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眼前的茫茫沙海不禁傻眼了,即使我们杀退了蛇人,这流沙谷也根本过不去啊,阿呆刚才陷进流沙的惨状,我可是亲眼目睹,这如何走得过去呢?

    李元泰看出我的疑虑,立刻笑着从袖中摸出纸剪的仙鹤,对着仙鹤吹了一口气道,“好久没有召唤我的小仙鹤了呢,不知它身体复原了没有。”

    那仙鹤立刻变作一只巨鸟,身高十数丈,双腿粗若铜柱,毛色白若霜雪,头顶一撮红毛,这只巨鸟迎风展翅,发出咯呀咯呀的叫声,亲热地围着我们优雅地跳起舞来。舞毕,屈下双膝,展开双翅,似乎在邀请我们坐在它背上。

    李元泰看着仙鹤跳舞,无奈地笑笑,“又是出场舞,没办法。”

    我乐得直拍巴掌,“看来这只仙鹤还认得我们呢。”

    我们一行人全都爬到仙鹤背上刚坐好,它就起飞了,就看见脚下白茫茫一片,浩瀚的沙海似乎永无尽头。

    股股的热浪不住地自下方袭来,弄得我口干舌燥。

    骄阳盖顶,热风缠身,感觉体内的每一滴水分都在急速流逝。

    世界上最难受的滋味不是冷而是热,冷了可以加衣服,热可真是没法子,身处远古时代,可没有空调。

    沙海中总有不明生物窜来窜去,形状不明,因为没看见全身,颜色大抵是灰褐色的居多,不知又是些什么可怖的怪物。它们只是一下下窜出沙面,露出丑陋的脑袋查看一下,便又沉入沙面不见了。这种动作就好像鲸鱼需要不时地浮出水面换气一样。

    那些怪物不知在沙海中作何勾当,急速地来来去去,看样子不是想要袭击我们,我们全都骑在仙鹤背上,又飞得足够高,它们应该看不见我们才对。

    我不禁低声道,“那些怪物都是美尤公主的爪牙吗?”

    李元泰点头,“应该是的。”

    再往前飞,空气居然变得湿润了许多,难不成前方有水有植被吗?

    果然,再飞不多远,我们就看见前方出现一个幽暗的深谷,远远看去,被一股黑气缭绕,更增添了深谷的诡异可怖。

    我指着黑气道,“那会是毒气吗?咱们贸然飞进去,会不会中毒啊。”

    高鹏道,“像是毒气。”

    李元泰道,“不怕。”说罢,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立刻凭空出现一个透明的真气屏障把我们全部罩在其中。

    阿呆笑道,“好啊,这下咱们就安全了。”

    仙鹤扇动巨翼飞进冒着黑气的山谷,深谷的入口处戳着一个陈旧的石碑,上面刻着毒虫谷三个大字。

    李元泰看见毒虫谷三个字哈哈大笑,“得亏我事先用真气屏障把大家全都罩上,否则咱们现在肯定被毒气放倒了,你们谁有密集恐惧症的,现在可以闭眼了。否则的话,这里毒虫的数量可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

    我笑道,“我有严重的密集恐惧症,不过既然来了毒虫谷,不好好见识一番,那就太可惜了。”

    高鹏笑道,“路飞,等下你别吐我一身就好。”

    我拍着胸脯道,“放心,绝对不会。”

    话虽这么说,可是一进山谷,我就感觉自己的密集恐惧症瞬间爆发了。

    山谷入口的地面上爬满了手掌大小的蜘蛛,看着这些蜘蛛舒展着毛绒绒的长腿在山谷中悠闲地散步,我胃里的酸水立刻涌上来了。

    我低声道,“尼玛,这些蜘蛛目前的姿态就跟逛街的女人般的悠闲自在。”

    高鹏笑道,“这不废话嘛,这里是它们的家啊。”

    为了便于观察这些毒虫,李元泰特意让仙鹤贴地飞行,我们趴在真气屏障的底部,仔细地观察着那些可怕的生物。

    我发现这些蜘蛛尽管颜色各异,可是它们的腿上无一例外都长满了黑毛。

    忽然,草丛深处有红色的身影一闪而过,然后一跳一跳地跑开了,

    “哇,那是一只毒蛙。”我刚喊完,立刻发现更多只色彩鲜艳的青蛙,有翠绿色的、有蓝宝石色的、有七彩斑斓的、还有一只青蛙居然是透明的,五脏六腑清晰可见。

    正当凝神聚气观赏那些青蛙的时候,忽然听见嘭地一声,原来是一条红色毒蛇妄图扑上来咬我们,结果撞在真气屏障上,真气屏障当然没事,毒蛇的脑袋被真气屏障反噬,脑袋登时炸得粉碎。

    许是受到血腥味的吸引,毒蜘蛛们飞快地朝着毒蛇的尸体爬去了。

    草丛里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轰地一声,又钻出一大群蜈蚣和蝎子,它们立刻把死蛇团团围住,一起撕咬它的尸体。

    一时间,毒虫们铺天盖地而来,密密麻麻的既视感,我使劲忍住,不让自己吐出来。

    看来,山谷里不光有蜘蛛,草丛里还有蛇和蝎子、蜥蜴、蜈蚣、毒蛙。

    我发现深谷中所有的生物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色彩鲜艳。一看就是有毒的。

    在这个被黑气阻隔的山谷中,居然有着这么多的毒虫,真不可思议。

    李元泰笑道,“好嘛,这山谷真是名副其实,五毒俱全。”

    “李大仙,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毒虫啊?”我问道。

    “自然是九黎部落的人放养在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防止外人随便进入九黎部落。”

    毒虫越聚越多,一条毒蛇的尸体显然不能满足它们的胃口,起先,它们是为了抢夺毒蛇的尸体而互相撕咬,渐渐的,浑身沾满了蛇血的它们开始变得失去理性,忽然攻击起来。

    由于真气屏障的底部沾了鲜血,再加上仙鹤本身就在贴地飞行,引得嗜血如命的毒虫们不断地向上猛蹿,试图攻击我们这些它们应该敬畏的人类。

    然而,毒虫们猛烈的进攻换来的只是无数声嘭嘭巨响,看着毒虫们一个个地被炸得血肉横飞,我不知该幸灾乐祸还是替它们惋惜。

    那些被炸碎脑袋的毒虫,尸体一落地,立刻会被抢食一空。

    尽管如此,还是有毒虫不畏死亡地往上撞,真气屏障的底部溅满了殷红的血迹。

    高鹏笑道,“赤裸裸的物竞天择、生存斗争,看来这毒虫谷里能活下来的毒虫都是蛊级别的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