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璐珞被拴在铁柱上,莫说她不能挪动,就算是能跑能跳也只有直径为一米的圆形范围供她活动。

    原本骄矜傲慢、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穿越到古代竟然被人像栓狗一样拴在柱子上,她越想越伤心,最可悲的是落到如此惨的地步就是想放声大哭也做不到。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住地往下流,现在唯一可以宣泄情感的就是这双眼睛了。

    黑袍人则像没看见她似的在边上忙着收拾那些被她弄到地上的人皮。

    也许是心中还残余一丝恻隐,黑袍人在忙碌的间歇转身看了她一眼,叹气道,“小姑娘,事到如今,哭也没用。你的事我大概也听说了,你谁也别怪,要怪就怪你自己不小心,来世投胎谨记不要自己在外面闲逛,闲逛的时候千万不要见到丑女人就出言不逊,这就叫做祸从口出啊。”

    此刻的赛璐珞心痛绝望到了极点,哪里听得进黑袍人的碎碎念,她正在反复琢磨刚才蛇女和相柳说的话,那个相柳真的那么厉害吗?连李元泰也输给了她?相柳真的把她的四个小伙伴送去十八层地狱剖腹抽肠了吗?如果真是那样,她就彻底绝望了。因为不可能有人来救她,她只能安心等着给蚩尤当活人祭的牺牲品。

    一想到这里,她彻底绝望,眼泪决堤般的往下流。

    等她被这帮怪物拉去做活人祭,那么他们一行五人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小伙伴就全军覆没了。

    她必须接受这样的悲惨命运。

    也许是伤心到了极点,也许是近来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她哭着哭着,竟然斜靠着冰凉的铁柱睡着了。

    黑袍人还在碎碎念,却听见香甜的鼾声,回头一看,发现少女已经睡着了。旋即摇头叹息道,“哭着哭着也能睡着,真不知你是不伤心还是伤心过度了。”

    赛璐珞正睡得迷迷糊糊,忽然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睁眼一看,原来是两个侍从抬着一大桶香汤进来了,他们大刺刺把木桶往地上一放,朝着黑袍人道,“美尤公主有吩咐,让那姑娘赶紧净身,今晚子时三刻准备复活首领。”

    黑袍人道,“知道了。”

    赛璐珞揉着眼睛坐起身来,他们的话她一字不落地全听见了。

    今晚子时三刻就复活?那本姑娘不是今晚就被他们给当祭祀品了吗?

    此刻的赛璐珞不知自己是该哭还是该做出什么别的激烈反应,她斜倚着铁柱,木然地看着放在她面前的冒着热气的木桶。

    紧跟在两个侍从身后的美尤公主笑吟吟地走了进来,一双蛇眼贼溜溜地在赛璐珞身上打量半天,笑道,“这姑娘还真会保养呢,吃完饭就睡一小觉。”

    赛璐珞怒视着蛇女,恨不能把她撕成碎片。

    蛇女则像是没看见她愤怒的眼神,笑吟吟道,“小姑娘,我看你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就给你准备了一身新衣裳,一会儿洗完澡,你就换上新衣吧。尽管我不了解父亲的脾性,不过我觉得男人还是干净漂亮的女人。”说罢,蛇女示意身后的侍从上前。

    侍从把一个托盘放在赛璐珞面前。

    托盘上是凤冠霞帔,这不是新娘子的服饰吗?

    鲜艳如血的新娘礼服和缀满了珠宝的凤冠,也未能让赛璐珞展颜一笑,对于她来说,这两样东西只不是提醒她即将要面对的悲惨命运。她强忍住自己的泪水,因为她不想让蛇女看见自己软弱的一面。

    蛇女道,“现在为了方便你沐浴,我先解除咒语,你可以自由行动,不过呢,说话的权力我是不给解的,因为你的嘴巴太毒了。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安静的你。”说罢,她默念咒语。

    赛璐璐不满地瞪了蛇女一眼,发现自己的手脚身体果然恢复到之前的样子,可以动了。可是声带像是被什么人用针缝死了一般,依旧发不出任何声音。

    蛇女笑道,“现在全都出去吧,让新娘子沐浴更衣。”她朝黑袍人招了下手,“你也出来,反正有铁链拴着她,她跑不掉。”

    蛇女等人鱼贯而出。

    咣当一声,大门被关上。

    阴森可怖的复活室里就剩下赛璐珞一个人。

    木桶里热腾腾的香汤在冒着水蒸气,看着那桶香汤,赛璐珞忽然想起自己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脏的可以直接用手搓下泥了。

    罢罢罢,横竖是死,做个干净鬼也好。

    眼下只求,去地府报到的时候,能遇见自己那四个小伙伴,来世一起投胎做人。

    主意已定,赛璐珞褪去衣服,坐进木桶,热汤的温度刚刚好。

    泡在汤里片刻之后,不但疲劳顿消,而且精神愉悦,遍体生香,要不是水渐渐变凉,赛璐珞都舍不得出来了。

    穿上鲜艳的新娘礼服,赛璐珞觉得无比讽刺,世间女子穿上新娘服便预示着该女子即将成家立业为人妻母,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而她呢,穿上这劳什子礼服,今晚子时三刻就要去另一个世界报到了。

    正在这时,有人大力敲门,“小姑娘,好了没有?好了的话,就找东西砸在门上,我知道你不能说话。”

    听说话声音就知道,敲门的是专门管理复活室的黑袍人。他一定等急了才敲门的。

    赛璐珞找了半天,没找到合适的东西,只好抓起桌上的空碗扔到大门上。

    啪嗒一声,碗撞在门上,摔在地上,跌个粉碎。

    黑袍人推门进来,看见赛璐珞不由地惊叹,“真是人是衣服马是鞍,姑娘穿戴上凤冠霞帔果然像换了一个人。好了,我还得继续收拾你留给我的残局,今晚子时三刻之前,我得把架子上的所有人皮清点整理一遍。活还多着呢。”

    守在门外的两个侍从进来,利索地把木桶抬了出去。

    黑袍人絮叨完,继续整理架子上的人皮去了。

    赛璐珞呆坐在铁柱边上,木然陷入沉思,假如五个小伙伴在地府相遇,他们四个看见身着凤冠霞帔的自己会是怎样的表情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