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黑袍人把那个可怜的实验品带走,我们只好飞往下一个隔间。

    这次的操作台上躺着三个血人,他们全都被固定在操作台上。

    看着那三个惊恐万状的血人,我忽然感到自己比他们还要紧张。

    黑袍人又会把他们仨怎么样呢?

    不容我细想,两个黑袍人已经抬着一把铡刀似的刑具过来了。

    我惊得浑身发抖,话说铡刀那种东西不是古人用来执行砍头或者腰斩这两种刑罚使用的吗?现在,那俩黑袍人抬着铡刀过来作甚?

    一看见那铡刀,三个血人立刻发出阵阵惨叫,他们在操作台上奋力挣扎,想要摆脱束缚,可惜他们根本动弹不得。

    一个黑袍人道,“动作要快,否则他们很可能失血过多而死。”

    俩黑袍人点头,抬起铡刀在一个血人腰部砍了下去。

    黑袍人又道,“千万不可伤了肠子脏腑,否则就功亏一篑了。要慢慢地把他们砍成两截,而不要伤了内脏。”

    这话听得我毛骨悚然,黑袍人打算把血人砍成两截又不伤内脏,怎么可能做到呢?

    尽管血人不断发出瘆人的惨叫,俩黑袍人举着铡刀照砍不误。

    黑袍人小心翼翼地砍断血人腰部所有皮肤,内脏噗地一声溢了出来。

    这时,黑袍人把内脏清到一边,咔擦一声砍断脊椎,这样一个血人就被顺利地砍成两截,而没有伤及内脏。

    接下来,黑袍人如法炮制,把其他两个血也砍成两截。

    三个被砍成两截的血人在操作台上不住地呻吟,血流了一地。

    黑袍人道,“现在,迅速缝合他们,否则他们马上就会死去,流了太多血了。”

    几个黑袍人把三个血人的上半身和一个血人的下半身放在一个操作台上,然后他们围着这四个肢体开始缝合。

    这次对于拼接室来说,应该是个大型手术,我数了一下,至少是十几个黑袍人围在操作台,他们头也不抬地忙碌着,由于他们人数太多,人挨人低着头把那四个肢体全挡住了,我们无法看清他们具体是如何缝合的,只知道他们手起针落,不停地缝啊缝。

    操作台上呻吟不断,鲜血不断地沿着操作台往下滴落。

    我心里害怕的要命,可是又很想知道拼接的结果,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看下去。

    过了很久,黑袍人才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地分开。他们擦着头上的汗水,每个人看上去都很疲惫。

    一个黑袍人开心地笑道,“这么难做的拼接实验也顺利完成了呀,要知道这样的高难度拼接失败率几乎百分之百啊。”

    黑袍人分开,我们才得以看清操作台上躺着的生物。

    尽管那三个血人之前是人类,可是三个人类的上半身和一个人类下半身的缝合结果是一个三头六臂的人,这样的缝合人体,我真的不知他应该属于什么类别,只好称他为生物。

    那个三头六臂的生物看上去十分虚弱,他几次试图站起来,均告失败,因为他只有一双腿却要平衡三个身体的重量和方向,而三个身体各有其大脑各有其意志,一个身体想要起来看看,一个身体懒得动,还有一个身体反应迟钝。一下子要掌控三个身体,并让三个大脑思想一致地指挥身体,这对于他来说,似乎有点难。

    看来要想让长在一个身体上的三个大脑思想一致,需要很长的时间磨合。

    黑袍人道,“不要紧,你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体,等你适应自己的新身体之后,保管你会健步如飞,战斗时候冲在最前面。就像哪吒一样勇猛无敌。对,没错,你现在就是一个哪吒人,与敌人作战的时候,你一个人可能顶三个人使,将来的你,绝对是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尼玛,还健步如飞?还打仗?现在这个被称为哪吒人的可怖生物,连站起来都费劲。这黑袍人真能忽悠人啊。

    黑袍人握住哪吒人的一只手,“来,你抓着我的手,慢慢地坐起来,你可以做到的。”

    在黑袍人的鼓励下,那个可怖的生物慢慢起身,我看得出缝在他身上的其中一个身体并不愿意坐起来。

    黑袍人挥拳抡在那个拖后腿的家伙脸上,“动起来,懒家伙。”

    旁边有黑袍人低声提醒,“轻一点,那可是刚刚缝好的身体,别给打开线了。”

    那个懒惰的身体吃痛只好跟着那两个身体一起起身。

    “来,下地走两步,你可以做到的,这非常容易。”

    在黑袍人的鼓励下,哪吒人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在黑袍人的严厉监视之下,三个身体全都不敢偷懒,这奇异的缝合体竟然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整齐划一的谐调。

    “现在,把六只手全都举起来。边往走边举手。”

    哪吒人听话地一起举起身上的六只手。

    “看,你不是做得很好吗?你要相信自己可以掌控好三个大脑的意志,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熟练掌控它们,不但可以快速移动,还可以上战场。现在带他下去疗养,多训练他。”

    两个黑袍人点头,带着那个别别扭扭地往前走的怪异生物离开了。

    待哪吒人离开之后,黑袍人又低声道,“由于哪吒人存活率非常低,在缝合之后的一段时间,必须重点看护。”

    这个隔间内的黑袍人估计是忙半天累了,也各自散去休息了。

    我们继续飞往其他的隔间找人,发现每个隔间内都在做着恐怖的拼接实验,有把两个人体缝在一起做成双人连体人的,还有把正常人后背上多加了一双手臂的,还有把人类的双脚砍去,缝上一双马蹄或者羊蹄,各种荒谬绝伦的场景,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当我们飞离这个恐怖至极的拼接室的时候,心情无比沉重。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璐璐。

    这个诡异可怖的拼接室大概就是九黎部落畸形人士兵的诞生地吧,来到这里,各种畸形人倒是让我大开眼界。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