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飞进那栋阴森可怖的古建筑,我们才发现实验室里更是戒备森严,走廊里满是半兽人士兵,走廊两侧的长明灯和火把把整个通道照得亮若白昼。

    我们几乎是刚一飞进去,立刻就被发现了。

    “看那里,一只蝴蝶!就是先前四个小毛贼乘坐的那一只!我认得那只蝴蝶。”一个豹头人身的半兽人喊道。

    其余的半兽人立刻呼喇一下子聚拢过来,齐声吼道,“就是他们,抓住他们。”

    那些半兽人够不着我们,只能跟着蝴蝶后面,不住地咆哮。

    我大喊道,“糟了,被它们发现了。”

    李元泰道,“已经无所谓了,眼下咱们得赶紧找到璐璐,子时三刻已到,希望璐璐她没事就好。”说罢,他朝着那群半兽人大吼一声,“璐璐在哪里?我们的朋友在哪里?”

    李元泰吼完,立刻念咒收了蝴蝶,我们四人的身体恢复到正常大小。

    一个鼠头人身半兽人得意地哈哈大笑,“小毛贼,你不要再寻那女娃娃了,现在已经是子时三刻了,想必首领已经复活,首领复活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跟那女娃娃洞房,洞房之后,那女娃娃将被当众处死,首领再吃其肉喝其血。现在你要寻那女娃娃,恐怕只能寻到一堆骨头了。”

    众半兽人哈哈大笑。

    高鹏怒吼道,“你放屁!”

    鼠头人笑道,“毛头小子,那女娃娃死定了,你们不如听我好心劝,赶紧离开这里,等下,相柳大人执行完复活仪式回来看见你们,你们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如果你们现在走,我们绝不拦着,只当是没见过你们好了。”

    李元泰道,“闭上你的鸟嘴,哪个需要你这妖怪好心,赶紧把复活仪式的地点告诉我们,否则看我不叫你鼠头落地!”

    众半兽人见李元泰一脸凶相,吓得全都纷纷后退。

    鼠头人无端端被折了面子,自是不快,遂咆哮道,“那小毛贼,你不是牛逼嘛,有本事自己找到那复活地点去,何必问我们?实话告诉你,这次复活仪式由相柳大人亲自主持,你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上次你们不是被她用法术吸进幻象、坠入十八层地狱了吗?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这次还敢来送死?”

    李元泰哈哈大笑,“你这鼠头怪废话真多,你不肯说复活仪式的地点,今儿我偏叫你说。”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声定。

    鼠头人身后的所有半兽人悉数被定在地上,它们有的大张着嘴,有的张牙舞爪似在咆哮,姿势神态各异,可是无一例外地被定在地上,动弹不得。

    鼠头人忽然感到身后一片寂静,不由地回头一看,发现同伴全都被定在地上,除了眼睛能眨,鼻子能呼吸之外,只能一动不动地站着。

    再一回头,看见李元泰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立刻慌了,拔脚就跑,哪里跑得掉。

    李元泰掠起身形,在鼠头人面前落下,将它当胸抓了个正着,“鼠头怪,你还是乖乖把复活仪式的地点告诉我吧,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鼠头人惊得四肢瘫软,哪里还敢再多话,只得低声道,“在复活室的地下暗室里。”

    李元泰厉声道,“复活室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鼠头人立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你们一直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自然就看见复活室了。小的要是带你们前去,被美尤公主和相柳大人知道,只能是鼠头落地了,看你们四个也不像是恶人,就饶小的一命吧。”

    我们四人为了找到璐璐,早就急得火烧眉毛,哪里管那鼠头怪依是不依,拖起它就往前走。

    那鼠头人见逃不掉,一路嚎啕大哭跟死了爹妈一样,“完了,我完了,今番被公主和大人瞧见我带人进复活室,哪里还有命在?”

    经过鼠头人的指点,我们迅速找到复活室的大门。

    “璐璐!璐璐!”我们急忙冲进去大喊。

    可是屋内空空如也,浓郁的血腥味和腐臭味熏得人睁不开眼睛。

    “人呢?他们在哪里?”我们冲着鼠头人大喊。

    鼠头人畏畏缩缩道,“他们现在全都在下面,在地下暗室里。”

    李元泰厉声道,“暗室的入口在哪里?赶紧带我们去。”

    鼠头人很不情愿地在前面带路,它在杂物房前面停住,按了下墙上的机关。

    轰地一声,墙上一道暗门打开了。

    鼠头人道,“就在下面,你们自己下去吧。”说罢,撒开四蹄,吱吱叫着窜出复活室的大门。

    “这混蛋!”我打算去追,被李元泰拦住了,“别去了,找璐璐要紧。”

    由于暗室的门被打开,下面的声音一股脑地传了上来。

    那是怎样可怕的声音,像是无数怨灵在哭泣嚎叫,令我想起之前在地府的吊篮里听见的瘆人鬼泣。

    我惊得舌头打结,用颤抖的手指着黑黢黢的暗室入口,“你们听见那些可怕的声音了吗?是从那下面传出来的。”

    李元泰点头,“走,咱们赶紧下去。”说罢,他率先迈开大步,往那通向地下暗室的台阶上走去。

    高鹏和阿呆紧随其后,我也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下去。

    越往下走,那瘆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刺耳。

    我只好捂住耳朵,尽量不让自己去听那骇人的声音。

    忽然,所有的惨叫声一下子终于停止了,四下里死一般的寂静。

    我感到很不习惯,像是之前听见的惨叫都是幻听似的那么难受。

    接下来,我们听见的是嗡嗡的说话声,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她像是正在宣布什么,具体的内容听不清,只觉得她的声音听上去很严厉。

    令我感到更头皮发麻的是,我听见脚步声。

    那是两个人的脚步声,一个走路很急,脚步声很重,踩在台阶上发出沉重的通通声,另一个脚步声怯生生的,踩在台阶上发出轻微的踏踏声。

    脚步声自下而上,很显然有两个人正在朝我们迎面走来。

    擦,这来的又是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