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土地公公的话,我们全都气炸了。

    “擦,这明摆着就是不讲理嘛,哪有逼着人家帮他找脑袋的?再说了,是他自己斗不过黄帝丢了脑袋,倒要我们去帮着找回来?简直是岂有此理。”

    土地公公笑道,“目前这山洞就是这么一个状况,谁叫你们不小心误闯进来了呢?”

    我们仨正捶胸顿足间,却听见噗地一声,左面又弹出一块时间碎片,随着那碎片渐渐变大,另一幅不可思议的画面也缓缓在我们眼前展开。

    出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座巍峨的宫殿,一个相貌英俊、身材魁伟的巨人迈开大步朝着殿内走去,两旁的侍卫见了他纷纷躬身施礼。

    看来,那很帅的巨人应该是有身份的人。

    宫殿内,一个皇帝模样的人和颜悦色地迎了上去。

    “爱卿,你急着面圣所为何事?”

    英俊的巨人笑道,“陛下,臣闲来无事,特作一曲扶犁与您共赏。”

    高鹏愕然道,“扶犁,那这巨人岂不是刑天吗?这皇帝应该就是炎帝了,相传刑天打起仗来是一员猛将,更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才子,他生命酷爱音乐,创作了许多乐曲,这扶犁便是其创作的乐曲中之一。”

    我低声道,“原来刑天这么英俊的。刑天这大只佬居然还能作曲,醉了。”

    高鹏笑道,“人家刑天是大块头有大智慧。”

    李元泰急忙嘘了一声,示意大家继续往下看。

    炎帝闻言大喜,立刻吩咐侍女们摆上酒和点心水果。

    刑天当下也不客气,从袖中拿出一支笛子吹奏起来。

    乐声初时轻柔舒缓令人想起阳春三月暖融融的朝阳、和煦的春风,稍后乐声变得稍嫌滞重令人想起农民躬身田中辛苦劳作的画面,悠然生出“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辛酸,最后乐声忽然变得欢快起来,令人感到躬身劳作之时,得闲抬头擦汗之际,看见羞涩美貌的妇人从田埂上匆匆走过,看着逐渐那远去的窈窕身影,身上的疲倦顿时一扫而光。

    一曲终了,刑天羞涩揖道,“陛下,微臣闲来最爱弄些词曲,让您见笑了。”

    炎帝笑道,“爱卿辛苦了,快来坐下一起饮酒。”

    刑天笑道,“既然陛下爱听,那微臣就再为陛下献上那首脍炙人口的丰年吧。”

    这首乐曲与扶犁相比,要欢快奔放的多,闻之令人不禁想起金秋收获的热闹场景,沉甸甸香喷喷的果实缀满了枝头,陶醉在丰收喜悦中的人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听完这曲,我们全都惊呆了,半晌才赞叹道,“这刑天真是太有才了。”

    正在这时,就听见噗地一声响,右边又弹出一个时间碎片。随着这块时间碎片慢慢变大,场景依然是在宫殿内,人物依旧是炎帝和刑天两人。

    刑天面色凝重地跪在地上,低声道,“陛下,蚩尤多次邀请我跟他一起去攻打黄帝。”

    炎帝背对着他,负手而立,厉声道,“不许去。”

    炎帝的声音听上去冰冷陌生,跟左面时间碎片中的亲切和蔼的皇帝完全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刑天依旧低声道,“陛下,其实微臣想帮助蚩尤,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您,现在黄帝的势力越来越大,咱们单独对抗黄帝显然实力不足,可是借助蚩尤的力量就不同了。微臣的想法的是,既然蚩尤三番五次来找我,那我干脆跟他一起攻打黄帝,一旦黄帝被杀,那天下可不就是您的了,黄帝现在假仁假义地诛讨残暴势力,还不是为了夺取中央天帝的位置?如果咱们借助蚩尤的力量杀了他,那中央天帝的位置板上钉钉就是您的了。”

    炎帝叹了口气,还是摇头,“爱卿,你说的我全考虑过,不行。正因为黄帝势力太大,咱们才不能轻举妄动跟蚩尤搅在一起,那样的话,黄帝杀了蚩尤之后,下个目标就是咱们了。”

    刑天急得直用拳头砸地板,“陛下,您有没有想过,就算咱们不帮蚩尤,黄帝杀了蚩尤之后,还是会来对付咱们?黄帝的野心很大,他的目标是一统天下,他早晚都会来对付咱们的。”

    炎帝摇头,“爱卿休要多言,吾意已决。”

    殿内的气氛顿时变得紧张压抑,刑天长叹一口气,一向对炎帝忠心耿耿的他满以为炎帝会赞同自己的提议。他知道自己不能进谏了,因为他只是个臣子,应该对皇帝惟命是从,就算平时他跟炎帝私交再好,人家毕竟是皇帝。

    为了缓和气氛,炎帝走过去,亲自扶起刑天笑道,“爱卿,寡人许多不听你吹笛子了,不如吹奏一曲,与我解闷如何?”

    刑天站起身,闷闷不乐道,“不知陛下想听那首曲子?”

    炎帝想了想,“丰年吧,曲风欢快流畅,寡人的最爱。”

    刑天点头,从袖中拿出笛子,吹奏那曲非常欢快的丰年。

    随着乐声响起,殿内的沉闷和抑郁渐渐消散在尘埃之中。

    一曲未终,就见一个侍卫跌跌撞撞地跑进来,跪倒在地,上气不接下气地道,“陛下,大事不好了,蚩尤被黄帝杀了,这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还有消息报称,黄帝不日将起兵攻打咱们国家。”

    炎帝闻言,瞬间呆住。

    刑天闻言,重重地叹了口气。

    炎帝抬头看着身材魁伟高大的刑天,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李元泰道,“话说炎帝真是个不聪明的皇帝,而且胆小怕事。”

    高鹏叹气道,“事实证明,炎帝的柔弱和委曲求全终将会害了自己和自己的国家。”

    我推了高鹏一把,“高衙内,咱们现在要关心的不是黄帝要攻打谁的问题,那些都已经是历史了。咱们先想想怎么逃出这个山洞吧。”

    土地公公点头,“这个年轻人说的有理,先别管人家的闲事了,先想自己怎么办?”

    李元泰也点头,“嗯,赶紧想办法,否则咱们就只能被无数发生在刑天身上的时间碎片所困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