悔恨的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已经被变成狮子的赛璐珞只能驮着老太婆往那座美丽的城市走去。

    赛璐珞边走边回头看那座山,山在渐渐变小,那个洞口也早已看不清了。她很想转身往回跑,可是她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她知道那是由于老太婆的法术在作怪,她已经被老太婆控制了。

    “小姑娘,别再想着回去了,在你朝我口出恶言的一瞬间,你的悲剧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我本无恶意,只是看你一人独自在山间行走,想跟你聊天而已。”

    穿过繁华的街道,老太婆驱赶着她来到一个像是仓库的大房子跟前。

    仓库的门上缠着粗粗的铁链,铁链上挂着一把生锈的铜锁。

    老太婆从狮子背上跳下来,拿出钥匙开了门,然后在她背上踹了一脚,“小姑娘,进去吧,你会很多同伴的,保管你不寂寞。”

    赛璐珞一下子从强光照耀的环境步入阴暗潮湿的囚室,眼睛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可是那熏人的臭气和震耳欲聋的吼叫和咆哮吓得她浑身打颤。

    这都是什么猛兽的叫声?

    等她的眼睛终于适应周围的环境之后,她发现面前的铁笼里满是野兽,有狮子老虎豹子狗熊,当然,还有一些其他动物。

    这一发现,惊得她死命尖叫。

    然而,她的尖叫只是猛兽的咆哮吼叫而已。

    老太婆得意地哈哈大笑,“小姑娘,你现在是一只狮子,请你把头高高地昂起来,你根本不需要害怕它们。真正的狮子是绝对不会在任何猛兽面前发抖的。而且现在你将跟你的同类共居一室。”说罢,她打开关着狮子的笼子,把赛璐珞一脚踹了进去。

    咣当

    笼门在赛璐珞身后关上了,她听见上锁的声音。

    “该死的老太婆,你会不得好死的。你这又老又丑的家伙,去死吧你。”赛璐珞愤怒地大吼,可是她的吼叫依旧是野兽的咆哮,令她伤心的是,她已经无法再说出人类的语言了。

    老太婆哈哈大笑,“现在你就好好地待在这里吧,跟这群狮子生活在一起,过几天就把你卖到九黎部落。好了,我走了,祝你开心,再见。”说罢,老太婆大笑着走向门口。

    赛璐珞愤怒地扑到铁笼上,哭喊道,“不,你不可以把我留在这里,你该知道我根本不是一只狮子,我是人,活生生的人,求你放我出去。”

    老太婆闻声,回头幸灾乐祸地看了赛璐珞一眼,“小姑娘,你现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你应得的,再见。”说罢,她走出门去,咣当一声关上门。

    赛璐珞听见老太婆锁门的声音,她知道离开无望,只得扑到铁笼上不住地咆哮。

    笼子里的其他几只狮子悄悄地围了上来,赛璐珞朝它们怒吼,“滚!全给我滚蛋!别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她朝它们龇牙亮爪子,它们果然屈服了,一个个垂头丧气地缩回了笼子的角落。

    赛璐珞无意间看见食槽里血淋淋的动物内脏和肉块,她愤怒地举起爪子,一下子拍翻食槽,槽内血淋淋的食物洒了一地。

    其余的几只狮子一起引颈咆哮,对她的行为表示抗议。

    赛璐珞当然拒绝去吃食槽里血腥恶心的东西,她只能喝点水槽里的水充饥。对此,其他狮子基本无视她的反应吃得很香。

    饿得头晕眼花的赛璐珞只得静静地趴在笼子的一角,还好,那几只狮子没来招惹她。

    她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对面的笼子里多了一头大象,那大象看上去傻头傻脑的,因为无聊,她便一直盯着它看。

    没过多一会儿,老太婆带着个小孩开门进来了。

    众猛兽一见老太婆,立刻一起咆哮,赛璐珞也跟着它们一起咆哮起来。

    老太婆大吼说再继续吼叫就不给饭吃,一听不给饭吃,众猛兽全都蔫了。

    老太婆径直走向大象,对着大象叽叽咕咕地说了一通,意思大概是哪都不养闲人,让它去帮忙赚钱。

    这黑心老太婆,一只大象怎么给她赚钱哪,真想得出来。

    眼见着老太婆和小孩把大象牵走了。

    不多一会儿,大象又被他们牵回来了,仍旧锁在铁笼里。

    看着那只大象跟她一样咆哮着往铁笼上猛撞,赛璐珞不禁苦笑。

    然后那只大象举起自己右前脚掌对着其他笼子的野兽一通乱指,不知为何,大象忽然变得很不安,它究竟是怎么了?

    接下来,来了一个圆滚滚的商人,他把囚室里的猪全部买下了。

    看见猪被人买走,那头大象变得尤其激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赛璐珞不由地站在笼子边上,竖起耳朵听着那边的动静。

    之后老太婆和大象竟然聊起天来。

    那只大象会说人话?原来那只大象也跟自己一样是被老太婆用法术变成了动物。

    接着,老太婆的表现令人大跌眼镜,她瞬间变为好几个美女。

    这个该死的老太婆竟然是美女变成的吗?她才不相信一个美女会装成老太婆迷惑男人呢。

    尽管大象似乎对她的美貌很迷恋,可是在赛璐珞看来却很恶心。

    然而,最令赛璐珞惊讶的并不是老太婆的变化而是那只大象说话的声音,她越听越耳熟,不由地想起那个她最讨厌又总是拖后腿的家伙。

    难不成那大象是路飞吗?

    好不容易等到老太婆令人作呕的表演结束,离开囚室。

    赛璐珞立刻扑到笼子上喊道,“路飞,你这个蠢货,是我呀,我是璐璐啊。”当然她的喊声只是狮子的咆哮而已。

    大象朝着她哞哞叫,擦,这货刚才不是能说人话吗?怎么又不能说人话了呢?

    一准是老太婆做法收回了它说人话的权力。

    赛璐珞气得继续吼叫,“路飞,你这蠢货,真是个没用到极点的家伙。”

    于是狮子和大象,一个嗷呜呜,一个哞哞哞,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

    这种鸡同鸭讲的吼叫持续了很久,最后狮子和大象全都累得趴在笼子里喘粗气,大象被他们拉出去溜了一圈,似乎累了,栽倒在地,沉沉地睡去,可是狮子依旧不知疲倦地吼叫咆哮。

    “路飞,你这蠢货,不许睡觉。”

    可怜的狮子希望大象能听懂她的话,哪怕只是一句也好啊,她迫切地希望大象知道她是谁。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