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行人朝外走去,门外明媚的阳光让一直窝在阴暗潮湿囚室里的我很不适应,刚开始觉得眼睛发疼,过了好一会儿,才能适应周遭的美景,看着青草绿树、树丛间嬉戏的小鸟和蜂蝶,我的心才渐渐缓和下来,忘却在那个阴森恐怖囚室里所经历的可怕事情。

    我们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看见前面有一个池塘。

    在清澈见底的池塘边,有一些穿着古装的百姓,老人们在池塘边悠闲的钓鱼,男人们在耕种,还有几个女人在池塘边洗衣服,几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孩子在池塘边的草地上玩捉迷藏,塘边的几棵古槐上,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灌木丛里一些野兔和小刺猬正在忙着觅食。

    池塘的不远处炊烟袅袅,细看去还有不少百姓们住的茅屋,像是有一个村落。

    我们不由地愣在原地,这场景真的好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

    正在这时,一个老大爷忽然喊了一声,“鱼咬钩了。”然后,他猛地拉起鱼竿,一条一尺来长的鲤鱼嘭地被甩到岸上。

    鲤鱼脱钩之后,在岸上惊恐地跳来跳去,试图再次跳回到水里去,尾巴甩得啪啪响。

    正在玩捉迷藏的小孩立刻朝那条鲤鱼跑去,“快,捉住它!”

    这场景绝对在哪里见过啊。

    我使劲抓着头皮,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些场景不是在之前的钟乳石洞里见过吗?我仔细看看钓鱼的老头和那些小孩,没错,的确是我们之前在钟乳石洞里见过的那些人。原来他们竟然是真实存在的吗?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我指着那些人惊讶地问道。

    李元泰笑道,“他们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因为这里本来就是巫咸国啊。”说罢,他笑着走上前去,“老大爷,跟您打听一下,九黎部落怎么走?”

    正在钓鱼的老大爷听见九黎部落四个字脸色陡变,立刻收起鱼竿,拎着水桶,招呼几个小孩头也不回地走了。

    旁边几个钓鱼的老人见了,急忙拉住一个小孩问怎么回事。

    那小孩指着我们大声道,“他们问九黎部落怎么走。”

    那几个老人立刻脸色发白,收起鱼竿走人了。

    眨眼的功夫,池塘边的老人和孩子全走光了。

    看见他们的反应,我们四个哭笑不得,为了缓解尴尬的氛围,我故意开玩笑道,“李大仙,看来你颜值不够高啊,人都被你吓跑了。”

    高鹏笑道,“那边还有几个洗衣服的大婶,我去问好了。”说罢,他立刻颠颠儿地跑过去,露出最迷人的笑容道,“几位大婶,我想打听一下,九黎部落怎么走?”

    “啊啊啊?九黎部落?”几位大婶一听见这四个字连衣服都不要了,撒腿就跑。

    帅绝常青学院的高鹏依旧失败了,他无奈朝我们摆摆手。

    雾草,看来这绝对不是颜值的问题了。

    “算了,你们都不行,还是我来问吧。”于是我甩开大步朝着那几个种田的男人走去了。

    我看准一个老实憨厚的农民大叔,趁着他抬头擦汗的功夫,立刻朝他走去,“大叔,您知道九黎部落怎么走吗?”

    当啷一声,大叔手中的锄头落地,他抓起汗巾拔腿就跑。

    对于他的反应,我早就心理准备,不甘心的我立刻追了上去。

    “大叔,你不要跑啊,拜托了。我只是问路而已,没有恶意的。”我边跑边喊,希望他能停下来。

    可惜的是,他听见我的喊声,反倒越跑越快,我只好迈开双腿拼命追,由于平时缺乏锻炼,我跟他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此时,我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眼见着体能就要达到极限。

    这时,一个穿着灰袍的身影从我身边掠过,我感觉自己被人抓住带着往前飞掠,不用说,这人一定是李元泰了。

    李元泰抓着我几个起落就赶在那个大叔前面,他双手一伸,拦住大叔的去路。

    那大叔像是实在跑不动了,又知道自己跑不掉,只好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粗气,“你们走,走啊,不要缠着我。”

    李元泰上前施礼道,“这位大叔,我们不是坏人,我们只是想知道九黎部落在哪里?”

    大叔苦笑,“年轻人,你们想去九黎部落?你们长了几个脑袋?人一旦去了九黎部落就等于在生死簿上画上了句号,你们几个小孩是不是嫌命长啊?”

    我着急道,“可是大叔,我们的朋友被九黎部路的美尤公主买走了,我们得赶紧把她救回来啊。”

    “被美尤公主买走了?那不用去救了,直接给你买朋友买点纸钱尽尽人意就算了,走吧,孩子们,你们还太年轻了,九黎部落这种地方不是小孩子能去的。”

    我和李元泰听得目瞪口呆。

    李元泰咳咳两声,“这九黎部落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你们全都谈虎色变呢?”

    “九黎部落为了扩充军队需要大量的壮丁,他们随时会派爪牙在附近的村子里物色合适的对象,只要他们看上眼的壮丁,立刻抓走,刚开始,还有被抓人的亲属去九黎部落寻仇,可是去寻仇的人全都杳无音讯,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所以我们这些老百姓只能提心吊胆地活着,没人知道他们的爪牙什么时候会出现。”

    我注意到大叔说这些话的时候,双眼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树丛和岩壁的阴影,似乎生怕哪里会突然跃出一个怪物,伸出利爪把他给抓了去。

    大叔沉默了半晌,才一字一顿地道,“孩子们,回家去吧,不要再找你的朋友,就当做他已经死了吧。”说罢,他迈开大步朝前走去了。

    我追上去大喊道,“可是大叔,她还是个小女孩,我们不能丢下她,必须把她救出来。”

    大叔停住脚步,脸上带着耐人寻味的表情,“女人吗?那就更不用去找了。那里就是女人的生地狱。”

    李元泰道,“大叔,我略懂法术,您就给我们指一条路吧。我相信自己能把她救出来。”

    大叔苦笑,“既然你们执意要去,那就一直朝着日落的方向走吧,走个两天两夜你们就会看见九黎部落了。”说罢,也不等我们回答,立刻转身走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