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音刚落,却听见嗷呜一声吼叫。

    这声吼叫一出,原本正在疯狂抢吃死尸的毒虫们立刻怔住。

    噗嗤嗤噗嗤嗤

    毒虫们身下的土地陡然裂开,一颗胡子拉渣的男人脑袋从土里钻出来,脑袋上的那双眼睛骨碌碌地转来转去,贪婪地打量着眼前的所有毒虫。

    然而跟人类不同的是这颗脑袋有着两颗硕大獠牙呲在嘴边,一条血红分叉的信子一进一缩,话说这毒牙和信子不是蛇的特征吗?

    毒虫们似乎很害怕那颗脑袋,一看见它,全都安静下来,连吃都顾不上了。

    紧接着,又是噗嗤嗤噗嗤嗤

    一条条毛绒绒的黑色长腿从土里钻出来,然后一个身高九尺的庞然大物轰然破土而出。

    啊啊啊?

    原来那颗人类的脑袋下面还有一个如此庞大的身躯呢。

    毒虫们看见那庞然大物立刻唧唧叫着四散逃命。

    我一看那庞然大物,立刻呆住了,世界上哪有长这模样的动物呢,有着一张人类男性的面孔,可是这样一张脸上却有着两枚毒牙和血红分叉的信子,这毒牙和信子明明是蛇的特征啊。屁股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末端向上翘起的尾巴,这分明是蝎子的尾巴啊,身子跟蛤蟆似的,背上凸起一个个鼓包,令人想起癞蛤蟆背上的毒液包,身上长着无数条毛绒绒的腿,又令人想起那些毒蜘蛛的腿。

    这尼玛究竟是个神马?

    人类和蛇的混合脑袋,加上蝎子的尾巴,再加上癞蛤蟆的后背和毒蜘蛛长满绒毛的腿。

    我表示从未见过这么可怖诡异的生物。

    那庞然大物一从土里钻出来,立刻伸出长长的信子在地上一舔,就如同穿山甲吃蚂蚁般的,许多毒虫立刻被它的舌头黏住,尽管拼命挣扎,还是挣脱不得。

    吸溜一下,庞然大物收回舌头,有滋有味地咀嚼起来。

    舌头上的无数毒虫唧唧叫唤着,在它獠牙间挣扎,悉数成了它的腹中美餐。

    接下来,它不停地用舌头在草丛里黏毒虫,再一一吃下去,似乎永不满足。

    那些毒虫哪个不是身负剧毒,它居然眼睛都眨一下就全都吃下肚去。

    它难道不怕中毒身亡吗?

    我惊得合不拢嘴,“这尼玛是个什么怪物?”

    高鹏道,“这东西应该是蛊,据说把五毒放在一起,让它们互相撕咬,最后剩下的那个就是蛊,这应该就是蛊。”

    “那这东西的毒性岂不是很强?”

    “那还用说。”

    我们正在小声议论,却见那怪物边吃毒虫边咆哮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敢跑到我的地盘来送死吗?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究竟长了几颗脑袋?”

    这话明显就是说给我们听的啊。

    我愕然道,“它竟然会说人话。”

    那怪物哈哈大笑,“我身体的组成部分里就有人类,你说我会不会说话?小崽子,竟然说这种话,就说明你一点见识都没有。”

    高鹏道,“那么你究竟是种什么样的生物?”

    怪物笑道,“我的身体是由无数个生物聚合而成,九黎部落的首领蚩尤不仅把五毒放在这个深谷里让它们自相残杀,他在放入五毒的同时还放入一百个精壮的死士,那是一场多么残酷的厮杀和决斗,毒虫和人类混战在一起,无数毒虫战死,百名死士也逐一死去,于是我就诞生了,我就是蛊人。”

    擦,又是九黎部落,又是蚩尤。

    蚩尤那老小子究竟有多变态才能想出把无数毒虫放在山谷让它们自相残杀的同时再放一百个大活人进去?

    想想那些人类和毒虫搏命的场面就觉得脊背发凉。

    蛊人笑道,“其实其他的死士也并未真正地死去,他们全都在我的身体里,跟我融为了一体。不信的话,你们看。”于是它深吸了一口气。

    噗噗噗一通响,蛊人背上的鼓包全部打开。

    尼玛,原来每一个鼓包里都藏着一颗人头。

    之前,我还以为是癞蛤蟆那种毒液包呢。

    一百个死士,那它背上不就是有九十九颗人头吗?加上它本身那颗脑袋,一共一百个。

    我的密集恐惧症再度爆发。

    那些九十九颗人头挤挤挨挨地在一起,全都睁大了好奇的双眼看着我们。

    “又有肉吃了。”

    “话说我好久没吃过人肉了。”

    “就是,一直吃难吃的毒虫,早该换换口味了。”

    蛊人背上的九十九颗脑袋立刻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我感到脑袋立刻嗡地一声,大了一圈。

    蛊人咆哮一声,“你们全都给我闭嘴,吵死我了。”

    背上那些头颅瞬间安静下来,尽管个个眼神不满,可还是把嘴闭上了。

    蛊人打了一个饱嗝,喷出一只蝎子尾巴,正好落在背上,这条尾巴立刻被一颗头颅叼住吞下肚去,“谢谢老大的点心。”

    蛊人得意地哈哈大笑,“现在,就让咱们把这几个小崽子当点心吧,话说我也好久没吃人肉了。”说罢,蛊人张嘴,对准真气屏障喷了一口紫烟。

    原本透明的真气屏障立刻变成浅紫色,然后变成了半透明的紫色。

    我惊得大喊,“糟了,真气屏障被它污染了。”

    蛊人冷笑,“小崽子,我知道你这小牛鼻子有点道行,你的真气屏障我的确破不开,不过,我可以用我体内的剧毒污染它,很快,你们的真气屏障就不再是透明的了,等它完全变成黑色的时候,你们就根本看不见外面了,在这样一个遍地毒虫的深谷里,看不见外面、瞎摸乱撞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你们应该很快就会感受被无数毒虫咬噬的痛楚。到那时候,我不会拒绝接收你们四个小孩子的头颅在我背上安营扎寨。”说罢,它再度对准真气屏障吹出一股紫烟。

    又是一股紫烟袭来,这次,真气屏障变成了半透明的深紫。

    眼见着,紫烟越来越浓,真气屏障的透明度也越来越低。

    如果再这样继续下去,那么真气屏障会不会真的如蛊人所说变成黑色,然后我们完全看不见外面,就跟瞎子一样了。

    可是,我才不要被那些恶心的毒虫吃掉,再把脑袋安在那样一个可怖怪物的背上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