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吃饱肚子,就听见哗啦哗啦沉重的铁链声和人说话的声音。

    终于有人来了吗?我急忙站到笼子边,眼睛盯着门的方向。

    然后我听见开锁的声音,咣当一声,屋门被人打开了。

    随着屋门打开,明媚的阳光迅速倾泻进来,黑衣老太婆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进来了。

    一看见老太婆,我立刻血脉偾张,恨不能扑上去将她撕个粉粉碎。可是当我扑上去的时候,却撞在铁笼子上,冰冷的铁笼子提醒我,我只是个阶下囚。

    哞哞

    我愤怒地吼叫示威,然后用我庞大的身躯使劲撞铁笼子。

    不光是我,其他动物也一起咆哮吼叫。

    整个屋子立刻变得嘈杂不堪。

    老太婆环视四周,然后大吼道,“全都给我安静!否则的话,三天不给饭吃。”

    说来也怪,动物们像是能听懂老太婆的话,全都安静下来了。

    我还想继续哞哞地抗议,可是一想想三天不吃饭的酷刑,我这庞大的身躯肯定承受不起,还是把嘴闭上了。

    老太婆带着小孩径直走到我面前,对那小孩说,“看见没?就是这头大象,它什么都懂,带它去吧,没问题的。”

    啊啊啊?

    死老太婆打算让这小毛孩带我去哪里?

    我怒视着老太婆,不知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命运。

    老太婆像是看懂我的心事,轻描淡写地道,“你别担心,都是一些一看就会的事,很容易做的,只要乖乖听话就行,否则没你的饭吃。有一点你总该明白,哪里都不养闲人,你要吃饭就得干活,就这么简单。”说罢,老太婆厉声道,“带它走!”

    真他喵的,什么叫做一看就会的事?不会把老子拉去当搬运工吧?

    小孩打开门锁,老太婆在我脖子上套了一个铁链子,恶狠狠地道,“你别想逃跑,门都没有。”

    小孩子牵着我蹦蹦跳跳地朝门外走去,我们很快来到大街上,街上很多人,人们一看见我立刻把我团团围住。

    小孩子趁机扯开喉咙喊了起来,“瞧一瞧看一看喽,我的大象无所不能,我让它干啥它就干啥。”

    这小毛孩嗓门真大,他这么一吆喝,周围的闲人全涌过来了。

    我抬头一看,这简直围了个里三层又外三层呀,一头大象真这么好看吗?

    一中年莽汉嚷道,“小崽子,你别吹牛,你的大象都会干什么啊?”

    小孩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道,“他会做算术。”

    莽汉道,“好,我就来考考它。你去拿些树枝来,折成小棍,我给它出题,你让它用鼻子摆出小棍的数量来回答。答对了我给赏钱。”

    “行,没问题。”小孩转身摸摸我的脑袋,“听明白了吗?”

    我点点头。

    小孩折了几根树枝,弄成一堆小棍,放在我面前道,“开始吧。”

    莽汉道,“那就先来最简单的,一加一等于几?”

    尼玛,这老子上幼儿园的时候就知道等于二了,于是我不慌不忙地用鼻子摆出两根木棍。

    小孩激动地直蹦高,“答对了,赏钱!赏钱!”

    莽汉急忙道,“不行,刚才那太简单了,不算数,它是蒙的,再来一题,这次它要是答对了,绝对有赏。”

    小孩无奈道,“你再来。”

    莽汉咳咳两声,“十五加十二等于多少?”

    小孩气得大嚷,“你这明摆着就是耍赖,它只是一头大象,哪里算得出这么复杂的题?”

    这题真的很复杂吗?

    我不慌不忙地用鼻子数出27根木棍。

    小孩和围观的百姓先是呆住,继而发出一阵欢呼。

    莽汉只好扔下一块碎银子偷偷溜走了。

    这时候,一个书生模样的家伙拿着一支毛笔和几张白纸过来了。

    书生道,“小孩,你刚才说你的大象无所不能,那它会写字吗?”

    小孩转身茫然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

    小孩笑道,“它说它会。”

    这不废话吗?好歹哥也是个高中二年级学生,就算学习再差,写几个字还是问题不大。

    书生道,“那我就考考它。”说罢,他绕场走了一圈,然后在一个漂亮妹子面前停住,一把把她拉到我面前。

    尼玛,这不整个一个色狼吗?这么人他不拉,非拉一个美女过来。

    书生指着妹子道,“你把她的性别写出来吧。”

    人群中有人低声道,“这不诚心刁难那头大象吗?”

    我用鼻子卷起那支毛笔,歪歪斜斜地写了一个“女”字。

    我本来就不会写毛笔字,再说还是用鼻子写,对我来说,还真是高难度,不过咱还是写出来了。

    尽管字写得极其难看,不过还是能看出是个“女”字。

    我一写完,围观的百姓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

    书生不服气,指着自己道,“那你写下我的性别。”

    我只好再次用鼻子卷起毛笔,写了个“男”字。

    小孩笑道,“给钱!给钱!”

    书生气哼哼道,“这大象准是被你们施了什么邪法了。”

    在众人的奚落声中,书生不得不掏出一块碎银递给小孩。

    小孩拿着两块碎银,高兴得合不拢嘴。

    一个挺着肚子的孕妇蹒跚而来,在我面前站定,“大象啊大象,你说说我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

    尼玛,这我怎么可能知道?

    这不诚心拿我当B超吗?

    我使劲摇头。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李元泰、高鹏和阿呆正往这边走过来。

    我兴奋地哞哞直叫,希望能引起他们的注意,可是他们边走边聊,看上去情绪低落,没人抬头看我。也是啊,五个小伙伴一起穿越,我和璐璐都失踪了,他们三个如何能开心得起来。

    正当我打算朝他们跑过去的时候,黑衣老太婆忽然出现在我面前,她对小孩说,“今天收成不错,该回去了。”说罢,她掠起身形,飞到我背上坐下。

    我想反抗想怒吼,可是均告失败,我感到周遭有股神秘的力量在迫使我遵从她的旨意,我知道她一定是用法术把我控制住了。

    我知道现在该做的是不顾一切地跑回到小伙伴身边去,可是我做不到。

    于是,我乖乖转身,驮着她朝着来路返回,回到那个臭气熏天的动物监狱去。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