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观看残酷的火刑多少会给人以不适的感觉,可是看着左维忠这个恶贯满盈的家伙被处决实乃一大乐事。

    围观的百姓兴奋地唱歌跳舞,还有人不断地给燃烧的火堆添木柴。

    梁锋忽然大惊失色道,“老国王,不对啊,咱们已经烧了他这半天,可是感觉他根本就像是没有被烧着似的。”

    梁锋的话惊得大家全都停了下来,百姓和侍卫们不再唱歌跳舞,而是吃惊地看着在烈焰中挣扎的左维忠,的确,这半天工夫了,他除了被烟熏黑了一点之外,根本就没有被烧着,尽管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皮肉焦糊味,可是事实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是完好无损。

    他甚至连头发都没少一根。

    这又是怎么回事?

    老国王点头,“嗯,梁国师果然心明眼亮,正常人烧这半天早就变成一副焦炭了,而左维忠却丝毫未损,这可如何是好?”

    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你们这帮蠢货,妄图架几根木柴就把我烧死,简直是在痴人做梦。本王这一身本事是几根木柴就能烧化的吗?知道我为什么在火焰中呻吟怒吼吗?我是为了演戏给你们看,其实这些火焰烧在我身上,我一点感觉都没有,来啊,蠢货们,继续给我添木柴啊!我看你们这些蠢货连一点脑子都没有,连我一直在演戏都看不出。来来来,继续添木柴啊!”

    围观的侍卫和百姓们气得一起破口大骂,原本等着看好戏的他们再次受到左维忠无情的嘲讽,自然是心有不甘。最生气的大概要数那些一直添木柴的人,他们气得把木柴放回原处,决定不再浪费木柴了。

    擦,一个阶下囚能拽成这样,我也是醉了。

    老国王和梁锋急得直叹气。

    我见状,急忙把正在馄饨摊吃早点的李元泰给拖了回来。

    “干什么你,路飞。”李元泰跟在我身后,一边吃包子一边抱怨。

    “大事不好了,那个左维忠烧了半天,一点都没变。老国王和梁国师现在很着急。”

    我和李元泰急匆匆跑回来,李元泰道,“老国王,国师,二位莫急,烧不化他,可能是因为他之前练了什么法术可以护体的。我用符火试试看。”

    老国王和梁锋点头,“李大仙,全靠你了。”

    李元泰比出剑指,默念咒语,一团金色的符火喷出,直奔左维忠而去,可是奇怪的是,符火根本近不了他的身,金色的符火围着他绕了一个圈,并且在离他只有五公分左右的地方定住,根本无法再靠近一点。

    老国王道,“这可怎么办?”

    李元泰道,“我再试试。”继续念咒语,加快频率,结果符火还是不能靠近左维忠。

    左维忠见状哈哈大笑,“小牛鼻子,就你那点本事还想烧化我,简直是妄想。”

    老国王和梁锋面面相觑。

    风如初气得直跺脚,“这恶贼,难道说老天爷都要护着他不成?还有天理吗?”

    李元泰笑道,“大家先不要着急,让我开法眼来看看就知道原因了。”遂比出剑指,默念咒语,道声开法眼。

    噗地一声,一道金光直奔烈焰中的左维忠而去,这道金光把左维忠团团围住。

    左维忠整个人立刻被金光照得通体透亮,腹中的心肝脾肺肾连着肠肚看得是清清楚楚。

    我刚想夸李元泰这法眼开得比X光还牛逼,却发现左维忠的胸腔里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心形的东西。

    那东西也就拳头大小,形状跟人的心脏一个模样。

    众人一起问道,“那是什么东西?”

    李元泰哈哈大笑,“那就一颗鸳鸯心啊。”

    “鸳鸯心?”

    “我说这左维忠怎么烧不化呢?炼了鸳鸯心的人,只有他为之炼心的那个女人出现才可以炼化他的。”

    “那他这颗心是为谁而炼的呢?”

    风如初冷哼一声,“那还用说,自然是为了那个女人为炼。”

    我愕然道,“你说的是紫鸢公主吗?”

    风如初怒吼道,“除了她,还有谁?”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风如初已经掠起身形朝着地牢的方向去了。

    片刻之后,风如初便拖着哭成泪人的紫鸢公主回来了。

    “不要!我不要你们烧死他!”紫鸢公主愤怒地哭喊,她拼命挣扎,可是却挣脱不开儿子的铁掌。

    风如初怒吼道,“可惜的是,他必须死。”

    李元泰道,“风如初,只要你把紫鸢公主拖到他的身边,我就可以用符火把他烧化了。”

    紫鸢公主听了,挣扎得更剧烈了,她跪在地上抱住风如初的双脚,“求你们不要烧死他,他现在已经是废人一个了。求你们放过他,好吗?”

    风如初举起右手,狠狠地扇了她一巴掌,“你这个无耻女人,你究竟有没有一点廉耻心,你伙同这个混蛋害死我的父亲,你竟然还有脸跪在我面前替他求情,如果不看在你是我母亲的份上,我早就把你跟他捆在一起,然后把你俩一起烧死,方解我心头之恨。拜托你闭嘴,不要再丢人现眼了。”

    风如初骂完,拖着哭哭啼啼的紫鸢公主来到火刑柱旁,李元泰见状,急忙祭起符火焚烧左维忠。

    左维忠被符火灼烧,发出阵阵惨呼。

    紫鸢公主眼见着他在符火中挣扎,哭得撕心裂肺。

    围观的百姓见如此凄惨,纷纷叹气,把目光转向别处。

    风如初则铁了心的要烧死左维忠,他死死按住紫鸢公主不撒手。

    左维忠在烈焰中露出艰难的微笑,“亲爱的公主,不要哭,我的这颗鸳鸯心专门为你而炼,我死之后,你就把这颗心吃下去,只要你吃下这颗鸳鸯心,我和你就可以生生世世在一起了,再也没有谁能把你我分开。我和你就永生永世都是夫妻了。我和你将一起生一起死,一起轮回。”

    话音刚落,左维忠就被炼化了,整个躯体骤然化作一股轻烟消失在符火当中。

    当啷一声,那颗金光闪闪的鸳鸯心自烈焰中滚出,跌落在紫鸢公主脚边。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