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女只嘤嘤啜泣不说话。

    蚩尤生气地大声喝问,“美姬到哪里去了?她说要陪伴我一生一世,难道就这样丢下可怜的美尤自己走了吗?”

    黑袍人全都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谁也不敢回答。

    这可急坏了蚩尤,他大声问相柳,“妹妹,美姬呢?她到底怎么了?”

    相柳泣不成声,“大哥,美姬已经死了。”

    “啊?怎么死的?是谁杀了她?我要亲自手刃那胆大妄为的狗贼!”蚩尤勃然大怒。

    相柳哽咽道,“知道你去世的噩耗之后,美姬就一病不起,滴水不沾,粒米不进,她说你走的时候她曾经发誓,如果你阵亡她也绝不独活,她要实践自己的诺言。临死之前,她以牙代刀,剖腹取卵,并将蛇卵交给我,命我代她孵化卵中的遗腹子,如果生男就叫做蚩美,如果生女便叫做美尤,她说这是你跟她之间的约定。可怜美尤那孩子还没出世就没了父母。”

    蛇女更是哭得悲痛欲绝,“我可怜的母亲……”

    一时间,暗室内啜泣啼哭声此起彼伏,蚩尤如炬的目光几乎能喷出火来,他握紧双拳,牙齿咬得咯咯响。

    此情此景,赛璐珞早就吓得魂飞天外,她木然站在队伍的最前端。

    半晌,蚩尤才咬牙切齿道,“这一切全都拜那卑鄙无耻的黄帝老儿所赐,他趁虎魄神兵反噬我之机砍去我头颅砍下方才侥幸得胜,这种趁人之危的老匹夫,合该将他碎尸万段。只可怜美姬竟然因为我绝食身亡,此仇不报非君子。我的虎魄呢,拿我的虎魄来,我要报仇!我把华夏一族赶尽杀绝,要亲自取了黄帝老儿的首级,将他碎尸万段!”

    蚩尤吼完,众人全都沉默,无一人敢答话。

    “嗯?你们全都是聋子吗?去把我的神兵虎魄拿来!”

    相柳低声道,“大哥,当年你阵亡于涿鹿,神兵虎魄亦离奇消失了。大家都传说这虎魄乃是神兵极品,不事二主,目前虎魄下落不明。”

    蚩尤愤怒已极的目光中陡然升起一丝悲怆,“没有了虎魄神兵,叫我如何带兵打仗、攻城略地?我的复兴九黎一族的大业和一统天下的梦想将如何实现?”说罢,一代枭雄竟然掩面而泣。

    相柳急忙安慰道,“大哥,复活仪式尚未最后完成,你现在只得一个肉身,体内无血体表无皮,待妹妹把最后两步做完,你稍事调养个把月之后,再去寻那神兵虎魄不迟。”

    蚩尤点头道,“妹妹言之有理。不过,血就不必了,我自己来。”遂跳进蓄血池,张大嘴巴猛吸,就见一股血线从血池中喷出,直接喷进蚩尤口中。

    现在的蚩尤比之前更加精力充沛,他边吸血边发出不知是兴奋还是愤怒的咆哮。

    由于他没有皮肤,便可以清晰地看见血液在他体表的血管中流动。

    眨眼间,满满一池鲜血竟被他吸得一干二净。

    吸饱了血的蚩尤看上去更加骇人,他振臂高呼,“妹妹,我的皮呢?快把皮给我!”

    相柳道,“大哥,莫急,皮早就备好了的。”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架子上的一张张人皮立刻向上腾起,飞至半空,带着无数怨灵的凄厉惨叫在半空盘旋飞舞,叫人看了汗毛倒竖。

    “我们要活呀,要活着。”

    “活着多好,每天都能生活在明媚的阳光下,死了之后见不得阳光,每天只能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出来透气。我不要这样生活在黑暗中。”

    怨灵们如泣如诉的嚎叫充斥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

    相柳笑道,“从今往后,你们就可以安心生活在阳光下了,不过是作为我大哥蚩尤身体的一部分。”

    怨灵们齐声道,“我们愿意,只要能重新生活在明媚的阳光下,叫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相柳得意地哈哈大笑,遂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无数张在半空盘旋飞舞的人皮陡然静至,停在半空,旋即汇集在一起,化为一整张人皮。

    相柳继续念动咒语,那张人皮便朝着蚩尤飞去。

    噗噗噗一通响,人皮即刻附着在蚩尤身上。

    像穿衣服般的,人皮瞬间长在蚩尤身上。

    众黑袍人齐声赞道,“首领又恢复昔日英俊神武的模样了,实乃我九黎一族的福分哪。”

    听了众人的赞赏,蚩尤欣喜地用手抚摸着自己光滑的皮肤,哈哈大笑,“我的衣裳呢,去把我的衣裳拿来!”

    相柳击掌两声,“早就准备好了。”

    早有一黑袍人捧着托盘上前,跪在蚩尤脚边。

    托盘上放着的赫然是一套新郎官的礼服,红艳艳的刺目。

    蚩尤看着托盘上的衣服怔住,“这不是新婚礼服吗?美姬已死,我何苦穿着这喜兴衣裳?”

    相柳笑道,“大哥有所不知,妹子千辛万苦集齐了万人的皮肉骨血,才复活了大哥,若得复活效果稳定,须得大哥复活之后即刻与一处子交合。”

    这时,蚩尤才注意到身着凤冠霞帔、木然站在人群中的赛璐珞,“那少女就是给我准备处子吗?”

    相柳点头,“就是她,大哥可还满意?美貌的处子一向难寻,恰逢千面妖姬卖兽,美尤便将她买了回来,此女可遇不可求。”

    蚩尤苦笑,“我只是个在鬼门关打转回来的人,今番多亏妹子相助,方得死而复生,还能再挑剔一二吗?”

    二人说话间,黑袍人早已替蚩尤穿上新郎礼服,束好衣带。

    相柳击掌两下,大声吩咐道,“吉时已到,速速送二位新人入洞房。”

    赛璐珞听见这句话,娇躯一震,像是猛然清醒了一般,使出吃奶的力气撞向那个用铁链牵着她的黑袍人。

    黑袍人只顾盯着蚩尤,不留神竟被赛璐珞撞翻在地。

    赛璐珞撒丫子朝暗室的台阶跑去。

    “新娘子跑了,追啊!”

    一众黑袍人呼喇一下追了上去。

    赛璐珞原本就娇弱瘦小,脖子上还拖着一个手腕粗细的铁链,哪里跑的快,登时被一黑袍人扑倒在台阶上。

    相柳见赛璐珞被擒,方才冷笑道,“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即刻送入洞房。”说罢,她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赛璐珞立刻感到自己的身体再次不听使唤了,眼前的一切变得朦朦胧胧的,她看见一个身穿红袍的人走过来揽住她,然后自己迷迷糊糊地跟着他往前走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