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四个闯入者被悉数吸进幻象,相柳得意地哈哈大笑。她收了法术,掌心的门怦然关闭,一切恢复如常。

    蛇女和一干半兽人士兵也松了一口气。

    蛇女道,“姑姑真乃宝刀未老,这下好了,四个小毛贼全都去地府报到了。”

    相柳冷笑,“我直接送他们下十八层地狱,不消片刻,这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将被刀锯地狱的小鬼给开膛破肚抽肠挂肘。”

    蛇女哈哈大笑,“那是他们活该,没事来九黎部落捣乱,就问问他们长了几颗脑袋吧?自己送上门来,就别怪咱们狠心了。”

    相柳道,“没了这四个麻烦,咱们正好赶紧复活你父亲。”

    蛇女和相柳只顾着说笑,众半兽人早就吓得脊背发凉,尽管一直生活在九黎部落,每天目睹各种残酷的****实验,它们早已把生死和各种折磨看淡,可是此刻听见她们说刚把四个大活人送去十八层地狱剖腹抽肠,还是感到心惊胆战。

    正在这时,走廊深处传来嘭嘭的撞击声。

    相柳皱眉,“嗯?那是什么声音?”

    众半兽人面面相觑。

    蛇女道,“听声音像是从复活室传来的。”

    相柳沉下脸道,“复活室的人呢?”

    一黑袍人立刻出列,“属下在,刚才拼接室那边不够人手,我过去帮忙了。”

    相柳道,“现在谁在复活室?”

    黑袍人道,“就是美尤公主送来的少女,说是复活首领用的。我按照公主的嘱咐给她留下人类食物,之后就去拼接室帮忙了。”

    蛇女道,“我给那少女施了咒语,她应该是不能挪动的。”

    相柳面色愈加阴沉,“那此刻发出声音的会是谁?”

    黑袍人和蛇女一起摇头。

    相柳厉声道,“复活室乃是九黎部落重地,复活乃九黎部落的重中之重,看守复活室的人怎么可以随便走开?”

    黑袍人道,“属下知道错了,下不为例。”

    蛇女怒斥道,“知道错了,还不回去看看。”

    黑袍人道,“属下这就去查看。”

    就在他们说话期间,嘭嘭的撞击声还在继续。

    黑袍人加快脚步往复活室跑去。

    相柳和蛇女气势汹汹地跟在黑袍人身后。

    门开了,他们看见的是令人惊讶的一幕。

    无数张人皮散落在地上,而挂着人皮的架子被推到了门口。

    那个少女正手抓着架子半跪在地上,惊恐万状地看着他们。

    当然这少女就是牙尖嘴利的赛璐珞了。

    相柳勃然大怒,“看看这小贱人做的好事?刚才是谁说她不能挪动的?”

    蛇女瞠目结舌道,“我给她施了咒语的,她的双脚不能动,手的话,考虑到她要吃东西,没手的话不行,所以就……”

    相柳厉声道,“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地上的人皮收起来。”

    黑袍人应了一声,立刻把架子推回原位,然后俯身去捡地上的人皮,再重新一一挂上去。

    相柳弯腰仔细地打量着赛璐珞,嘴里啧啧道,“倒是一副俏模样,白净秀气的又是处子身,拿来献祭最妙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太不安分了。”

    赛璐珞不能说话,只能从双目中喷出怒火来回敬她。

    蛇女得意道,“小姑娘,事到如今,你瞪谁也不管用,你刚才激动得使劲撞门,是不是以为你们那帮废物朋友来救你了?”

    赛璐珞见被蛇女说中心事,只得怒目相向。

    蛇女道,“小姑娘,你想逃跑?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实话告诉你,你那四个废物朋友刚才被我姑姑用法术给送到十八层地狱去了。就是那个很出名的刀锯地狱,你大概不知道,任何人或者魂魄到了那里都会被小鬼们剖腹抽肠,受尽折磨。所以你那四个朋友现在应该是被小鬼们捆在木桩上开膛破肚呢。他们恐怕永远都不能来救你了。”

    蛇女说罢,跟相柳相拥着笑成一团,“那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贼已经死了,已经死了啊。擅闯九黎部落是死罪,擅闯地府还是死罪,这次那个自以为是的小道士死定了。”

    “不!这不是真的。她在撒谎,她想让我绝望,她在骗我。”

    听了蛇女的话,赛璐珞立刻感觉遍体生寒。

    尽管她努力想使自己振作起来,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顺着脸颊汩汩而下。

    相柳看见空了的碗碟,满意地点点头,“这就对了嘛,乖乖吃饭,养好身体,吉时一到,你立刻就能派上大用场了。话说我们九黎部落能否再次崛起就看你的了。”

    “呸!死贱人,就让你和你的复活实验见鬼去吧。”这些话赛璐珞当然骂不出口,她只能以愤怒的目光回敬。

    “小姑娘,你可千万不能小看这复活实验呢,此次复活,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一旦复活成功,你的名字将永垂青史,九黎部落的百姓们将永远铭记你的无私奉献。届时,我们将会为你镌刻一尊石像供奉在蚩尤石像的旁边。一年四季,香火不断。此等荣耀,纵观整个人类史,又有几人能获得?”

    这相柳越说越激动,声音越高亢。

    “尼玛,少给姑奶奶洗脑,不就是想让我做活人祭的牺牲品吗?”赛璐珞恶狠狠地暗骂。

    蛇女笑道,“姑姑所言极是,献祭给我父亲对于你来说是天大的荣耀,你根本不用哭丧个脸。”

    相柳沉下脸道,“侄女,去找根铁链把她给拴上,只要拴住她,她就连爬都爬不到架子边上了。我看她下次再怎么撞门。”

    黑袍人道,“铁链我这就有,何必劳烦公主去找。我去拿来拴住她就是了。”说罢,黑袍人从杂物间拿出一根手腕粗细的铁链,把赛璐珞拴在屋内的一根铁柱子上。

    铁链只有一米长短,锈迹斑斑的,一股子难闻的铁锈味。

    相柳笑道,“这样最好,这么短的链子,她什么都够不到,本身又不能动,她就什么都做不了了。”

    蛇女道,“好了,姑姑,咱们走吧,你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相柳关门离开之前,转身叮嘱黑袍人道,“在首领复活之前,你哪里都不许去,给我好好看着她。”

    黑袍人道,“放心,从现在起,属下绝对寸步不离她左右。”

    相柳和蛇女走远了,黑袍人继续收拾地上的人皮。

    赛璐珞呆呆地看着紧闭的大门,眼泪哗哗地往下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