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些男女围着尸体疯狂兴奋的样子,我惊得舌头打结,“这些家伙全是变态啊,感觉咱们像是被他们设套骗进来,再一一整死,然后他们在旁边把整个折磨别人的过程当戏看。”

    李元泰低声道,“所以让你一定要小心呢,千万不要受他们诱惑。”

    高鹏叹气道,“璐璐不是真的被这帮人抓走了吧?”

    阿呆道,“如果落在他们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群男女看见死尸,兴奋得不能自已,竟然手拉着手围着那些死尸跳起舞来,不知又从哪里冒出来几个身着华服的男女,他们挤到人群中间,在尸体边上席地而坐,其中一个穿红色纱裙的女人唱歌,其余几人吹笛打鼓弹琴给她伴奏,剩下的男男女女依旧手拉手围着他们跳舞。

    红裙女子身材丰满、肤色微黑、五官轮廓精致妩媚,像个印度女人。她时而扭动纤腰,时而舞动修长结实的手臂,时而抖肩动脖子,脚步轻盈地在几具尸体间来回扭动,看她柔美婀娜的舞姿,合该围着美丽的鲜花或者清爽的喷泉跳舞才对,只可惜她却是在几具面目狰狞、正在不断喷着鲜血的尸体之间舞动。那些断颈的尸体喷出的鲜血不断地溅到她的裙边,染得她的红裙子更鲜艳了。

    那女人的歌声婉转动人,分明唱道,“金钱素来是祸根呀,世人生来偏爱追呀,为钱害命不鲜见呀,烧杀抢掠无所不为呀,须知地府有本账呀,一朝阎罗与你算呀,与你算呀……天网恢恢疏不漏呀,作恶一代报三代呀,报三代呀……”

    那群男女唱的唱、跳的跳,个个笑逐颜开,完全把我们四个当透明人了。

    我低声道,“咱们难道还要继续待在这里观赏他们的变态歌舞吗?一群人围着几个死尸跳舞唱歌,我这辈子都没见过。”

    高鹏摇头,“不,咱们赶紧找璐璐,找到后,立刻离开这鬼地方。”

    阿呆道,“不过,他们也没杀好人,刚才那几个莽汉明显是强盗来的。”

    李元泰道,“那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低声道,“那他们也杀了人,还在死人边上跳舞,真恶心。”

    正说着话,阿呆忽然手指地面尖叫道,“天哪,大家快看,那些金砖怎么都没了?”

    我们仨循声低头一看,发现地上亮闪闪的金砖一块都没了,全都变成了普通的青石地板。

    我呆住,“这刚才明明都是金砖啊?”我指着那块我企图撬下来的青石板惊得说不出话来。

    高鹏叹气道,“果然有古怪。”

    “哇!再看那些宝石。”阿呆又指着边上的墙壁喊道。

    同样的,镶嵌在屋顶和墙壁上的宝石也消失了,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我们只看见一只只色彩各异的甲壳虫在缓缓爬动,那些甲壳虫个个都有拳头大小。

    难不成我们刚才看见的五光十色的宝石就是这些甲壳虫咩?

    我忽然感到胃里酸水上涌,差点没吐出来。

    李元泰笑道,“妙极!妙极!全是障眼法啊。布局者确实厉害,衣裳做棺材,首饰做锁链,青石变金砖,甲虫充宝石。”

    高鹏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赶紧撤。”

    我们四个人趁着他们疯狂歌舞的时候,赶紧开溜,继续朝前走去。

    走了没多远,我就闻到一股香味,是美酒的香味。

    尽管我不是酒鬼,可是这酒实在是太香醇了,勾得人情不自禁地加快了脚步。

    “很香啊,你们有没有闻到?”我边跑边喊。

    高鹏在后面大喊,“路飞,你不要跑那么快了,这里处处都是陷阱,小心为佳。”

    我也知道不该跑那么快,可是那股酒香似乎就有那么一股魔力吸引着我忘记了浑身酸痛,就像是我踩着一个小马达一样,根本无法减慢速度。

    不知跑了多久,前方出现两个大池子,池子边上光秃秃的,啥都没有。

    一个池子中盛满了琥珀色的液体,一个池子中盛满了深玫瑰色的液体,而酒香味就是从这俩池子里冒出来的。

    难不成这两个池子里全都是美酒?

    我待在原地,不知怎么办好了。

    高鹏和李元泰从后面气喘吁吁地赶过来,也傻眼了。

    看着他们,我不由地发出惊叹,“这琥珀色的明显是极品五粮液啊,玫瑰色的绝对是正宗拉菲啊。”

    高鹏哭笑不得,“路飞同学,你又不懂装懂,这里是远古时代,哪可能有五粮液和拉菲啊。只不过是远古时代的一池白酒和一池葡萄酒而已。”

    阿呆腿短,跑得最慢,他一来就问,“你们中国不是有句成语叫做酒池肉林吗?怎么光有酒池,没有肉林呢?”

    李元泰道,“谁说没有?”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池子四周不知何时已经长满了树,刚才我明明记得池子边是光秃秃的,啥都没有啊。眨眼的工夫就长满了树,这些树个个枝繁叶茂,清风一吹,肉香扑鼻。

    这树上怎么能飘出肉香来?

    原来是每棵树的树枝上都挂满了各种熏烤的动物,有烤鸡、烤乳猪、烤全羊、烤鸭……

    我发现这里的每只动物都是整身烤的,每一只熏烤动物下面都挂着名牌,标明了是什么动物。个别体型庞大的动物被挂在相邻好几个树枝上谨防它掉下来。

    这些动物由于都是扒了皮烤熟的,很难辨认出它们生前是什么动物,幸好有名牌在,我惊愕地发现竟然连烤老虎、烤熊、烤蟒蛇、烤鳄鱼也赫然在目。

    这些动物全都烤得吱吱冒油,香气扑鼻,令人看了食指大动。

    在池边还有一个巨型烧烤架,架身全部由一抱粗的铜管组成,长度估计有十多米,难怪连体型稍大的动物也可以整身烤。

    烧烤架上面挂满了铁钩子,下方是个巨大的炭盆,火苗子烧得正旺,不时地呲呲溅出一两个火星。

    我啧啧叹道,“这远古的人真会享受,大搞酒池肉林,还摆个烧烤架,随时把凉了的烤肉回回炉,烤热了在吃。”

    高鹏很不以为然,“那有什么,那个惨无人道的商纣王不就搞过这一套吗?”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