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阵阵袭来的紫烟,我不由地心生畏惧,大喊道,“李大仙,赶紧想办法啊,这样下去,真气屏障迟早会被他变成黑色的。”

    李元泰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呲噗噗

    原本附着在真气屏障上的紫烟抽丝般的渐渐剥离。

    随着紫烟抽离,真气屏障重新变得透明起来。

    “好啊好啊。”我和高鹏一起欢呼。

    那些被剥离出来的紫烟在空中缓缓凝聚,渐渐凝结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紫球。

    紫球悬在半空,不住地旋转。

    我紧盯着那个紫球,深知那是一个高浓度的毒气球,任何人或者动物只要一沾上它,立刻就会命赴黄泉。

    李元泰剑指对准紫球,凝神聚气,再次念咒。

    嗖地一声,紫球忽然停止旋转,朝着蛊人的面门打去。

    蛊人惊叫一声,闪身躲开紫球。

    紫球击中旁边一棵枝繁叶茂的古树,古树初时没事,片刻之后,树叶全部变黄落下,树枝树干变得焦黑如炭。一只不走运的小蛇来不及爬走,瞬间化为一滩脓血。

    果然是很毒啊,我惊得说不话来。

    蛊人气得大吼,“你这小牛鼻子,竟然把毒气给我返回来,待我用更毒的黑烟来对付你。”说罢,喷出一股黑烟。

    黑烟一附着在真气屏障上,真气屏障立刻变得模糊不清了,而且真气屏障还发出轻微的吱吱嘎嘎的怪声音。

    蛊人得意地哈哈大笑,“小牛鼻子,这次你跟几个小崽子死定了,我的黑烟不但能阻挡视线还有很强的腐蚀性,在我黑烟的腐蚀下,你的真气屏障会越变越薄,那样你就不得不用体内的真气不断地修补你的真气屏障,我的黑烟是无穷无尽的,而你体内的真气早晚会耗得一干二净,等你真气耗尽的时候,真气屏障就会自动解除,到那时候,你和那三个小崽子就噗通一声落在我的领地了,你们全都会成为我的腹中美餐,一个也别想跑!”

    “对,吃了他们,一个也别想跑!”

    “我们可是很久没吃人肉了呢。”

    蛊人背上的那些脑袋立刻发出刺耳的笑声。

    真气屏障解除,我们四个集体摔在满是毒虫的深谷里,那会是什么样?一想到这可怖的场景,我立刻吓得浑身发抖。

    “蛊人,你认为你说的那一切会实现吗?”说罢,李元泰再度凝神聚气,默念咒语。

    呲噗噗

    附着在真气屏障上的黑烟被渐渐剥离。

    被剥离的黑烟在半空凝聚成一个黑球,然后黑球发力,朝着蛊人的胸口打去。

    蛊人正跟它背上的那些头颅陶醉在分享大餐的美梦中,哪里注意到黑烟被凝成球再度打了回来。

    等它感觉胸口处一股劲风袭来,睁大眼睛一看,已然是来不及闪避,猛地一闪身,也是顾头不顾尾,躲过了胸口躲不过后背。

    结果那黑球击中蛊人背上的一颗头颅,噗地一声,先是一声惨叫,之后就见那颗头颅嘭地一声炸开,碎肉飞溅,碎肉和血沫子喷溅到相邻的头颅,于是乎,噗噗噗一通乱响,跟放炮仗似的,就听见惨叫连连,眨眼间,蛊人背上的头颅悉数炸得粉粉碎。

    一时间,肉屑血液四处飞溅,蛊人背上如同开了一个个血喷泉,鲜血飞溅不止。

    饶是如此,那些被黑烟污染了血液和肉屑还在继续增加。

    毒素顺着蛊人背上的伤口渗入它的体内,蛊人受痛不过,疼得在地上打滚,不时地发出瘆人的惨叫。

    李元泰哈哈大笑,“看来最好的法子永远是以毒攻毒呢,你的黑烟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你自己都无法承受它的毒性。”

    “小崽子,你等着……”此时蛊人已经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他的脸由于无限痛苦而变得狰狞可怖,额前青筋暴突,双目充血,它的无数条长毛的腿在地上不住地颤动,像是要抓住什么又无力那么去做。

    看来,蛊人已经身中剧毒,最搞笑的是,它中的是它自己的毒。

    我拍着手笑道,“可是你已经完蛋了。你马上就要被自己的黑烟给毒死了。”

    蛊人咆哮道,“你说什么?小崽子,我还有最后一招,那就是跟你们同归于尽,我浑身是毒,你们只要沾上一点,就全都得死,孩子们,陪我一起下地狱吧!”说罢,它把无数条长腿缩回,身体团成球状,迅速地朝我们滚过来。

    蛊人似乎已经抱定了与我们同归于尽的决心,所以滚得飞快。

    要知道,这个蛊人可是无数毒虫和人类尸体的结晶,它整个身体就是一大包剧毒液体,一旦被它撞上,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看着蛊人缩成圆球朝着我们飞速滚过来,我把双眼一闭,不敢看了。

    千钧一发之际,李元泰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真气屏障嘭地瞬间上升,那颗蛊人缩成的圆球几乎是擦着真气屏障的底部呼啸而过。

    轰隆隆

    蛊人缩成的圆球撞在我们身后的岩壁上。

    看来蛊人这次的确是开足了马力撞我们,岩壁被撞得四分五裂,而它自己也被撞得血肉横飞。

    一股股浓郁的黑烟从蛊人的尸体上缓缓冒出,渐渐消散在空气中,使得深谷内的黑气更加浓重了。这种家伙根本就是一个巨型毒气弹嘛,身上究竟藏着多少毒气。

    我擦了把冷汗道,“刚才真是好悬啊。它竟然宁可同归于尽也要弄死我们,真是服了。”

    高鹏道,“可以理解,它本身就是蛊,蛊的本质就是嗜血好斗,为了生存,哪怕有一线生机也不愿放过。”

    一想到蛊人是由无数毒虫和百名死士血搏的结晶,我就感到不寒而栗。

    李元泰笑道,“那么现在,咱们是继续留在这里观赏这些美丽的毒虫还是继续赶路?”

    高鹏道,“当然是继续赶路了,毒虫虽然美不胜收,可是目前救璐璐要紧啊。”

    我和阿呆齐声道,“对啊,救璐璐要紧。”

    李元泰指挥仙鹤,我们一行人急速朝前飞去。

    藏在深谷中的毒虫们,由于霸主已死,复又从草丛石缝里钻出来再次血搏,以期决出新的霸主。只是,那就将是另一个故事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