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呀,本以为这鬼卒的头目能讲点理,没想到他比那俩小鬼还特么狠。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吩咐下属把我们挨个捆上剖腹抽肠。

    我不服气地吼道,“这位鬼差大哥,您这是不是有点过分,我们还是清清白白的大活人呢,就被你给随意发配了。”

    鬼卒头目道,“嗯?大胆!你们四个小毛贼到了我的地界就该听从我的管教,还敢顶嘴!我说开膛就开膛!来呀,把那个话多的家伙先给我开膛破肚。”

    一胖一瘦俩鬼卒立刻应了一声,手里拎着明晃晃的砍刀朝着我走过来了。

    擦,那满是鲜血的砍刀还在不住地往下滴血。

    这是要给我开膛的节奏吗?

    为毛又是我?现在我就是想把刚才说的话收回来也来不及了。

    不容我多想,那俩鬼卒已经走到我跟前,一人扯着我一条胳膊,抡起砍刀照准我的肚皮就要砍下来。

    我只好闭上眼睛,只等着噗通一声响,肚破肠流。

    就在这紧急关头,李元泰怒吼一声,“慢着。”

    我睁眼一看,三个鬼卒同时怒视着李元泰。

    胖鬼卒把砍刀架在我脖子上,我卑微地祈求道,“大……大哥,您这么举着刀累不累啊,要不要先把刀拿开?”

    胖鬼卒咆哮道,“闭嘴!再废话多,我一刀剁了你。”

    我只好噤声,尼玛,那把滴血的砍刀凉冰冰的,像铅块一样沉甸甸地压在我的脖子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鬼卒头目冷笑,“小道士,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干扰我们用刑,你也别着急,会轮到你的。”遂恶狠狠地道,“下一个就是你!”

    李元泰哈哈大笑,“本以为只有阳间才昏官遍地、滥用刑罚,没想到到了阴间,仍旧没有天理王法。”

    鬼卒头目道,“臭小子,在这里我就是王法,这里拢共十八层地狱,我想让你们怎么死你们就得怎么死。就说油锅拔舌刀山火山冰山牛坑铁树石压血池,你们选哪一个吧?”

    李元泰咳咳两声,“抱歉的很,哪个也不选。”

    鬼卒头目冷哼一声,“那就只能我来替你们选了!”

    李元泰朗声道,“这位鬼差大哥,刚才您说您就是这里王法,那么请问如果您是王法,阎罗摆在什么位置?”

    鬼卒头目怔住,随即吼道,“臭小子,你给我闭嘴。活人擅闯地府就是死罪。”

    高鹏道,“可是鬼差大哥,我们并不是擅自闯进来的,而是被相柳吸进幻象所致。”

    鬼卒头目皱眉道,“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什么吸进幻象?你这么说有何凭证?”

    这下轮到李元泰怔住。

    这凭证可要怎么找?

    首先相柳不在,死无对证,即便是她在这里,更不会管我们的死活,现在她不定乐得有多开心呢。她本来不就是想致我们于死地吗?

    鬼卒头目吼道,“既然说不上来,两个小鬼继续,给那家伙开膛。”

    一胖一瘦俩鬼卒再次抡起砍刀。

    我一看,急忙惊叫道,“别呀,三位大哥有话好好说。”

    李元泰道,“慢着。”

    “怎么?你不是没话可说了吗?”

    李元泰道,“干脆麻烦大哥你速速带我们去见阎罗,我就不信那阎罗也跟你似的那么不讲理。”

    鬼卒头目道,“阎罗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对于你们这些乱闯地府的小崽子,这里的任何一个小鬼都有权处置你们。”

    一胖一瘦俩鬼卒哈哈大笑,“就是,都不需要什么公文,只要你们随便乱闯,就是死罪。对于我们来说,破一个肚子是破,破一群还是破。”

    高鹏着急道,“你们简直是不讲道理。”

    鬼卒头目冷哼一声,“到地府来讲道理,你是书念得太多,脑子生锈了吧?”

    一胖一瘦俩鬼卒又是一通大笑。

    李元泰笑道,“还是麻烦鬼差大哥务必带我们见阎罗一面,否则就这么被你处置了,我表示不服,毕竟我们四个都是无辜的。”

    鬼卒头目听见无辜二字,忽然哈哈大笑,“这世上没有人是无辜的,既然你自认为你们四个无辜,我就带你们一趟孽镜地狱,到了那里,用孽镜一照,你们生前做过的所有恶事丑事都会一目了然,到了那里,我看那么还有话说。走,全都跟我走。”说罢,他转身就走。

    一胖一瘦俩鬼卒推了我一把,“去吧,傻小子,等你们从孽镜地狱出来,少不得还要回到这里来。”

    我恶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才不会,我从未做过任何坏事,就任那破镜子去照,随便他照。”

    我们跟着鬼卒头目走出酷刑室,回头一看,大门上写着,第十八层,刀锯地狱:偷工减料,欺上瞒下,拐诱妇女儿童,买卖不公之人,死后将打入刀锯地狱。

    原来我们直接被相柳的幻象吸进第十八层地狱了,刚才那个是刀锯地狱,难怪受刑者被剖腹抽肠,惨不忍睹。

    我们前脚刚迈出大门,身后便再次传来那个大叔的痛苦哀嚎。

    一胖一瘦俩鬼卒吼道,“闭嘴,别嚎丧了,话说你刚才已经歇了半天,现在咱们继续抽肠。”

    那瘆人的叫声使得我不敢回头再看,我紧走几步追上三个小伙伴。

    李元泰道,“鬼差大哥,咱可说好了,要是去了孽镜地狱,证实我们四人并无任何劣迹,是不是就可以见阎罗了?”

    鬼卒头目点点头。

    尽管不知这鬼卒头目的信誉如何,可是眼下也只能选择相信他。

    只要见到阎罗,我们就应该有离开这里的希望。

    不一会儿,空中降下一个吊篮。

    吊篮上站着一个黑衣小鬼。

    等那吊篮在我们面前停住,我才发现这吊篮竟然是用人类的骨头编制而成,吊篮上的扶手就是人的骷髅头,吊着吊篮的黑色绳子则是人类的头发。

    黑衣小鬼道,“请问大哥去几层?”

    鬼卒头目道,“四层。”

    鬼卒头目上了吊篮,回头看着我们,“全都上来。”

    我们四人只好一个个上了吊篮。

    哦,我好像明白了,这吊篮就相当于咱们现代的电梯,目前我们在第十八层,坐这个吊篮去四层。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