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蝴蝶急得吱吱叫唤,我不禁抱怨道,“这远古时代就有严丝合缝的防盗门了,这也太不科学了吧。话说防盗门这玩意就算在现代,也是近年来才研发出来的新产品吧。”

    阿呆道,“路飞,你看清楚了,这哪里是什么防盗门啊。”

    我笑道,“我这不是打比方吗?”我伸手摸了摸那扇门,“不对啊,这门怎么热乎乎的?还软绵绵的?这尼玛是什么鬼啊?”

    这世界上哪有这样的门啊?

    听了我的话,我的三个小伙伴也一起伸手摸门,“真的耶,这门热呼呼的,还软绵绵的。”

    话音刚落,头顶忽然传来一阵令人心悸的笑声。

    “几个小毛崽子,竟然在我九黎部落恣意妄为。今番叫你们认栽。”

    我吃了一惊,抬头望去,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我们哪里是绕着门缝在飞呀,我们是在一只巨掌前面飞呢。

    尼玛,难怪这门摸上去软绵绵热呼呼的,闹了半天是一只手掌啊。在被缩身术缩小的我们看来就是一只巨掌了。

    那巨掌的掌心里画着一个门,门上写着复活室三个大字。

    顺着巨掌往上看去,我看见的是相柳那张阴险奸诈的面孔。

    “小崽子们,你们搞什么集体搬运只能忽悠下我侄女,不过,小牛鼻子,你以为就你会忽悠别人,我就不会忽悠你了吗?我在自己的掌心里画个门,你们不是也乖乖上当了吗?”

    擦,这九头怪居然也会给我们设套,在自己的掌心画门请我们入瓮。

    我埋怨道,“李大仙,还说你的蝴蝶不会出错,这下完蛋了,自己送到人家手心里去了。”

    蝴蝶急忙吱吱半天,像是说自己没错。

    这一次,它没那么激动,也没乱挥头顶那俩触角,看上去很委屈。

    我冷笑道,“你这臭蝴蝶别解释了,你现在是越描越黑,无论怎么解释,都不能改变把我们带到相柳手心里的事实。”

    高鹏道,“元泰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相柳哈哈大笑,“你们也别责怪那只蝴蝶,这也不能怪它,因为我预先料到你们的蝴蝶肯定是一只能辨别气味的侦察蝶,于是我就把这个夹在指缝里。”说着,她抓着那东西在我们面前晃悠。

    一缕头发?

    是的,我没看错,那的确是一缕黑发。

    高鹏看见那缕头发,立刻发出愤怒的吼声,“那是谁的头发?”

    相柳笑道,“小崽子,看来我高估你们的智商了,你们也会上当的,我只用一缕那女人的头发,你们就乖乖跑到我的手心里来了。”

    我们四个齐声道,“哪个女人?”

    相柳笑得直不起腰来,“当然是你们正在找那个女人喽。”

    这傻子也能听明白了,她说的就是璐璐。

    李元泰指着相柳怒吼道,“九头妖怪,你把我朋友藏哪里了,赶紧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相柳冷笑,“小道士,你知不知道你们现在已经插翅难飞了?还敢在这里说大话。”

    话音刚落,蛇女就带着一群半兽人怒气冲冲地闯了进来。

    蛇女气得指着我们怒骂,“小道士,你行啊,再次把我们给忽悠了。不过这次,你可别想再溜走了。姑姑,这小道士诡计多端,不但害得你毁了宫殿,还害得我崩了一颗门牙,刚才又用什么搬运法把我挪到外面的庭院里,幸亏被姑姑及时发现,不然的话,还不知要在他那虚幻的空间里迷到几时?姑姑,这次绝不能轻饶了那小道士。”

    李元泰哈哈大笑,“看来我刚才犯了个很严重的错误,不该把你们挪到庭院里,因为九头怪就在庭院里,以九头怪的修为,识别我的术法还不是小菜。如果我把你们这几个蠢货挪到大门口的广场上,你们应该能在那里待到明天天亮。”

    相柳气得浑身颤抖,“九头怪是你喊的吗?臭小子擅闯九黎部落,还出言不逊,简直岂有此理!”

    蛇女怒吼道,“你这小牛鼻子,对我姑姑放尊重点,省得有你苦头吃。”

    李元泰道,“丑陋恶心的蛇怪,你姑姑的宫殿被毁,那是因为她自己没事到处乱喷硫酸所致,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至于你崩掉一颗门牙,全是因为贪吃的缘故。假如你不是看见什么活物就立刻用舌头卷住塞进嘴里的话,又岂会崩掉一颗门牙?不要什么事都赖在我们头上,我们四个可全都大好人。”

    我们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蛇女气得哇哇大叫,“姑姑,这混蛋明明把咱们部落搅得一团糟,现在竟然赖得一干二净,绝不能轻饶他们。”

    相柳冷笑,“臭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接招吧。”说罢,在我们竖起的手掌忽然五指紧收。

    眼看着我们四个就要被她捏在手心里,正在这时,李元泰比出剑指,默念咒语,一个透明的真气屏障凭空出现,把我们全都罩在其中。

    相柳一握拳头,正好捏在真气屏障上,由于她这一捏,必定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真气屏障受到强力挤压之后,瞬间聚集大量的能量,嘭地一声,真气屏障反噬。

    哎呀

    相柳疼得惨叫一声,急忙缩回手掌,低头查看时,发现掌心已经被烧焦了一大块。

    而我们四个小伙伴和蝴蝶安然无恙地待在真气屏障中朝她微笑,李元泰道,“九头怪,你是斗不过我的,还是乖乖把我朋友交出来,我们马上走人,绝不耽误你那什么复仇大计。”

    相柳冷笑,“小崽子,这点皮肉伤对我来说屁都不算。”说罢,她朝掌心吹了一口气,眨眼间,她的掌心立刻恢复之前的样子,羊脂白玉般的嫩滑。

    擦,刚才李元泰所取得小小胜利的优越感顿时消失了。

    我惊讶地盯着她那柔润滑腻的掌心,感觉很不妙,这次李元泰恐怕遇上对手了。要是李元泰输给她,我们不就全部完蛋了吗?

    蛇女哈哈大笑,“小混蛋们,你们以为这样就能伤到我姑姑,你们简直是太天真了。记住任何人类和兽类,只要进了九黎部落就休想活着出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