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柳忽然狞笑道,“小牛鼻子竟然用真气屏障挡我的九婴吟唱,须知我有破解之法!”

    我怒吼道,“那九头怪,休得口出狂言,目前的状况明明是你的九婴吟唱破不了真气屏障。”

    相柳咬牙切齿道,“我的确破不了这个劳什子真气屏障,不过呢,只要我把你们当中最弱的那个吸进我的幻象,其余的三个就全都乖乖地跟着进幻象了。”说罢,她立刻发出一阵瘆人的大笑。

    然后,相柳猛地止住笑。

    我发现相柳掌心那扇门内依旧妖气弥漫,九婴再次发出勾魂的吟唱,这次的吟唱与刚才相比,声调更高更尖锐,我下意识地捂住耳朵,却发现那九婴的九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盯着我。

    那是九双婴儿的眼睛啊,目光清澈、纯洁无暇、黑白分明,忽然,九婴的表情瞬间由清纯变得邪恶狰狞,并发出可怕的笑声。

    我看着九婴的眼睛,听着可怖的吟唱和笑声,感觉自己一下子身体失重,迅速朝下坠落。我惊恐地望向四周,发现相柳不见了,蛇女和半兽人士兵也不见了,就连我的三个小伙伴也不见了。四下里一片漆黑,而我还在急速下坠当中。

    耳边仍旧是九婴的吟唱和笑声,我迷迷糊糊地听见小伙伴们的喊声,“糟糕,路飞被吸进幻象了。”

    那好像是李元泰的声音。

    等我噗通一声摔在实地上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个潮湿而暗无光线的房间里,由于乍入黑暗,根本看不清眼前有什么东西,只觉得自己坐在一堆黏糊糊滑唧唧的东西上面,鼻腔中满是血腥之气,耳边除了瘆人的呻吟之外,还有怪异的噗唧噗唧声。

    在我的眼睛适应黑暗以前,我听见一个可怕的声音,“这家伙的肠子真是太长了,怎么也抽不完啊。”

    另一个说,“你那么猴急干嘛,就算抽完这个,还要抽下一个,不如慢慢抽嘛。”

    “我说,每天抽肠子,你烦不烦啊?”

    “烦有什么用?干的就是这个活。”

    抽肠子?

    尼玛,我没听错吧?

    这下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黑暗,我看见一个中年大叔大头朝下倒立着、呈大字形捆绑于四根木桩之上,肚子被剖开,一胖一瘦两个鬼卒模样的家伙正在往外抽他的肠子,抽出来就挂在胳膊肘上。大叔疼得吱哇乱叫,两个鬼卒则若无其事地聊着天。

    那诡异的噗唧噗唧声正是鬼卒们抽肠子的声音啊。

    “这位大叔,你也别喊了,你生前拐卖了多少无辜妇女,使得她们有家难回,受尽欺凌,这便是你应得的。要知道被你拐卖的那些女子可都是好人家的闺女呢。”

    这尼玛不是十八层地狱吗?

    我怎么眼前一黑,就坠落到这里了呢?

    此时,我猛然想起在我往下坠落时李元泰说我被吸进幻象了。

    难不成这里就是相柳的九婴吟唱所带来的幻象吗?

    尽管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还是拼命告诉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都是特喵的相柳那九头怪整出来吓唬我的。

    我无意中摸着地上一个软绵绵滑溜溜的东西,那东西热呼呼黏唧唧的、还噗通噗通地在我手心里直蹦跶,抓起来一看,居然是一颗正在跳动的人心。

    我条件发射般的把那颗人心扔出老远。尼玛,不管眼前是不是幻象,这颗跳动的心貌似是真东西啊。

    大骇之下,我禁不住啊地喊了出声。

    两个鬼卒一起回头,他俩一起惊讶地看着我。

    胖鬼卒道,“小子,你没事跑这里干嘛?”

    我结结巴巴地道,“不是我自己跑进来的。”

    擦,谁特喵的吃饱了撑的来十八层地狱啊。

    瘦鬼卒道,“你的公文呢?”

    我愕然了,“什么公文?”

    两个鬼卒哈哈大笑,“傻小子,你不知道人死后在地府被阎罗审判完,阎罗会给你一纸公文,然后你拿着公文去相应的地狱报道,接受惩罚。”

    我急忙分辩,“两位鬼差大哥,我还没死呢,怎么去接受阎罗审判?”

    胖鬼卒怔住,“没死?没死怎么到这儿来了?”

    瘦鬼卒道,“胖子,管他有没有公文呢,等咱俩抽完这个大叔,就把这小子大头冲下捆上去抽了得了。”

    擦,不是吧?

    这俩鬼卒接下来打算把我捆到木桩子上抽肠子?

    看那大叔疼得嚎成那样,我早就汗毛倒竖了。

    我正在琢磨怎么解释,却听见身边传来噗通噗通噗通三声响,回头一看,发现是李元泰、高鹏和阿呆。

    我激动地一把抱住他们,“咱们四个可真是难兄难弟啊,就是下地狱也搭帮一起。”

    高鹏苦笑,“路飞,还不是你,你中了相柳的幻术,被吸引幻象,咱们四个有一人中幻象,就全都中招。咱们这个冒险小分队又一次被你拉下水了。”

    我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我就看了那九个婴儿的眼睛一下,结果发现那九双眼睛齐刷刷地看着我,我就知道糟了,可是已经晚了,真抱歉,又连累大家了。”

    阿呆道,“你多看那一眼,咱们四个就坠入十八层地狱了。”

    李元泰道,“算了,都别抱怨了,好歹咱们四个没被分开。”

    我们四个正说得热闹,全然忘记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时,就听见一人粗着嗓门吼道,“这都干嘛呢?干活的不好好干活,这四个小子哪里冒出来的?”

    我们回头一看,见是身材粗壮、满脸的横肉的鬼卒大刺刺走了进来。

    那俩鬼卒一见他进来,立刻卖力地抽肠。

    那一脸凶相的家伙显然个鬼卒头目。

    “这四个小子哪里来的?我问你们话呢。”

    俩鬼卒支支吾吾道,“小的们正在干活,这四个小子忽然从天而降,不知哪里来的?”

    鬼卒头目气哼哼都走到我们面前,“你们四个的公文呢?”

    既然有李元泰在,我自然也硬气了许多,于是朗声道,“什么公文?刚才那俩鬼卒也跟我要公文来着,我们都是大活人,哪来的公文啊?”

    鬼卒头目冷哼,“你们还没死?没死来这里干嘛?俩小鬼听好了,自然他们送上门来,一会儿挨个给捆上去剖腹抽肠。”

    俩鬼卒应道,“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