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的香气一股股地飘了过来,瞬间溢满了整个大殿。

    阿呆使劲吸了吸鼻子,低声道,“这茶真香,闻这味儿应该是铁观音。”

    高鹏压低嗓门道,“阿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分辨她喝的是什么茶?”

    看着悠然喝茶的相柳,一股冷气陡然从我背脊升起,我低声催促道,“走啊,咱们得赶紧找到璐璐,可千万不能让这帮妖怪拿璐璐去给蚩尤献祭。”

    阿呆着急地分辨道,“高鹏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是这茶飘出的香气进了空气之后,似乎把周遭的空气都给影响了。”

    阿呆是一向我们四人中最细心的,他的观察肯定错不了。

    我屏住呼吸,凝神望去,立刻就注意到周遭的空气陡然变冷了,冷得连呼出的气都冒着白烟。

    仔细看去,果然发现,茶香所到之处,腾起一阵阵半透明的白烟,像是在空中凝结了无数肉眼看不清的冰晶一般。

    怎么回事?

    这茶的香气果然有问题,它能使空气变冷。

    我感到越来越冷,下意识地把衣服紧紧裹在身上。

    饶是如此,茶香依旧在大殿内无声无息地蔓延着,一阵阵的白烟如同沙尘暴般的任意肆孽。

    茶香就如同高能制冷器一般,所到之处,空气骤然降至冰点。

    我刚想说话,却发现阿呆和高鹏的头发和眉毛上结了一层白霜,就连蝴蝶背上的绒毛也是一层白霜。

    擦,我们都已经被冻住了吗?如果不是空气低到一定程度,又何以会在人体表面结出白霜来?

    忽然,蝴蝶的翅膀和脚爪像是被冻僵了般的,不能再抓牢墙壁。

    吱嘎吱嘎

    我听见蝴蝶的脚爪与墙壁之间摩擦所发出的声音,很显然,它在努力地使自己不要滑下去。可是因为太冷,它的脚爪变得不太灵活,它已经不能趴在墙壁上了。

    吱吱吱吱

    蝴蝶发出一声惨叫,从长明灯的阴影中滑了下去。

    啪地一声,我们全都摔在地上。

    四个男生从蝴蝶背上摔了下来,原本冻得浑身僵硬的我们骤然摔在地上,疼得直咧嘴。

    此时,正在喝茶的相柳忽然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笑声。

    然后,她站起身,朝着我们优雅地走了过来,声音似绕梁的琴声,“缩身术?”

    近距离看她,皮肤白腻如瓷,如云的秀发高高挽起,暗紫色的瞳孔像是一汪深不可测的潭水。尽管她的装扮像是已婚妇女,可是她的容颜却宛如少女般的娇嫩。

    我注意到她虽然幻化为人形,可是眼中依然射出只有妖魅才会有的光芒。

    要知道,我们被李元泰缩小,此刻她站在我们面前如同一座大山般的伟岸,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们,只要一伸脚,立刻能把我们碾成碎片。我们之于她无异于蝼蚁。

    李元泰起身揖道,“正是,雕虫小技,让您见笑了。”

    相柳收起笑容,脸色陡然变得狰狞,“你们莫菲一直躲在这里偷听吗?”

    李元泰打了个哈欠道,“只是路过,随便听了一耳。”

    相柳咬牙切齿道,“小道士,你不要再耍贫嘴,来九黎部落捣乱的人就是你吧?”

    李元泰道,“这话说的,我是来找人的,不是来捣乱的。千面妖姬抓了我朋友卖到了这里,只要你们交出我朋友,一切好说,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相柳哈哈大笑,“你朋友?是那个水嫩嫩的处子吗?如果是的话,那就只能说声抱歉了。”

    李元泰道,“没有商量余地吗?”

    相柳摇头,“复活我哥哥蚩尤乃是关乎九黎部落前途的大事,必须要一名处子权作献祭,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时机,时机一到,复活大功乃成也。”

    李元泰道“你们就不能再去找一名处子来进行你们的复活大业吗?”

    相柳冷笑,“千金易得,时机难求。吉时一到,我立刻就要做法行事。哪里还有时间再寻处子?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小道士你能替我马上找到一名处子,我就立刻放了你朋友。”

    尼玛,这不是畜生吗?

    居然逼着我们去帮她另外找一个处女。

    她以为自己是谁?竟然想驱遣我们帮她做事?而且还是丧尽天良、绝子绝孙的坏事。

    我怒吼道,“李大仙,绝不能答应她,她复活蚩尤那个魔头,原本就是逆天之举,人神共愤,如果咱们再帮她抓了无辜人家的女儿献祭,无异于助纣为孽啊。即使这样做是为了救回璐璐,我仍旧觉得很不妥当。”

    高鹏和阿呆也一起道,“对,绝不能答应她。咱们怎么能为了她复活蚩尤去害无辜的人?”

    相柳指着我大骂,“闭嘴!你这小泼赖,哪里有你说话的地方。”遂挤出笑容对着李元泰道,“小道士,就问你觉得怎么样?你现在马上去帮我搜罗处子一枚,只要人一送到,我马上放了你朋友,说到做到!相信以你的法术,要找个处子比我那些半兽人士兵要快得多。”

    我着急地喊道,“李大仙,千万不能答应她,如果咱们去帮她搜索处子,咱们岂不成了她的狗腿子了?”

    李元泰仰起脖子,哈哈大笑,“我要是不答应呢?”

    相柳冷笑,“那我就只好用你朋友献祭了。现在,就请你先尝尝我的厉害吧。”说罢,她咧开嘴巴,嘴巴瞬间咧到耳根,嘴里的獠牙一颗颗地呲了出来,她整张脸立刻变得无比狰狞。

    噗

    一股水柱从她嘴里喷出。

    随着那股水柱扑面而来的,还有一股子又苦又辣的味道。

    由于体型相差悬殊,她喷出的那股水柱对于我们来说不啻于湍急壮观的瀑布。

    “赶紧闪开。”李元泰大喊一声,抓起傻愣在原地的我们闪向一边。

    那股又苦又辣的液体哗啦哗啦悉数流在地板上,地板立刻被腐蚀出一个巨大的坑,露出地底下难看的岩石层。

    我不由地惊呼道,“她喷出的是硫酸啊,这强腐蚀性我也是服了。”

    相柳冷笑,“小毛贼,算你们躲得快。”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