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妇似乎根本不想跟我们多谈,她带着怪物儿子走得飞快。

    李元泰掠起身形拦在农妇前面,“大婶,为什么这里的人一听到九黎部落四个字就吓得马上逃跑?”

    农妇凄然一笑,“因为那里就是个活人地狱啊。”

    活人地狱?听得我脊背发凉啊。之前那个大叔也是这样说的呀。

    “可是我们的朋友被抓去了九黎部落,我们得把她救回来。”

    农妇摇头,“不用去救了,救不回来的,你们只能再把自己搭进去。”

    为什么这里的每个人都这样说啊?

    面对这样的回答,我们真的很无语。

    “孩子们,你们真的确定要去九黎部落吗?”

    我们仨一起点头,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必须把璐璐救出来。身为男子汉,怎么能把女生扔在那种可怕的地方不管呢?

    农妇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毕,竟然化作哽咽,“你们知道吗?我的小龙在没被他们抓走以前,是跟你们一样活泼可爱的孩子啊,那时的他聪明可爱,是村子里最讨人喜欢的孩子,可是被他们看中了,抓了去,尽管小龙逃了出来,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这就是我怀胎十月所生的孩子啊。”

    怪物抱着农妇的脚嚎啕大哭,“母亲……母亲……”

    “所以,回去吧,孩子们。不要再问我们九黎部落的事,我们这辈子也不想再听见这四个字。”

    农妇说罢,再也不理我们,她和她的怪物儿子,一个用走,一个用爬,快速离开了。

    落日余晖下,一个走一个爬的两个身影渐渐消失在密林深处,说不出的诡异。

    农妇悲怆的哽咽声还在我们耳边回荡,“我的小龙在没被他们抓走以前,是跟你们一样活泼可爱的孩子啊……”

    看见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我不由地心生怜悯,“这九黎部落究竟是个什么邪门地方,竟然把好端端的人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李元泰道,“怕他们什么,再可怖的魔窟,为了救出璐璐,咱们也要闯一闯。”说罢,他一拍我的肩膀,“路飞,你别再乱跑了,注意别跟大家走散了。”

    我表示不满,“为什么特意跟我说啊?”

    高鹏使劲忍住笑,“因为每次都是你掉队啊。”

    尽管再次被高衙内嘲讽,每次掉队倒是个不争的事实。

    我们仨回到刚才休息的地方,阿呆还在埋头鼓捣他的时光穿梭机,我真服了他了,就算是天塌下来,估计他还是在鼓捣那玩意。

    “阿呆,你那宝贝什么时候能鼓捣明白啊?”

    阿呆摇头,“不知道,不过等我能精准地确定穿梭的地点和时间段,咱们就能顺利地返回现代了。”

    尽管阿呆说的很认真,对于这一点,我完全不抱希望。

    “你都鼓捣那么久了,还不是没什么结果。”

    高鹏道,“元泰兄,咱们还继续赶路吗?”

    李元泰摇头,“不了,天已经黑了,咱们还是在这里休息下,明天再接着赶路。”

    高鹏点头,“眼下离那恶魔的巢穴越来越近了,九黎部落附近少不得布满了陷阱和埋伏,咱们还是白天行动为上策,夜晚毕竟光线太暗,万一中了陷阱就麻烦了。”

    辛苦赶路一整天,我们四个早就累得体力透支,天刚一擦黑,全都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可是刚睡着不久,我立刻就被李元泰给弄醒了。

    “别睡了,有动静。”

    我睁眼一看,高鹏和阿呆也醒了。

    “你们听见动静没?”李元泰低声问道。

    高鹏和阿呆点头。

    原来就我最迟钝啊,他们仨全听见了。

    举目望去,天上挂着一轮弯月,群星晦暗不明。

    由于光线不足,看什么东西都是影影绰绰的。

    阿呆本能地拿出手电筒,刚要打开,被李元泰制止了,“不要开。”

    四下里一片寂静,除了蚊虫小咬拼命聒噪以外,什么声音都没有。

    甚至连一丝风都没有,我听见自己的心脏狂跳不已。

    这时候,怪声音终于出现了。

    喀喀喀喀喀喀

    我看见不远处的草丛有了异动,紧接着是悉悉索索的声音。

    嘶嘶嘶嘶

    尼玛,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这不是蛇吐信子的声音吗?我立刻联想到蛇女美尤公主不停地吐信子的样子,不禁汗毛倒竖。

    难不成草丛里猫着的是一条大蟒蛇吗?

    我刚要尖叫,被李元泰捂住了嘴巴。

    喀喀喀喀喀喀

    草丛中露出一对红灯笼。

    那红灯笼在草丛里缓缓移动,发出刺耳的沙沙声。

    那对红灯笼在黑暗中显得格外闪亮,周围明暗错落的树丛小草倒像是它们的陪衬。

    我当然知道那不是什么红灯笼,如果那东西是蛇的话,红灯笼显然就是蛇眼。

    其实我也不确定它是不是蛇。

    这时,阿呆忽然大吼一声,“我受不了了。”然后,他啪地一声,打开手电筒。

    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我看见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

    那怪物看起来像是一条蛇,我真的不知如何描述它的样子,它的身子就跟蛇一模一样,身上翠绿的鳞片闪闪发光,只是它的头,不是蛇的头颅,而是一颗人类的头颅。

    那应该是一颗成年人类男性的头颅,皮肤苍白,胡子拉渣,一双蛇眼长在这样一张脸上,平添了几分凶狠狰狞,嘶嘶两声,它朝我们吐出血红的信子。

    那怪物看见我们同样也很吃惊,簌地一声钻进草丛,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等那怪物没了影,我才哆嗦道,“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蛇的身子,人的脑袋,我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古怪的生物。”

    高鹏道,“要追吗?”

    李元泰摇头,“算了,它应该不敢再来了。”

    “阿呆,你刚才太冲动了,一下下打开手电筒,把它吓跑了。”我埋怨道。

    阿呆苦笑,“我不把它吓跑,留着它陪你作伴啊?”

    李元泰道,“算了,别斗嘴了,睡觉吧。”

    高鹏道,“可是这蛇人会是九黎部落的爪牙吗?”

    李元泰皱眉,“很可能,要不咱们换个地方睡吧。”

    我们一行四人又挪到附近一个山洞,才算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