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骑着蝴蝶飞进取血室,刚一飞进去就立刻听见一阵奇怪的咯咯吱吱的声音。

    可可塔塔咯咯吱吱

    这声音令我想起齿轮咬合在一起发出的声音。

    这尼玛又是什么?

    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屋内空无一人。

    似乎我们一进来,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哀嚎立刻终止了。刚才是什么东西在哭喊?死者的亡魂吗?我不由地脊背发凉。

    在这栋阴森恐怖的魔窟里,有怨灵的存在,不是太正常了吗?

    这恐怖至极的地方究竟死过多少人,也许多到数不清吧。

    屋子的正中间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满是窟窿眼的铁盒,铁盒上满是鲜血。

    铁盒大约两米高两米宽的样子。

    这个古怪的铁盒就连在一个巨大的齿轮上,此刻齿轮正自空转,不断地发出可怖的声音。我们听见的怪声音就是齿轮发出的。

    铁盒子的下方又是一个大铁盆,里面满是鲜血,此刻,铁盒子还在不住地滴血。

    尽管看不明白那铁盒子的用途,也可以看出它也是一种可怕的刑具。

    这时,门打开,刚才我们看见的那俩黑袍人把受刑人放在小车上推了进来。

    不用说,此时受刑人身上的皮肤已经尽数被扒下,可是他还活着,还在不断地发出惨叫,失去了皮肤的他,看上去就像一个血人。

    一个黑袍人抱怨道,“这家伙实在是太吵了。”

    另一个道,“没办法,上头吩咐要新鲜的皮肤,死了再扒就不新鲜了。”

    “哼,上头还说要新鲜的血液,那也只好趁着新鲜把鲜血给榨出来了。”

    “来,搭把手,咱俩把他扔到那个血筛子里去。”

    血筛子是什么鬼东西?这屋里除了铁盒铁盆和齿轮之外,根本没有其他的东西啊。

    正当我琢磨他们说的血筛子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俩黑袍人抓住已经成了血人的受刑人齐声喊一二三把他扔到那个四四方方满是窟窿眼的铁盒子里去。

    原来那满是窟窿眼的铁盒子就是他们说的血筛子。

    血人忽然挣扎着想要爬出来,被两个黑袍人按住,硬把他塞回去,然后他们把铁盒子的盖子合上并且锁死。

    血人在铁盒子里使劲撞击盒子的四壁,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呼。

    “好了,咱们开始榨血。”

    两个黑袍人见准备就绪,拍拍手一起走向那个齿轮。

    然后他们一起转动齿轮,随着齿轮的转动,铁盒子渐渐缩小,铁盒中的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刺耳渗人。

    我现在明白了,他们把人放进铁盒通过转动齿轮来缩小铁盒,像榨果汁把人体中的鲜血给挤榨出来。这一整套装置就是一个榨血的机器。

    这实在是太残忍了。

    随着铁盒渐渐缩小,我们甚至听见骨骼受到强力挤压之后碎裂的声音。

    铁盒越缩越小,鲜血顺着铁盒上的窟窿眼汩汩而下,流到大铁盆中。

    受刑人的惨叫声越来越小,估计他已经快断气了。

    活生生的人承受此等折磨不如早点死去,连我自己都奇怪,我竟然会希望那人赶紧死去。看着他这么受苦真的于心不忍。

    在这期间,我们多次想要阻止这惨绝人寰的行为,可是一想到我们此行的目的是救人,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出手,只是暴露我们的行踪,而那人本来也没救了。冲动的结果是百害无一利,所以只得旁观那俩黑袍人继续施暴。

    终于,那人在发出最后一声惨叫之后,彻底的没了声音。

    黑袍人坏笑道,“可算清静下来了,每天被他们吵得烦死了。”

    尼玛,还每天?听得我白毛汗直冒,这帮禽兽般的家伙究竟残害了多少人?

    此时,铁盒子也由原先的高两米宽两米缩小为高宽各不足四十公分的小铁盒。

    “好了,血全都榨干了,咱们把肉渣和骨头留下备用,上头吩咐需要大量的肌肉和骨头。”说罢,他们打开机关,彭地一声,铁盒子弹开,铁盒下方的装满血的铁盆挪开,露出一个黑呼呼的地洞,铁盒里面的肉渣和骨头全部掉进铁盒下方的一个地洞里,随后,是呼隆呼隆的闷响,显然是肉渣和骨头滚到了地洞下面的什么地方去了。

    待肉渣和骨头全部掉下去之后,彭地一声,铁盒恢复原状,铁盆也挪回原位,遮住了黑呼呼的地洞入口。

    做完这一切,两个黑袍人如释重负地拍拍手道,“好了,这个终于完事了。咱们该去扒下一张人皮了。”说罢,俩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取血室。

    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大活人被两个黑袍人剥皮榨血,只剩下一堆肉渣和骨头。

    极度的恐惧攫住了我们,好半天没人说话。

    这里果然如同人间地狱,血腥恐怖至极。

    我低声道,“咱们现在怎么办?”

    高鹏道,“当然是继续找人喽,赶紧找到璐璐走人。”

    李元泰苦笑,“就目前状况看来,璐璐恐怕凶多吉少了。”

    我们飞出取血室,来到取血室对面的储藏室,在这个阴森恐怖的魔窟里,储藏室里放的又是什么样的东西呢?带着这份好奇我们飞进了储藏室。

    与剥皮室和取血室不同的是,储藏室里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惨叫和哀嚎,这一点让我们稍稍心安了些。

    架子上挂满了人皮和兽皮,那些兽皮有狮子老虎豹子狗熊等猛兽的,也有蛇、蜥蜴、鳄鱼等爬行动物的皮。

    其中的几张皮还在不断地滴血,一看就是刚剥下来的。

    两个黑袍人正忙着把一张张皮按照类别挂在架子上。这两个黑袍人也同样是人类。

    储藏室里除了皮肤之上,还有许多犄角和牙齿,一个大铁盆里满是各种各样的眼睛。

    我压低嗓门道,“这帮家伙搞这么多皮要干嘛?”

    高鹏使劲摇头,“不知道。”

    我又道,“为什么这些黑袍人全是人类?而九黎部落的人全都是半兽人呢?”

    李元泰低声道,“是啊,这很奇怪,这些人类在这个半兽人部落里做什么?”

    高鹏道,“也许黑袍人是专门帮他们做实验的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