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柳一喷不中,恼羞成怒,于是她再次张开大嘴,噗噗噗对着我们一通狂喷。

    这一股股的硫酸瀑布在半空乱飞,吓得我几乎小便失禁。要是被溅上一滴,我身上还不得掉一层皮啊。

    李元泰左手牵着我右手牵着高鹏,我和高鹏一起抓着阿呆,我们四人在半空腾挪辗转,既要躲避硫酸瀑布的袭击又要躲避浓郁的茶香所带来的霜冻,不甚辛苦。

    只可惜了这间金碧辉煌的大殿,被硫酸腐蚀得几近崩塌。墙上裂开无数裂缝,露出里面的岩石。

    吱嘎吱嘎

    墙壁终于禁不起强酸的荼毒,发出可怕的呻吟,随即,发出噗噗的怪声,墙壁逐渐变得软如豆腐,像是一滩滩烂泥塌了下去。

    各种宝石珠翠失去了依托,飞散在半空,五光十色的,煞是炫目。宝石珠翠半空相撞,更兼琳琅叮咚之声,悦耳异常。只是偌多的宝贝,一时竟跌入尘埃,转瞬消失不见了。未免可惜至极。

    由于这所宫殿原本就是由山洞改建,宫殿的外墙就是岩壁。

    此刻,整座山的岩壁被强酸侵袭,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瞬间崩坍。

    一时间,碎石尘屑乱溅,空气中满是呛人的尘埃。

    “妈呀,她喷出的硫酸居然毁了整座宫殿。”我吓得浑身发抖。

    李元泰嘘了一声,示意我不要说话。

    尽管周遭被腐蚀得形同废墟,可是漫天的飞尘倒有利于我们隐藏踪迹,毕竟我们身体被缩小,随便躲在庭院里,很难一下子找出来。

    现在宫殿被毁,岩壁倒塌,庭院里的奇花异草倒是令人赏心悦目。

    而且现在空间扩到无限大,相柳的茶香霜冻法也起不了啥作用了,至于她喷出的硫酸,要是舍得满院子的奇花异草,就尽情地喷硫酸好了。反正我们体型小,随便躲在一朵花或者一片叶子下面就行了。

    尼玛,一想起她刚用硫酸喷毁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就觉得头皮发麻。

    相柳站在碎石飞灰中,得意地哈哈大笑,“小毛贼,有种的就出来,继续跟我斗。”

    几个黑袍人阴森的古建筑中跑了出来,齐声作揖道,“相柳大人,出什么事了?”

    相柳冷哼道,“那几个毛贼用缩身术混进来了。”

    黑袍人警惕地四下查看,“他们现在在哪里?”

    “自然是躲起来了,不过我相信,他们就在这庭院里,没有离开。他们是来救那个处子的,绝不能让他们得手。”

    黑袍人齐声作揖道,“相柳大人,我等绝不容许有任何人来破坏蚩尤首领的复活大计。”

    相柳点点头,随后从她那暗紫色的瞳孔中迸射出阴冷残忍的光芒,“既然小道士喜欢把他自己和那几个小毛贼用缩身术变得很小,变得只有蚊虫大小,那么我不妨用对待蚊虫的方法来对待他们。”说罢,她厉声道,“你们全都给我散开,我要施法了。”

    黑袍人齐声道,“属下明白。”遂撤回古建筑门口的台阶上。

    相柳比出剑指,默念咒语,大笑道,“小毛贼,很喜欢用缩身术跟我玩藏猫猫是吧?我现在就让你们全都乖乖滚出来。”说罢,一股黑烟涌出她的指尖。

    黑烟离开她的指尖之后,立刻朝着庭院里奇珍异草涌去,黑烟中的颗粒落在花叶上发出瘆人的沙沙声。

    随着沙沙声响起,原先躲在花叶间大快朵颐的各种昆虫如同雨点般的哗哗落在地上,昆虫们吱吱叫唤在庭院的碎石路上打滚,一会儿就全都蹬腿不动了。

    我吓得直打哆嗦,“她喷的这玩意活脱脱一个杀虫剂啊。这要是被她的黑烟熏到,咱们不也跟那帮虫子似的去地府报到了。”

    高鹏低声道,“冷静,不要吵。”

    说话间,一股子黑烟悄然朝着我们藏身的叶子飘了过来。

    沙沙沙沙

    黑烟中的颗粒纷纷附着在花叶表面。

    李元泰急忙一挥袖子,把那些飞向我们的颗粒赶开。

    几乎是在同时,我们四周响起了一阵哗啦哗啦声,如同暴雨倾盆的雨声,无数昆虫从我们身边的花叶间滑落到地面上,虫尸多到满地都是。

    李元泰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纸,团吧团吧,揉吧揉吧,弄出四个小人,丢在地上。

    小人落地的一瞬间,立刻变作我们四人的模样,在地上捂着肚子呻吟,没几下,就蹬腿不动了。

    黑袍人见了地上的尸首,立刻兴奋地跑过来,从地上捡起我们四人的尸首,兴奋地大喊,“相柳大人,您真乃神人也,出手必中,这四个小毛贼全都跟庭院里的害虫一样,一命呜呼了。”

    缩身后的我们也就蚊虫大小,即使四人一起被黑袍人放在掌心也毫不稀奇。

    相柳得意地哈哈大笑,“几个小毛贼也想到九黎部落来捣乱,他们把九黎部落当成什么地方了?”

    黑袍人立刻上前,把我们的尸首献给相柳。

    相柳接过尸首后,立刻皱眉,“不对啊。既然他们全死了,那个施法的小道士死后,应该是法术失效,他们的身体应该恢复原先的大小才对,怎么可能还是这么小呢?”于是她对着四个小人吹了一口气。

    噗

    四个小人手脚全都缩的不见了,没了手脚的小人眨眼的工夫变成了四个小纸人。

    相柳气得把四个小纸人揉成一团,扔在脚下,再使劲碾碎,咬牙切齿道,“咱们上当了,被小道士的纸人给忽悠了。”

    趁着刚才黑袍人和相柳的注意力全在纸人身上的工夫,李元泰早就暗暗召唤蝴蝶,此刻我们已经骑着蝴蝶再次回到那个阴森可怖的古建筑内,躲在大门的门轴上偷偷观察着气得暴跳如雷的相柳。

    相柳站在庭院里,不住地咆哮,“小道士,你跑不了的。”她边吼边喷黑烟。

    黑烟在庭院内肆孽,所到之处,昆虫的死尸如暴雨倾盆而下。

    只可怜了庭院里的一众昆虫,无端端的,却遭受了灭顶之灾。

    我擦着额头上的冷汗道,“得亏了李大仙的纸人替身,否则咱有几条命也不够她用黑烟喷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