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卒头目使劲摇头,“非也,万物皆有灵,就算是一只蝼蚁,它也是一条命。”

    我愕然道,“啊啊啊?鬼差大哥,你不会因为我小时候不慎闷死一只青蛙就把我打入地狱受罚吧?”

    众人一起哄笑。

    我的三个小伙伴也在笑,高鹏那厮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要是因为一只小青蛙被罚到十八层地狱,我特喵的简直比窦娥还冤呢。

    鬼卒头目道,“肃静!肃静!那傻小子,你听着,尽管畜生命贱,你将它闷死,也是谋夺了一条性命。念在你是初犯而且害死的畜生数量又少,就打你二十棍以示惩戒。来呀,赏他二十棍。”

    我还没反应过来,立刻被两个壮硕的鬼卒按到在地。

    然后,又来俩鬼卒抡起小臂粗细的木棍你一下我一下的对准我的屁股玩命招呼。

    疼得我是惨叫不迭,二十棍打完,我站都站不起来了。

    尼玛,闷死一只小青蛙的代价居然这么高。

    一个鬼卒看出了我的郁闷,于是笑道,“傻小子,还好你只闷死了一只青蛙,按照阴间律法,你受到的惩罚应该是二十棍乘以所害死动物的数量,你害死的动物数量越多,要挨得板子也就越多,你可别小看了挨棍子,到了阴间,每天要挨上万棍的人多的不计其数。”

    还上万棍?这二十棍都打得我快要一命呜呼了。

    阿呆和高鹏把我扶起来,我重新回到队伍里。

    鬼卒头目道,“行刑完毕,现在下一个。”

    李元泰道,“我来。”说罢,掠起身形,正好落在孽镜面前。

    滋滋滋滋滋滋

    原本干净明澈的孽镜再次起了一阵雪花。

    画面几经闪动,一条人影缓缓显现。画面中的人正是李元泰,他正在闭目静坐,口中念念有词。无数蚊蝇围绕着他嗡嗡叫唤,他也不为所动,专心修炼。即使是蚊蝇落在他身上叮出血来,他也无动于衷,待他念咒完毕,起身时也只是轻甩衣袖赶开蚊蝇。

    看到这里,画面戛然而止。

    众人一起赞叹,“好个善心之人,真乃走路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照灯啊。”

    鬼卒头目点头,“小道士属于无辜之人,可以免除责罚,姑且站过一旁。”

    李元泰拱手谢过,站在我身边。

    鬼卒头目道,“现在该谁了?”

    阿呆举手道,“我吧。”遂迈开小短腿走向孽镜,从背后看,他的大脑袋和小身体更显得不协调。

    滋滋滋滋滋滋

    原本干净明澈的孽镜再次起了一阵雪花。

    画面几经闪动,一条人影由晃动渐渐变得清晰,那人影正是阿呆,画面上的阿呆正埋头鼓捣他的时光穿梭机,由于他太过专心,以致于蚊子在他身上爬满了也没注意到,结果那些蚊子一个个吸饱了血,撑死了。不一会儿,地板上撑死的蚊子扑簌簌落了一大片。

    看到这里,众人全被感动了,齐声高呼,“此乃大善人啊,以身饲蚊。”

    鬼卒头目点头,“世人若都有小黄毛这等胸怀,又怎会有这许多的血案发生。小黄毛也属于无辜之人,可以免除责罚,姑且站过一旁。”

    阿呆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我压低嗓门道,“阿呆他明明是因为太专注于研究才忘记被蚊子叮咬,而不是因为仁慈的缘故。”

    李元泰嘘了一声,示意我别说话。

    鬼卒头目道,“现在该谁了?”

    高鹏道,“我吧,就剩下我了。”遂迈步从容走向孽镜。

    也许是看见李元泰和阿呆全都是免除责罚,令高鹏信心倍增。

    我冲着高鹏做了个鬼脸,祝他跟我一样挨棍子。

    高鹏冲我打手势,意思是不会的。

    滋滋滋滋滋滋

    原本干净明澈的孽镜再次起了一阵雪花。

    画面几经闪动,一条人影由晃动渐渐变得清晰,那人影正是高鹏,画面上的高鹏正在拨弄一个细铁丝拧成的小笼子,笼子里还有许多亮晶晶的小灯泡,那些小灯泡是湛蓝色的,煞是好看。吸引得蚊蝇一波波地往里钻,只听得噼啪一阵乱响,蚊蝇死了一地都是。

    高鹏惊得面无血色。

    众人一起惊呼,“惨了,这孩子要倒霉了。”

    我得意地哈哈大笑,“终于有人跟我一样了。”

    鬼卒头目吩咐道,“去,过去数数死的蚊蝇各多少只。”

    早有俩鬼卒上前应声。

    不一会,俩鬼卒回来禀报,“拢共死了一百只蚊子、五十八只苍蝇。”

    鬼卒头目咳咳两声,“刚才说过,万物皆有灵,就算是一只蝼蚁,它也是一条命。你害死蚊蝇,应该受掌嘴之刑,按照阴间律法,你受到的惩罚应该是掌嘴的次数乘以所害死蚊蝇的数量,念在你残害蚊蝇的数量不算太多,故从轻发落,一只蚊蝇掌嘴一次好了。”

    旁边有鬼卒提醒道,“那黄毛,还不赶紧谢鬼差大人从轻发落。”

    高鹏只得道,“多谢鬼差大哥减轻处罚。”

    鬼卒头目道,“来呀,给他掌嘴158次以示惩戒。”

    俩鬼卒应声上前,抓住高鹏,高鹏不敢动弹,只好闭上眼睛。

    又一鬼卒上前,抡圆了巴掌,左右开弓,只扇得高鹏眼冒金星,找不着东南西北。

    看着高鹏那张帅脸被扇成包子脸,我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

    158个巴掌挨完,高鹏捂着脸,垂头丧气地走到我们身边。

    我刚想借此机会好好挖苦他一下,却听见高鹏压低嗓门道,“真是冤死我了,那驱蚊器不是我的,驱蚊器是阿呆送给我的。”

    阿呆仍旧在摆弄时光穿梭机,听见高鹏的话,若无其事地笑笑,“哦?想起来了,那是我的新发明,驱蚊器的小灯全部由瓦洛兰水晶提供能量,我说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

    高鹏捂着肿起来的脸,郁闷道,“我这纯属于替阿呆受过呢,最可气的是阿呆现在倒是个以身饲蚊的极品大善人,我这次真是冤到家了。”

    我假装安慰他,“反正是替阿呆挨打,又不是替外人。”其实,我心里真的很想哈哈大笑啊。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