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烤熟了的动物们发一声喊,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两只烤野山猿猛扑上来抓住瘦小的阿呆,看来这帮家伙全是一个路数,捡软柿子捏,抓着阿呆往外拖,在它们身后紧跟着烤鳄鱼和烤蛇,一旦被它们捉了去,后果不堪设想。

    阿呆吓得奋力挣扎,李元泰掠起身形,拦住两只烤野山猿,腾身来了个连环踢,两只烤野山猿应声倒地。

    其他动物见状,立刻咆哮着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李元泰拉起吓傻了的阿呆掠出了包围圈。

    烤老虎屁股往后一错,一副助跑的架势,直觉告诉我,它的目标自然还是我,今天它特么的就跟我杠上了。

    果不其然,烤老虎嗷呜一声,一个箭步窜过来,朝着我猛扑过来,我没想到它的行动速度那么快,几乎是眨眼间,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它扑到在地了。

    如果是被一只毛茸茸的真老虎压在身下,我很可能吓得肝胆俱裂,可是眼下,压着我的是一只烤熟了老虎,扑鼻的肉香搞得我涎水直流,此刻,我真不知自己是该怕还是该笑。

    正在这时,高鹏喊了一声,“路飞,当心啊,老虎扑到人之后,下一步肯定是咬断脖子。”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此时的烤老虎走的肯定是一三套路,先扑到再咬断猎物的脖子。

    我看了眼高鹏,他正在跟烤熊打太极呢,他俩你进我退,我进你退的,很有意思,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被熊掌拍到的结果被虎爪还惨。

    我冲他摆摆手,“忙你的吧。我没事。”伸手在地上摸到一块大石头。

    石头有小凤瓜大小,还算趁手,我暗暗攥在手里等待时机。

    那烤老虎把我压在身下,显然很有几分得意,左嗷呜一声右嗷呜一声,似在表功,然后,它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对准我的脖颈咬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我抓起那块石头塞进烤老虎的嘴里。

    烤老虎奋力一咬,崩掉了两颗门牙,才发现给掉包了。

    趁它惊愕咆哮之际,我立刻抓着那块石头对准它的脑袋重重一击。

    烤老虎吃痛,虎躯一震,一闪身子,跃到一边。

    这么一来,它也就松开了我,重获自由的我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往边上那棵大树跑去。

    我早就瞅准了身边的那棵大树,立刻抓住树干拼命往上爬,好容易爬到第一个树杈,平日里缺乏锻炼的我早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我喘着粗气坐在树杈上休息,屁股还没坐稳呢,就看见烤老虎抓着树干一边咆哮一边往上爬。

    擦!他二大爷的,我特喵的忘记了,老虎会爬树。

    这可咋办?

    我从树上折了一些树枝往下扔,想吓唬它赶它走,结果换来的只是烤老虎愤怒的咆哮,它并未打算就此放手。我特喵的哭笑不得,老虎可是兽中王者,敲山尚不能震虎,更何况扔树枝乎?

    我真给吓晕了,现在从树上跳下去也来不及了,现在我已经爬到离地面二层楼的高度,跳下去不摔断腿也会崴脚,毫无办法,只能咬咬牙继续往上爬了。

    下面烤老虎马上爬上来,我哪里还敢歇着,我抱紧树干继续爬,这棵古树枝繁叶茂,树本身并不太高,所幸树上分支无数,由于树的年头长了,每根树枝都比较粗壮,我捡了最粗壮的树枝硬着头皮继续往前爬。

    我正爬得带劲,忽然听见身后咯吱一响。

    尼玛,那是什么声音?

    不知怎的,那咯吱声令我脊背生凉,我不由地哆嗦了一下。

    跟着,树枝开始剧烈地晃悠,随之而来的,还有低低的虎吼声

    我猛地回头一看,发现烤老虎也跟着爬上了我所在的树枝。

    擦,它的动作比我想象的要快的多啊。

    既然烤老虎也跟来了,我只好拼命往前爬,

    树枝虽然粗壮,可是树枝毕竟是树枝,承受我一人的重量还凑合,再爬上来一个体型庞大的老虎,就有点吃不住劲了。

    树枝晃动得更加剧烈了,伴随而来的,还有那瘆人的咯吱声,这次不是一声,而是一连串的咯吱咯吱。

    我回头仔细一看,终于明白了。

    那咯吱声其实是树枝跟树干结合处发出的声音。

    因为树枝不能承受一人一虎的重量,已经被重力给带折了。树枝从树干上被超重的物体强力扯下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再自然不过了。

    而且现在树枝与树干之间似乎就剩下一点树皮还连着,这树枝随时会断掉。

    树枝一旦折断,我就会从树上摔下去。

    我低头往下一看,离地面至少七八米的样子,我要是掉下去,断腿是毫无悬念的。如果是头部先着地,说不定摔个脑浆迸裂。

    “李大仙,高衙内,阿呆,救命啊!”看看渐渐逼近的烤老虎,我绝望地大喊。

    可是我的喊声瞬间淹没在树下动物们的咆哮声中,尼玛,这简直是逼死人的节奏啊。

    此时,烤老虎一边得意洋洋地靠近我一边咆哮,好像在说,“你喊啊,喊破喉咙也没人来的。”

    我四下环顾,看见我头顶上方有一根粗大的树枝,尽管比我所在的树枝要细的多,不过承受我一人的重量足够了。我不禁暗自欣喜。只要抓住它,爬到头顶的树枝上,就能暂时摆脱这讨厌的烤老虎了。

    我踮起脚伸手够了一下,糟糕了,我碰不到它。

    人类的视觉经过水或者空气的折射有时候会产生很大的偏差,尤其是当人以垂直方向观察物体的时候。

    就好比现在,我目测了一下,感觉自己应该能够着头顶的树枝,而实际上,我的视觉欺骗了我,我跟它的实际距离至少相差三十公分。

    也就是说,如果我跳起来,是有可能够着它的。

    现在问题又来了,如果是在平地起跳,我当然没问题,可是现在是在树枝上,我脚下是悬空的,距地面七八米,一旦我跳起来抓不住树枝的话,如果再一脚踩偏,坠落树下,后果不堪设想,即使我落在树上,也很难再重新保持平衡,因为周围并没有可以抓住从而稳住身形的树枝。对,就是即使落在树上,也会因为掌握不住平衡而坠落。

    目前的情况是,只有我跳起来抓住头顶的树枝才有活命的机会,一旦失手,结果就是坠落树下。

    正当我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烤老虎嗷呜一声,朝着我猛扑过来。

    擦,没办法了,我只好一咬牙一跺脚,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一窜。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