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我命不该绝,这奋力一窜,我的手竟然抓住了头顶的那根树枝。抓住树枝的同时,我为自救成功喜极而泣。

    就在我双脚腾空的一刹那,烤老虎也扑了过来,幸亏我跳的及时,才没被它按住。

    可是当烤老虎庞大的身躯重新落到树枝上时,它本身的体重加上下跌的惯性,再加上我向上起跳时所加在树枝上的反作用力,使得那根树枝瞬间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再加上之前那根树枝跟树干本来就只剩下一点树皮还连着,就听见咯吱咯吱一阵响,随后是啪地一声,那根树枝彻底折断,烤老虎和树枝一起由于重力作用,朝地面跌去。

    在下跌的一瞬间,烤老虎还不甘心地伸出虎爪朝我咆哮,吓得我冷汗直冒。看着烤老虎和树枝渐渐变小,跌到地面上,我才松了一口气。

    尼玛,警报终于解除了。

    我抓牢头顶那根救命树枝努力往上攀,由于我刚才爬上这棵古树就费了不少力气,再加上一直被烤老虎追着,惊吓过度,现在的我近乎虚脱,我连把自己的身体拉到那根树枝上的力气都没有。

    试了几次之后,均告失败,此刻我的心情是何等的绝望,因为我知道,如果我不能在把自己的体力耗尽之前爬到头顶的树枝上,我的下场仍旧是跌下去摔死。

    时间一分一秒地逝去,可是我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恢复体力。

    我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我体内的能量在不断衰减,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枯竭。

    明媚的阳光照在我身上,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具渐渐要被晒干的尸体,水分正在逐渐离开我的身体。

    “李大仙,高衙内,阿呆,救命啊!”我再次绝望地大喊。

    可是我的喊声再次淹没在树下动物们的咆哮声中,尼玛,这简直是天要绝我啊。

    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三个家伙究竟在哪里?

    我绝望至极,低头努力朝下看,发现身下还有一根树枝,那根树枝看上去不够粗壮,而且离我至少有三米的样子。看来,我现在唯一自救的方法就是跳到下面那根树枝上,可是三米的高度,我人又在半空中,如果跳下去,抓不住树枝的话,那么跟直接从现在的高度摔下去又有什么分别?

    刹那间,各种高坠死亡的惨烈画面不断在我眼前闪过,擦,我不是那么悲催吧?难道就要从这棵古树上跌下去、毫无价值地死去吗?没用的眼泪又一下子冒了出来。

    既然小伙伴们都不在跟前,现在需要的是冷静,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分析当前利弊。

    就算我勉强抓住那根树枝,可是那树枝比较细幼,万一承受不住我的体重怎么办?要知道人从高空坠落下来时,地面或者承受面要承受的是人的体重加上向下的惯性力,而且人离地面或者承受面越高,地面或者承受面要承受的力量也会相应加大。这也是为什么跳楼的花季少女能把一个壮小伙子砸死的原因。

    我感到自己的双手从疲劳变得麻木,知觉像是正在渐渐离开我的双手,我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因为体力透支抓不住树枝而跌下去。

    与其等到力气耗尽自己跌下去,不如现在就想办法跳到下面的树枝上自救。对,就是自救,就如同之前我为了避开烤老虎的袭击奋力往上一窜那样,自救来解决。

    是的,没有时间犹豫了,我必须往下跳,别无选择。

    就在我决定再次一搏的时候,令人意想不到的状况又发生了。

    忽然,树身开始剧烈摇晃,树叶如同雪花般的纷纷落下,伴随而来的还有嘭嘭嘭的粗重的撞击声和野兽的咆哮喘息声。

    尼玛,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低头往下一看,没吓得立刻小便失禁。

    树下有一个庞大的身影,擦,居然是烤熊。

    烤熊正在用熊掌大力拍树,一边拍一边摇晃,看它意思,是打算把我从树上给晃下来。

    烤熊这一通拍,惊得树枝上栖息的小鸟四散飞去。

    古树哪里禁得住它这样折腾,依我看,它再拍半个小时,这棵古树保准倒下。

    当前形势紧急,我必须快速做出决策。

    那么我现在跳到下面那根树枝可行吗?是不是因为我现在站得树枝太高,小伙伴看不见我也听不见我的声音,如果跳到下面树枝,站得矮一点,兴许他们就能看见我,听见我的声音了,再不济,我自己咬咬牙从那里跳下去,也比从现在这个高位置跌下去强得多。

    这念头一出,我立刻再次低头查看,发现身下那根树枝也晃得厉害,现在别具体说哪根树枝了,整棵古树感觉都快被烤熊给拍倒了,这种情况下,我往下跳,百分之一万抓不住下面的树枝,跟跳树自杀没啥区别。

    情急之下,我再生一计,其实我还可以双手抓住头顶那根树枝,双手交替着往树干的方向挪动,不一定非得做跳树这么悲壮的举动。

    只要我挪到树干边上,抱着树身,就能爬回树上,我同样可以恢复安全状态。

    说干就干,我抓牢树枝努力往前挪,很快就胜利在望,眼看着我离树干也就两米不到的样子了。

    一切比我想象得要顺利的多,我不禁开始笑自己之前竟然还想到往下跳那么愚蠢危险的做法。

    这时候,树身忽然停止摇晃了。

    我懒得低头查看那只可怕的烤熊在干什么,估摸它是看晃不下来我就放弃走了吧。

    可是,不对啊,树身虽然不摇晃了,可还是在不停地震动,而且我还是可以听见那头烤熊的喘息声和咆哮声。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决定低头查看一番,我得知道那头烤熊的具体方位,以及它正在干嘛。

    结果低头一看,我的心又凉了半截。

    尼玛,它是不拍树了,可是它现在抱着树干在往上爬呢。

    我猛然想起,狗熊也是会爬树的。

    看着它吱吱冒油的肥硕身子在树干上灵活地移动,我彻底绝望了。

    这玩意要是爬上来,我就是死路一条啊。

    此刻我双手吊在树上,真不知如何是好了,往树干挪吧,烤熊说话就爬到跟前,就这么一直吊在树上吧,我的力气马上就要耗尽了。

    真他喵的没活路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