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柳和蛇女走出复活室的大门,蛇女自是满心欢喜,相柳则是愁眉不展。

    蛇女感到奇怪,握着相柳的手道,“姑姑,四个擅闯九黎部落的小毛贼已被您处置,用作献祭的小丫头也被锁上了,姑姑应该高兴才对,为何还是愁容满面呢?”

    相柳皱眉道,“侄女,你年纪尚幼,很多事你感觉不到。”

    蛇女骇得抓紧相柳的手,“姑姑,您现在是有什么不祥预感了吗?”

    相柳点头,“此刻正值你父亲复活前夕,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却出了如此多的麻烦,必是大凶之兆。”

    蛇女大惊,“姑姑,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相柳道,“只有尽早复活你父亲,以防再有变故发生。”

    蛇女点头,“毕竟复活父亲是九黎部落的头等大事,只有复活父亲,我九黎一族才有振兴的希望。”

    相柳道,“我这就去沐浴更衣,之后即刻占卜吉时。待卜出吉时,立刻复活你父亲。”

    蛇女点头,“侄女这就吩咐他们去为姑姑准备五香解秽汤。”

    相柳叹气道,“只可惜宫殿被毁,叫他们把香汤送到客房来吧。”

    五香解秽汤乃是青木香、白芷、沉香、白檀香、甘松浸泡在热汤中而成。青木可以解秽召真。白芷可以去三尸。沉香降真解秽。白檀木与甘松等也同样为降真解秽驱邪的中药。

    少顷,一大桶五香解秽汤送至客房。

    相柳解衣沐浴,坐于汤中,待浸至通体透香,方起身出浴,吩咐点上香茗。

    着干净衣衫之后,相柳乃闭目打坐,摒除心中杂念。

    蛇女吩咐手下人全都退下,自己则心神紧张地守在相柳身边,寸步不离。

    屋内只剩下蛇女和相柳二人,相柳只管闭目静坐,蛇女紧盯着她,大气也不敢出。

    待香茗烧去三分之一时,相柳猛地睁开双眼,取出龟壳放入三枚铜钱,口中默念道,“弟子相柳欲复活大哥蚩尤,虔诚向苍天请示天机,求告知吉时。”说罢,她手握龟壳轻摇三下。

    一阵丁零当啷声之后,铜钱悉数落在地板上。

    相柳俯身看了铜钱的卦象,不由地神色大变,惊得说不出话来,“怎么会是这样?”

    蛇女伸头去看,也是大骇。

    只见那三枚铜钱跟长了脚似的直直立在地面上。

    蛇女道,“姑姑,这叫什么卦象?”

    相柳摇头,“卜卦须六次,待我再摇五次试试。”

    蛇女点头。

    相柳把铜钱重新放入龟壳继续卜卦,不曾想,这次的结果同上次一样,依旧是三枚铜钱立在地面上。

    蛇女骇得说不出话来,“姑姑,还是那样啊。”

    “我不信会是这样。”相柳把铜钱放入龟壳继续摇晃,结果还是一样。

    固执的相柳继续卜卦,接下来的三次,照旧是铜钱立在地面上。

    相柳重重地叹了口气。

    蛇女道,“姑姑,这是大凶卦吗?”

    相柳摇头,“任何卦象都有有吉有凶,世上根本没有大凶卦一说。”

    “那这算什么?”

    “这种情况是不出卦象,不出卦象才是最麻烦的。”

    蛇女战战兢兢道,“不出卦象,是不是苍天不准咱们复活父亲……”

    “嗯?”相柳脸色陡变。

    蛇女自知失言,慌忙尴尬地笑笑,“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相柳是从来都不信邪的,今儿我还就不信了,叫他们去拿炭盆来。”

    蛇女点头,朗声道,“拿炭盆来。”

    门外早有守候的侍从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炭盆送到。

    相柳在龟壳上写上吉时二字,然后把龟壳置于炭火上灼烧。

    相柳道,“弟子相柳欲复活大哥蚩尤,再次虔诚向苍天请示天机,求告知吉时。”

    话音刚落,门外呼地刮进一阵邪风。

    邪风进屋后,只扑炭盆。

    轰地一声,邪风卷起炭盆内的火,熊熊烈焰窜起老高。

    炭盆内的火借着邪风越烧越旺,直烧得炭盆内的龟壳哔哔啵啵乱响。

    嘭地一声,龟壳裂成无数碎片,这无数碎片被旺火烧得焦黑,瞬间熔入炭盆中的焦炭中,消失不见了。

    惊得相柳和蛇女面无人色。

    待那龟壳碎片完全熔入焦炭消失的时候,噗地一声,盆中炭火骤然熄灭。

    蛇女早就吓得三魂去了七魄,“姑姑,这又怎么说的?连占卜的龟壳都被烧化了。”

    相柳冷哼一声,压低嗓门道,“委实奇怪,两种方法占卜均不出卦象。”

    “难不成是咱们复活父亲的决定触怒了上天,所以得不到苍天的启示?”

    蛇女毕竟年幼,见识浅薄,见相柳两次卜卦失败,自是担心不已。

    相柳怒道,“触怒上天?侄女,你在说什么傻话?你父亲乃是真命天子,一统华夏的大业只能由你父亲来完成,当前各部落首领各自为政、天下紊乱,亟待你父亲来主持大局。复活你父亲乃是关乎九黎部落崛起兴旺的头等大事,岂可因这小小卦象就轻易放弃?”

    蛇女小心翼翼地道,“姑姑息怒,侄女是被刚才那股邪风吓坏了,所以才说出这等傻话,依姑姑之见,接下来怎么办好?一切全凭姑姑做主。”

    相柳冷哼一声,大吼道,“不出卦象就能吓倒我相柳吗?我相柳决定的事没有任何人能改变,我沐浴更衣诚心向上天求吉时,既然上天不给吉时,那复活时间就由我来定,今晚子时三刻就是复活时间。”

    “子时三刻?今晚?会不会太仓促了点。”蛇女大惊。

    相柳冷笑,“咱们早就准备好了,不是吗?”

    蛇女道,“姑姑说的不错,咱们早就集齐了万人的皮肉骨血。现在差的就是一个吉时。”

    相柳点头,“那就吩咐下去,今晚子时三刻,准备复活。”

    蛇女嘴里答应,心里却开始打鼓,两次卜卦都不出卦象,这绝非什么好兆头,在此种情况之下,姑姑坚持要复活父亲,结果会怎样呢?可是她知道姑姑的脾气,她一向言出必行,自己除了执行她的命令之外,别无他法。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