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左维忠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终于被炼化,却没有听见应有的欢呼声,百姓们面面相觑,心情反倒说不出的沉重。

    那颗鸳鸯心自烈焰中滚出之后,竟然变得只有乒乓球大小。

    紫鸢公主捡起那颗金光闪闪的鸳鸯心,拥在怀中,嚎啕大哭。此刻浮现在她眼前竟然是左维忠种种的好和他那甜如蜜的情话誓言,昔日无数夫妻恩爱的画面轮番出现在她脑海中。

    二十年前,她一次遇见他是在山里,当时她迷路了,他送她王宫,她是如此美丽,他竟然没有回头看她一眼,她从此便爱上了那个腼腆的英俊少年。

    也是这时,她才发现,无论是二十年前,她第一次在山里遇见他,还是他后来把她变成一只紫色小鸟带着她到处作恶,她都始终如一地爱着他。

    此刻公主的心情再次印证了那句老话,当你真正失去一个人的时候,才知道他有多重要,才知道失去他以后,你有多痛苦。

    所以当你打算放弃一个人时,请问问自己能否承受失去他或她的痛苦?

    围观的百姓们全都木然地看着她,公主痛彻心扉的哭喊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心,触动了人们心里最柔软善良的部分,每个人都呆立在原地,扪心自问,“对待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强盗,执行火刑很过分吗?”

    对于紫鸢公主,大家不知是该同情她还是该责备她。她做了太多的错事。当初她不该红杏出墙,做出让丈夫金英勋蒙羞的事,更不该跟左维忠一起害死了金英勋,事后,她良心发现想要挽回这一切,可是左维忠早就成长为一个她所无法掌控的人了,最后,她处于强烈的自责禁锢了左维忠,让他站在了审判台上,尽管这样做,算是良心上有了交代,可是她毕竟是爱他的。看着他就这样活活烧死,她的心痛得就像是瞬间被人碾成了碎片那样。

    此刻,那颗鸳鸯心还在噗通噗通的,有节奏地跳动。

    李元泰似乎看出什么苗头,于是他大喊道,“紫鸢公主,你可千万别把那颗心吞下去,一旦吞下那颗心你就会立刻死去,吞下鸳鸯心的人将会死于跟炼鸳鸯心的人一样的死法,也就是说,你也会像左维忠那样,被烧死。”

    紫鸢公主伤心地啜泣道,“我不在乎,我爱的人全都死了,我活着本来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李元泰大喊道,“风如初,快拦住你母亲,她打算吞了那颗心。她会死的,你明白吗?”

    话音刚落,紫鸢公主双手捧着那颗鸳鸯心,把它含在嘴里,脸上挂着无比幸福的笑容,嘴里喃喃地道,“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生生世世都跟他在一起了,我们就永远都不分开了。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了。”

    风如初扑过去,一把抓住紫鸢公主的手,哀求道,“吐出来,快吐出来!”

    紫鸢公主摇头,“不,我不会吐出来的。”

    风如初跪在她脚边,使劲磕头,“母亲,孩儿错了,是孩儿不孝,导致了母亲的绝望,原谅孩儿吧。求您把那颗心吐出来,我已经没有父亲,不能再没有了母亲。”

    这时候,念念赶到了,她跟风如初一起跪在紫鸢公主面前,哀求道,“紫鸢公主,您就原谅如初吧,不管怎样,他总是您的亲生儿子,如果你吞下那颗心,他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您知道,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您的。”

    围观百姓们一起劝道,“紫鸢公主,吐出那颗心吧,好好地生活下去,以前的事情就让它成为过去吧。”

    紫鸢公主惨然一笑,“大家不用劝我了,我知道我所犯下的罪孽也是不可饶恕的,左维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他是为了能够永远地跟我在一起才设计害死了金英勋,所以你们不要怪他,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所以被烧死的人应该是我,而不是他。”

    紫鸢公主说罢,就把那颗鸳鸯心给吞了下去。

    噗地一声,公主的周身立刻被符火包围,她雪白的纱裙和她美丽的浅紫色长发全都着火了。被金色符火包围的她,脸上却挂着幸福的微笑。

    风如初痛苦地大吼,“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把那颗鸳鸯心吞下去?”

    “因为我已经对不起你父亲了,不能再对不起左维忠。”紫鸢公主平静地回答。

    “那么我呢?你为了男人,竟然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管了吗?”

    紫鸢公主笑道,“俊雄,你已经长大成人,你能够好好地照顾自己了,你已经不再需要母亲的呵护了。你该找个漂亮姑娘,好好谈一次恋爱,然后生一群可爱的孩子,度过自己幸福的一生,那才是你的人生。孩子,你一定要相信,真心的恋爱是很美的,你会为了你爱的那个人付出你的所有,你爱的那个人也会为了你付出她的所有。你一定要找到自己的真爱……”

    话说到这里,紫鸢公主便忽然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

    然后,噼啪一声响,半空中有紫电闪过,紫电闪过的瞬间,我们看见半空有一对男女的身影,他们幸福地依偎在一起,男的是左维忠,女的是紫鸢公主。

    “母亲!母亲!”

    风如初猛地扑过去,徒劳地想要抓住那不存在的幻象,结果只能是扑了个空。

    悬在半空的那对幸福男女的幻影渐渐变得透明,最后消失在空气中了。

    风如初跪地嚎啕大哭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一个母亲?我的命真是苦若黄连啊。”

    念念叹气道,“你母亲还不是因为受不了你的气才走了这一步,如果你不总是在她面前提以前的那些事,她又怎么会如此绝望呢?你谁也别怪了,怪你自己那张嘴吧,总是说些惹她伤心的话。”

    我和四个小伙伴一起劝风如初,他还是哭个没完,他说自己实在是太苦命了,从小孤零零地长大,好容易找到母亲,然后又再次失去她了。

    老国王原计划在烧死左维忠之后举行盛大的庆典,看看大家全都没有兴致,只好取消庆典,各自回家休息。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