头,“哪能浪费?我自有妙招。”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原本浮在水面上的肉块渐渐聚拢来,凝结在一起,那些聚集在一起的肉块重新排列组合,找到自己原先的位置,重新长在那里。

    几乎是眨眼的工夫,一条身躯庞大的九头蛇再次复原,矗立在碧波之上。

    大禹笑道,“还好刚才及时稳住了水患,她身上肉块全部找回来了,一块都没丢。要是被大水冲走了肉块,那就又麻烦喽。好歹也得给她留个全身呢。”

    我们四人看着相柳咋舌道,“啊啊啊?老爷爷,您干嘛复活她呀?”

    大禹笑道,“我并没有复活她,也无法再复活她了,因为她的魂魄已经被阎罗带去地府了。我现在只是复原了她的肉体而已。你们看,现在的相柳徒有肉体没有魂魄,所以她连动都不能动。不信,你们可以摸摸她。”

    我们可没有兴趣上去摸她。

    果然,此刻相柳的九个婴儿脑袋全都保持着呆滞的笑容,看上去纯真可爱。这九颗小脑袋终于表现出婴儿该有的表情了吗?一想到不久之前,这九颗婴儿脸蛋上所浮现的残忍可怖成年人的表情,我仍旧感到不寒而栗。

    一连串的问号冒了出来。

    为什么要复原相柳的肉体?

    要一具不能动的相柳躯体来做什么?

    尽管我们很想知道答案,可还是忍住没问。

    大禹道,“黄龙白龙苍龙,有劳你们了,建一个五帝台吧。”

    三龙齐声吟唱,像是说好的。

    接下来,三条巨龙挖土的挖土,堆台的堆台,几座高台顷刻间建成。

    大禹点头,“有劳三位了,你们歇着去吧。”遂默念咒语,那矗立于碧波之上的九头蛇便被封印在共工台上。

    相柳的九个脑袋全部朝向西方,朝向三龙堆砌的五帝台。

    大禹捋着胡须,满意地大笑,“从今往后,这里就作为祭祀诸神的地方好了。而相柳就作为看守祭台的守护者,永远地蛰伏于此。”

    我们齐声向大禹道贺,“好主意,这样做真是太棒了。”

    高鹏一拍脑袋,“哎呀,咱们还得赶紧去救璐璐呢。”

    李元泰道,“对呀,璐璐还在蚩尤手里呢。”

    我们一行四人辞别了大禹,继续赶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