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回头看看身后,往回走显然来不及了,已经在台阶上走了老半天了。

    可是听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紧张到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脚步声一轻一重,会是相柳和蛇女吗?

    不对呀,相柳自然是双脚着地,可是蛇女没有脚,她是在地上爬的,而且也没听见那可怕的嘶嘶吐信子的声音。

    显然不是她俩,那会是谁?

    不容我细想,下方的台阶上出现两个人。

    那两人穿着新婚礼服,相互搀扶依偎在一起,男的高大俊朗,女的娇小玲珑。

    新郎新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注意到那新郎官脑门上长着一对犄角,这头上长犄角的人似乎在哪里见过,那新娘一张秀气的桃子面,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

    同样,那一对新人见到我们四个也愣住了。

    正在这时,高鹏指着那新娘喊道,“她是璐璐,新娘子是璐璐啊。”

    我揉揉眼睛仔细一看,是啊,那可不是赛璐珞嘛,只是她身着凤冠霞帔,又跟一男的走在一起,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赛璐珞听见高鹏的喊声,毫无反应,木然站在那里,我看见有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面颊滑落。

    李元泰道,“她被人用咒语控制了,我来给她解开。”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赛璐珞咒语被解,立刻撒丫子往我们这边跑来,不留神被那新郎官一把抓住,那人厉声道,“你们四个是什么人?好大的胆子,竟敢擅闯九黎部落!”

    赛璐珞被那人抓住跑不掉,遂放声大哭,“高鹏,路飞,李元泰,阿呆,可见到你们了,救我啊,快救我!这帮怪物要拿我做活人祭,你们再不救我,我就死定了。”

    我指着那人怒吼道,“你这个头上长着犄角的怪胎,赶紧放开我同学赛璐珞,否则别怪我另一个同学李元泰脾气不好。”

    高鹏哭笑不得,“路飞,你说句话也狐假虎威,真的服了。”

    我压低嗓门道,“不然呢,我又不是他的对手。”

    那新郎官仰天长啸,“头上长着犄角的怪胎?看来我真是老了,小毛贼见了我连尊敬二字都忘记怎么写了?我乃是堂堂九黎部落的首领蚩尤是也!”说罢,一双大眼睛瞬也不瞬地望着我,如炬的目光刺得我缩小了一半。

    蚩尤?听到这名字我立刻想起立在广场的那尊雕像,那雕像可不是头顶生双角吗?

    尼玛,难道他已经被复活了吗?

    这时,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在耳边响起。

    一个身影轻轻在我们面前落下。

    是相柳,就是那个有着少女般娇嫩的脸庞却装扮成中年****的怪胎。

    “又是你们四个小崽子,你们的胆子还真不小呢,只可惜,也只是四个有眼无珠的莽夫而已,竟然连伟大的部落领袖蚩尤都不认得。”

    李元泰冷笑,“相柳,你用幻象把我们吸进十八层地狱,害得我们差点死在里面,还没找你算账,竟然自动送上门来。”

    相柳冷笑,“就凭你们四个废物呀,这次我保管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蚩尤道,“妹妹退过一边让我来,这段时间,辛苦妹妹帮我打理部落,这四个小毛贼不用劳烦妹妹。”

    相柳道,“大哥,知道你心疼我,家里大大小小的事从来不用我操心,可是你现在刚刚复活,身子尚未复原,切不可动用法术。这几个小崽子,还是我来对付他们吧。你带着那丫头赶紧走,找个僻静之处破她处子身,破完她身子再吃了她,饮其血吃其肉方能稳固复活效果,那女子就是你的药引,千万不可手软。大哥你去吧,这四个小崽子我来处置。”

    蚩尤拱手道,“那就有劳妹妹了。”

    赛璐珞那肯就范,奋力挣扎,“放开我,你们这些怪物,死就死了,还搞什么复活?你只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败类而已,阎罗能抓你一次就能抓你两次,你就算是复活了还得再死一次。”

    蚩尤听了勃然大怒,“好你个毒舌利齿的小丫头,我一个顶天立地的旷世大英雄,被你说成是败类一个,信不信我现在就一把拧断你的脖子。”说罢,他双手紧握赛璐珞的咽喉。

    以他的膂力,只要他双手一用力,绝对是咔擦一声,赛璐珞颈骨折断而死,毫无悬念。

    此情此景,我们全都看得心惊肉跳,为她捏把汗。

    李元泰本事再大,面前挡着个只比他强不比他弱的相柳,即使他要出手相救,相柳肯定会出手阻挠。

    也就是说,只要蚩尤双手用力,赛璐珞必死无疑,李元泰都救不了她。

    本以为赛璐珞会屈服,岂料这妮子脖子一梗,眼睛一瞪,大吼道,“你用力呀,有本事你就用力掐下来呀?我可是你的药引,你要是掐死了我,药引就没了,一时半会儿,你上哪去找这么上好的药引?没了我这药引,你的复活疗效会不稳固的,说不定还会随时死去呢。”

    蚩尤气得大吼,“这丫头真乃气煞我也。”

    赛璐珞憋了这许久不能说话,不由地毒舌症爆发,于是继续嘲讽道,“蚩尤,不是我说你,你输给黄帝是已成定局的事,你现在再搞什么复活、报仇,也绝不可能改写历史,历史的车轮是不断向前推进的,你的那一套早就过时了,早就被湮没在无情的历史河流当中了。你就死了那条心,认输吧!”

    赛璐珞只图嘴痛快,哪里注意到蚩尤兄妹早就被气得脸色发青、浑身颤抖。

    蚩尤刚要双手用力掐下去,被相柳拦住,“大哥息怒,要治这小丫头容易的很。”说罢,她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赛璐珞果然既不能说话又不能掌控自己的身体,她只能怒视着相柳。

    相柳笑道,“大哥,现在你带她赶紧走。记着我的话,这丫头是你的药引,交合完毕,立刻吃了她,不可心软。”

    蚩尤点头,在赛璐珞脑门上拍了一下,俩人立刻化作两股轻烟消失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