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双手吊在树枝上,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听见头顶传来一阵尖啸,这是什么鬼东西在叫唤?听上去像是鸟叫,此刻的我心烦意乱到了极点,真的没心思去辨别是什么鸟在叫了。

    一个硕大的阴影从我头顶无声无息地飘过,我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

    看清那是什么东西之后,我的白毛汗立刻就冒出来了。

    那是一只烤鹰,毛当然都褪光了,就剩下烤得油汪汪黄橙橙的身子和一对肉翅膀。它就是用那对肉翅膀飞过来的。

    这家伙飞来作甚?

    直觉告诉我,既然烤老虎和烤熊都是来袭击我的,那么这只烤鹰也肯定会对我不利。

    果不其然,它尖啸一声,一个俯冲,朝我猛扑过来,锋利的喙对准我的左眼死命一啄。

    我吓得妈呀一声喊,急忙抓牢树枝,身子猛地往后一侧。

    这样,它尽管没啄到我的眼睛,还是啄到我的耳朵了,我立刻感到耳朵像撕裂般的疼痛,随即,一股热烘烘的东西顺着耳垂不断滴下,流到衣襟上。

    我扭脸看了眼,发现衣襟上有血迹。

    尼玛,这厮应该是把我的耳朵撕破皮了。

    烤鹰见进攻失败,恼羞成怒,忽扇着翅膀再次朝我俯冲过来。

    由于我挨啄之后,血流如注,疼痛使得我集中精力紧盯着烤鹰的一举一动,见它飞来,我及时做了闪避,它再次扑空,这次它连我的头皮都没挨到。

    吃了一次亏之后,我也学精了,干脆吊在树枝上荡秋千,它一飞来,我立刻就荡到另一边去,这样耗了几个回合之后,它攻势渐弱,大概是累了吧,就算它是一只烤熟的鹰,仍旧也应该会累的吧。

    趁着烤鹰攻势弱下来,我赶紧挪动,得赶紧把自己挪到更安全的位置上去,往树干方向挪显然是不可能了,因为这会子,烤熊并没闲着,它还在努力往上爬,看着它肥胖的身躯努力地一进一缩,我紧张到无以复加。目前,只能往树梢方向挪了。

    其实现在的我早已经耗尽体力了,不知怎的,我还能有力气吊在树枝上垂死挣扎,我想,这大概是人类的求生本能促使我这么做的吧,强烈的求生欲望促使我坚强起来,与这些?我该怎么称呼烤老虎烤熊烤鹰这类生物呢?暂且称它们异常生物吧,与这些异常生物作斗争。

    待我吊在树上,调匀气息之后,却发现那只烤鹰不见了。

    可是我知道它是不会离开的,就像那头正吭哧吭哧往上爬的烤熊一般,烤鹰不见了,一定在琢磨别的方法对付我。

    正在这时,树下猛地传来一阵虎吼,震得树身乱颤,震得我差点从树上跌下去。

    我低头一看,烤老虎正扬起脖子怒视着我,阳光照得它满嘴的獠牙如同钻石般的闪亮,尼玛,原来,它也没有离开,一直在树下盯着我呢。

    要是我从树上跌下去,正好落入虎口。

    我更加抓牢了树枝,我宁可跌个粉身碎骨也不愿意被一只烤熟的老虎吃掉。这事他喵的想想就太荒谬了。

    烤老虎见我没被它震下来,继而疯狂地上蹿下跳,对我挥利爪亮獠牙,各种示威。

    我放开嗓门朝它怒吼,“你特么的简直弱爆了,老子还没掉下去呢,你急个毛线!”

    烤老虎继续在树下咆哮跳跃,还是不死心,大概是希望我因为惊吓过度自投罗网,它想得美。

    算了,还是不搭理这烤老虎,只要我抓牢树枝不掉下去,它就对我半分威胁都没有,至于它愿意吼愿意跳随便它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咚咚咚一直响,而且随着这怪声,树枝还在跟着怪声的节奏一起晃悠,跟打拍子似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捋着发出怪声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令我怒不可遏的一幕。

    那只烤鹰正站在树干上,用它锋利的喙猛啄树干与树枝的结合处,它的恶毒用意再明显不过了,它打算啄断树枝把我从树上摔下去。

    难怪树下的烤老虎这会子闹得这么欢实,敢情他们是一伙的,早就串通好了,就等着我摔下去当美餐呢。

    我说烤鹰这厮怎么不见了,原来它猫在这里搞破坏呢。

    刚才烤鹰袭击我半天均告失败,它一定是恼羞成怒,非得想办法弄死我不可。

    咚咚咚咯吱咚咚咚咯吱

    随着揪心的咚咚声响个没完,那瘆人的咯吱声终于再度响起。

    的确,那咯吱声就是树枝上的木屑被啄断撕裂的声音。

    还有多久?这根树枝还能支撑多久?

    还有多长时间这根树枝会被烤鹰啄断?

    我心里已经开始为这棵树枝做倒计时。

    大概是预计到我跌下树这件事是毫无悬念的,烤熊已经放弃继续往上爬了,我看见它肥胖的身体一进一缩地往下爬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烤熊爬到树底之后,跟烤老虎汇合,它俩站在我身下的地面上,一起冲我咆哮吼叫,烤熊把它的熊掌拍得山响,烤老虎兴奋地窜来窜去。岂止是烤熊烤老虎,我还看见烤鳄鱼和烤野山猿也在下面转悠,还有烤蛇嘶嘶地吐着信子爬过来。

    尼玛,全家福吗?

    看样子是全到齐了,对它们来说,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树枝折断,我跌下去,它们就可以开饭了。

    可怕的咚咚声和咯吱声还在继续,烤鹰非常敬业,一丝不苟地工作着,它一刻也没有停,如果我也是那群烤熟动物们当中的一员,一定建议大家发个勤劳奖状给它。

    我竖着耳朵仔细听着咚咚声和咯吱声,想在这根树枝彻底折断之前有个心理准备,就算此时听着这两种声音对我而言,如同丧钟般的可怕。

    尽管我心里十分惧怕,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这一次,咯吱咯吱声连续响了好一阵,随后是啪地一声,我知道这啪地一声预示着树枝已经彻底折断。我不禁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随着那根折断的树枝一起跌了下去。

    树下,被烤熟的动物们彻底沸腾了,它们疯狂地咆哮吼叫跳跃。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