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这时,一个容貌端庄的女子轻轻走到孽镜前,“我生前曾经杀过人,我有罪,甘愿被打入地狱受罚。”

    啊啊啊?

    看着眼前那个娇娇弱弱的女子,我们全都怔住了。

    现在大家对那个鸟镜子躲还来及呢,她竟然主动走到镜子前?

    滋滋滋滋滋滋

    原本干净明澈的孽镜再次起了一阵雪花。

    画面几经闪动,出现女子生前的模样,画面中的女子舞刀枪挑剑花,一招一式,来去如闪电,招式无不迅猛凌厉,此女子静时若大家闺秀般的温婉,一旦执剑在手,立刻变得目光如电、英姿飒爽。原来女子生前是个侠女,为帮百姓们脱离苦海,杀了不少贪官污吏,因其武艺超强,一次次逃脱缉拿,昨天在逃避官府爪牙的追捕中,不幸坠崖身亡。

    鬼卒头目颔首道,“看来你生前是个忠肝义胆的侠女,虽然杀人无数,可是你杀的都是些丧尽天良、疯狂榨取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那些毫无人性的家伙即便到了地府还是会受到严惩。来呀,即刻带这位侠女去投胎往生。”

    一鬼卒立刻上前恭恭敬敬地施礼道,“侠女,请跟我来。”

    看着侠女被鬼卒请走,排队的众人羡慕得唏嘘一片。

    我惊叹道,“话说照完这孽镜之后,也不见得全都被打入地狱受罚,也有顺利投胎的,比如说刚才那侠女。”

    李元泰赶紧嘘了一声,示意我不要说话。

    鬼卒头目咳咳两声,“现在轮到谁照孽镜了?抓紧时间啊,别拖拖拉拉的,一旦到了这里,早晚还得面对孽镜,躲也没用。”

    剩下的那些人大概都是些心里有愧的家伙,一个个地拼命往后躲,谁也不敢排第一个。

    鬼卒头目哈哈大笑,“怎么?全都害怕了吗?如果你们生前做的都是些积德行善的好事,现在又何必惧怕这孽镜呢?”

    众人全都噤若寒蝉。

    鬼卒头目在那群人面前走来走去,然后忽然朝我走了过来,我一看,赶紧低下头,哪里敢抬头看他。

    噗塌噗塌

    鬼卒头目缓缓地走到我面前,停了下来。

    我紧张地盯着他的鞋尖。

    然后我听见他哈哈大笑,“傻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到孽镜跟前照照呗。”

    我知道他在跟我说话,可是我不敢抬头。

    “抬起头来,傻小子,我在跟你说话呢。”

    一只结实有力的大手啪地拍在我的左肩上。

    我只好抬起头,看看站在我面前的鬼卒头目,再看看我的三个小伙伴,虚张声势地笑道,“照就照,反正我心里没鬼。”

    当我假装毫不在意地走向孽镜的时候,我的双腿还是在不住地颤抖。

    一瞬间,我脑海中闪现出无数画面,之前我在金象国的时候,为了保护金象国的百姓,好像也曾经杀死过兽人和形如鸟人的地狱使者,我也不是无辜的。

    如果被孽镜照出我之前的战斗画面,鬼卒头目会不会宣我入地狱受罚呢?

    我越想越紧张,可是又不得不往前走,已经没有退路了。我知道他们所有人都在身后看着我呢。

    不光是我,那场战役我的三个小伙伴也有参与,尤其是李元泰,他斩杀了无数的妖魔鬼怪,孽镜如果都给照出来,鬼卒头目又会如何处置他呢?

    从我刚才站的位置到孽镜跟前只有短短的三四米的距离而已,我却走了好几分钟,巨大的恐惧使得我迈不开双腿。

    终于,我站在孽镜前,故作镇定转身朝小伙伴们打了个V的手势。

    滋滋滋滋滋滋

    原本干净明澈的孽镜再次起了一阵雪花。

    画面几经闪动,变成了一片空白。

    几个鬼卒大惊,“怎么会这样?”

    排队的众人开始起哄,齐声道,“鬼差大哥,那破镜子滋滋啦啦直响,又不出图像,看样子已经坏了吧?干脆我们这波人您就别再逼着照镜子了,直接让我们投胎往生得了。”

    几个鬼卒齐声道,“那怎么行?不照孽镜直接投胎,你们倒是想呢,可是你们生前做过的那些坏事不就得不到惩罚了吗?凡是生前做过坏事的,谁也休想逃脱制裁。”

    众人不服道,“可这镜子明摆着已经坏了,你们总不能让大家这么多人干等着吧?”

    鬼卒头目厉声道,“全都给我安静!再聒噪一会儿全都把你们拉到刀锯地狱,让小鬼们把你们挨个开膛破肚、扯出你们的肠子当绳子玩。”

    众人只好全都噤声。

    正在这时,孽镜再度发出滋滋滋一通响。

    我惊得赶紧睁大双眼盯着镜面。

    镜面再度出现雪花,随后有模模糊糊的人影出现。

    擦,镜面上有人影了。

    这时要出图像的节奏啊。

    我紧张得浑身颤抖,不觉往后退去。

    噗地一声,镜面上的人影立刻变得清晰了。

    镜面上出现的竟然是小时候的我,那应该是上小学的我吧,背着小书包很快乐的样子,我看见镜面中的自己弯下腰去,在草丛中发现一只可爱的小青蛙,于是我扑上去逮住了它,把它装进自己的铅笔盒带回家了,晚上没有学习,我也忘记打开铅笔盒把它放出来,第二天早上到了学校,我打开铅笔盒一看,发现它已经被闷死了。我觉得很难过,就把它埋在学校的花坛里了。

    镜面上的图像到这里就消失了,之后,镜面恢复了之前的明亮。

    看着镜面再度恢复明澈,我悬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总算没有显示我之前跟兽人和地狱使者搏斗的画面。

    众人议论纷纷,“怎么这么短就没了呢?”

    其实因为那只小青蛙,我很长时间都不开心,觉得很内疚,不该抓它,更不该把它带回家,大自然才是小青蛙的家啊。它原本可以快乐地生活在池塘里,度过它短暂的一生。

    那只死去的小青蛙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没想到被孽镜无情地展示在众人面前。

    我僵硬着身子转过身去,苦笑道,“我小时候很顽皮,不慎闷死了一只青蛙,这应该不算什么罪过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