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璐珞人在往前走,可是身体却是僵硬的,颤抖的双脚总是踏错台阶,几次要跌到,多亏黑袍人扶住了她。

    相柳在前面道,“你俩走快点,吉时马上就到,抓紧时间啊。”

    黑袍人轻轻扯了一下铁链,催促道,“姑娘,走快点,误了吉时,我可担当不起啊。”

    虽然他扯铁链只是一种提醒手段而已,赛璐珞还是感到深深的屈辱,尼玛,这跟拉狗又有什么分别?

    罢罢罢,还是不要计较了吧,反正一个将死之人,随他去吧。

    赛璐珞终于还是决定麻木地接受这一切。

    赛璐珞一步一拖地跟着黑袍人和相柳走进暗室。

    暗室里此刻灯火通明,赛璐珞注意到墙壁上除了之前见过的长明灯以外还多了许多火把,那些火把显然是刚插上去的,火把和长明灯把整个暗室照得亮若白昼。

    臭气熏天、令人作呕的蓄血池和骨肉池依旧像之前那么瘆人,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在两大储存着人类血肉骨的池子边上多了一些挂满了人皮的架子。当然,这些架子是刚从地面上挪下来的。

    那群黑袍人整齐地站在蛇女身后,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等待着相柳的到来。

    在他们面前摆着香案和蒲团。

    蛇女上前道,“姑姑,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吗?”

    相柳点头,“嗯,这就开始。”说罢,她在蒲团上席地而坐,焚香,闭目静坐。

    待香烧至三分之一时,相柳猛地睁开双眼,“弟子相柳,为了复活大哥蚩尤,不惜备齐万人皮肉骨血,望乞上苍保佑,再铸肉身。”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噗噗咯咯咯噗噗噗

    随着咒语声响起,骨肉池里立刻有了异动。先是无数变形碎裂的躯干糅合在一起形成一个躯干,接下来,无数折断的手指和脚掌恢复原状,在黏糊糊的骨肉池中不安地爬来爬去,待手指找到原先的手掌便噗地一声结在手掌上,重新长在手掌上,于是无数的手脚在骨肉池中继续爬,直到找到自己原来的胳膊和腿,重新长回那里。这些各自找到原主的上下肢渐渐糅合在一起,几乎是在眨眼间,偌大的一池子骨肉,就剩下一对上下肢和一个躯干了。当然池子里还有无数个变形的头颅。

    那是一对堪称完美的上下肢和躯干,修长结实、且又灵活无比。

    喀喀喀噗噗唧唧唧

    那对上下肢爬到躯干边上,上肢爬到躯干的肩部,长在那里,下肢爬到躯干的大腿根部,长在那里。

    一个完美身体出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齐声唏嘘,发出阵阵惊叹。

    现在身体已经完成,就差一颗头颅了。

    看到这里,赛璐珞早就吓得浑身发抖,可还是不得不继续看下去。

    “我们要复活!要复活啊!”

    “活呀!活着多好!我们不要死去!”

    骨肉池中的无数颗挤扁压碎的头颅一起大喊。

    那喊声凄厉可怖,仿佛来自地狱的呻吟吼叫。

    如此可怕的声音偏偏又是从一张张严重扭曲变形的嘴里发出,就更加令人不寒而栗。

    相柳咆哮道,“你们喊什么?全都给我安静,会轮到你们的,今后你们每个人都将作为我大哥身体的一部分而活,明白吗?”

    骨肉池中的众头颅齐声道,“明白了。”

    相柳哈哈大笑,遂默念咒语道,“弟子相柳已为大哥做好肉身,只欠一枚头颅了。望乞上苍继续保佑,再铸全身。”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随着咒语声响起,池中无数变形的头颅立刻汇集到一起,发出凄惨的嚎叫,接下来,这些挤扁压碎的头颅相互撕咬,场面骇人,舌头、眼珠子乱飞。

    那些头颅边咬边发出野兽般的嗷叫咆哮,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如此离奇可怖的场景,谁都会以为是一群猛兽在撕咬。

    聚集在一起的人头堆起一座高耸的人头山,随着人头之间的撕咬加剧,人头山不断地变换着形状。

    相柳冷笑,“够了,你们人类就是这样,明明是一群群居动物,一旦聚在一起,又要争来斗去,我看着都累。现在,全都给消停点儿。”说罢,她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所有的人头全都安静下来,渐渐融合为一个人头。

    那颗头颅有着俊朗的五官,头顶长着一对结实的犄角。

    看见那颗头颅,所有的黑袍人立刻齐刷刷地跪下磕头,“首领啊,是首领的模样啊。”

    蛇女啜泣,“是父亲啊,我终于见到父亲的样子了。”

    相柳笑道,“你们急什么,这才刚再造了他的头颅而已,还没注入血液附上人皮呢。”

    话音刚落,就见那完美的身体走到那颗头顶长着犄角的头颅面前,捡起头颅,把它放在脖颈上,

    噗噗噗

    头颅里立刻生出无数条血管,紧接着,脖颈里也生出无数条血管。这些血管如同灵活的

    红色小蛇般的蜿蜒着缠绕在一起。

    很快,头颅里生出的血管和脖颈里生出的血管连接融合在一起。

    可擦可擦,断裂的颈骨重新愈合。

    一个完整的人出现在众人面前,尽管此人没有皮肤,身上满是红色的肌肉和黄色的脂肪。可是他看上去依旧威严傲慢无比,如炬的目光中满是怨毒和残忍。

    当他看见相柳和蛇女时,冷酷的眼神中才透出一丝暖意。

    “亲爱的妹妹,好久不见,站在你身边的是我的孩子美尤吗?”

    听见那熟悉的声音,相柳喜极而泣,“大哥,我终于复活你了,站在我身边的确是你和美姬所生的孩子美尤,侄女,他就是你的父亲啊。”

    蛇女哭喊道,“父亲,我就是美尤啊。”

    一想到美姬,蚩尤的眼中瞬间溢满了柔情,“美尤,你的眼睛和你身上的鳞片跟你母亲一模一样,一看就知道你是我们的孩子。”

    众黑袍人跪地磕头不迭,“首领复活了,首领终于复活了,我们九黎一族有希望了。”

    蚩尤在人群中扫视一遍,目光重新变得严厉起来,“美尤,你母亲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