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的地牢里,只在牢房的墙壁上开着一个很小的窗户,也许是为了弥补牢房内的光线不足,房内的四角点着长明灯。

    牢房的正中放着一个铁笼子,左维忠痛苦地蜷缩在铁笼子的一角。

    才只是一天的工夫,他就由一个英俊高贵的国王沦落为阶下囚,他的双手被齐腕砍断,伤口处被胡乱地涂抹上一些刺鼻廉价的草药,然后用粗麻布随便地包扎了一下。

    眼下,他手腕上的伤带给他的痛苦跟舌头上的伤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由于左维忠的舌头上被扎满了铁钎,所以他根本合不上嘴巴,鲜血混合着涎水滴滴答答地流到胸前,他觉得他有生以来,从未如此狼狈过,即使是他醉得像一滩泥被人从酒馆里踹出来躺在臭水沟边也比现在帅气的多。

    一名侍卫走过来,打算把一碗流质食物喂到他的嘴里,可是当侍卫的勺子还未碰到他的嘴唇,他立刻咆哮道,“滚开,你这蠢货!”

    他吼得如此用力,导致那些扎在他舌头上的铁钎剧烈地摩擦到他的伤口,鲜血一下子喷出来,疼得他再次大吼,“滚开!滚啊!”

    尽管他舌头上扎了许多铁钎,导致他发音变得怪异,侍卫依旧听明白他在说“滚开”,于是侍卫惊得端起食物急匆匆地离开了地牢。

    “滚啊,全都给我滚开!”左维忠看着侍卫仓皇离开的背影怒吼道。

    一阵环佩叮咚声之后,地牢的台阶上出现了一个女人。

    这女人身穿着白色拖地长裙,一头浅紫色长发如同瀑布般地垂在腰间,她的容貌比百花仙子还要美丽。

    左维忠一看见那女人立刻把脸扭向一边,冷哼一声,“紫鸢公主,你不好好在王宫里待着,反倒肯屈尊跑到臭烘烘的地牢里看望我这个囚犯,是想看看我下场有多悲惨吗?”

    紫鸢公主痛苦地摇摇头,“不,你误会我了,我是想来跟你说声对不起的。”

    左维忠忽然放声大笑,直到笑得眼泪都流出来才住了口,“紫鸢公主,你是我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你把我搞成一个彻彻底底的残废之后来看我,就是为了跟我说声对不起吗?”

    紫鸢公主哽咽道,“是的,其实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怎么忍心看着你变成这样呢?”

    左维忠厉声道,“紫鸢公主,现在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禁锢我?为什么要禁锢你的丈夫?你明明知道禁锢我的后果,并且在我再三哀求下,依然不肯为我解除禁锢,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些问题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吗?”

    紫鸢公主低声道,“因为我不想你再错下去了,你已经杀了太多无辜的人。那些被你杀死的人,他们本该有着幸福的家庭,过着简单的小日子,度过自己平凡的一生,可是你却杀死他们。终止了他们继续生存下去的可能。我不想你再这样继续错下去了,我只想让你停下来。”

    左维忠怔住,可是片刻之后,他再次大笑,“于是在你这种愚蠢思想的指导之下,你做出了禁锢我的决定,并且坚决不解除禁锢。多么愚蠢可笑的女人,一个女人,如果深爱她的丈夫,就该唯他的马首是瞻,相信他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正确的,即使他杀人放火,做尽了丧尽天良的坏事,依旧爱他如生命,并且在关键时刻,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要保全她所爱的男人。这才是一个女人的伟大爱情,你懂吗?”

    紫鸢公主拼命摇头,“不,原谅我,我做不到。”

    左维忠痛苦地闭上眼睛,“紫鸢公主,你走吧,请你赶快从我眼前消失。你知道吗?现在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你。”

    紫鸢公主愕然,“为什么?难道我不是你最爱的人吗?”

    左维忠苦笑道,“亲爱的紫鸢公主,看来你太不了解男人了。一个男人在落魄的时候,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自己的爱人。我现在给你讲一个故事,故事说的是鸡棚里有一只非常威武雄壮的大公鸡,这只大公鸡有着鲜艳的羽毛和漂亮的鸡冠,非常受母鸡们的欢迎,可是这只大公鸡谁都不喜欢,它就喜欢一只不起眼的芦花母鸡,这引起了母鸡们的不满,它们一起欺负那只芦花母鸡,每天啄它,把那只可怜的芦花母鸡啄得毛都不剩几根了。主人发现之后,只好把芦花母鸡拿出来,放在旁边的鸡笼里,然后又给那只惹祸的大公鸡做了绝育手术。令主人感到惊讶的是,大公鸡自从做了绝育手术之后,母鸡们就再也不打架了,鸡棚里一片和谐景象。主人一看,母鸡们全都言归于好,于是就把芦花母鸡又给放回鸡棚了。这时候,令人惊讶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可怜的芦花母鸡像往常一样去找它的情郎大公鸡,结果被大公鸡啄得满鸡棚乱跑。”

    紫鸢公主摇头,“不,我不懂你的故事。”

    左维忠道,“这个故事就明显说明男人在落魄的时候,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自己深爱的女人。而你偏偏不懂这点,现在的我就是一个没用的废人,一个行将就木的囚犯,你还来跑找我干嘛?亲爱的公主,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就跟那只可怜的芦花母鸡一模一样。”

    紫鸢公主哽咽道,“可是,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

    左维忠凄然一笑,“没什么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输了,这是我应得的。哪怕是因为你的缘故,我认输。”

    紫鸢公主瞬间被内疚俘获,她双手掩面,泣不成声,“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都怪我,是我对不起你。”

    左维忠眼含热泪道,“亲爱的公主,你不要难过,即使是因为你禁锢我,才使得我变成现在这样,我也不怪你。一想到我跟你在一起生活了十八年,在这十八年里,我是万叶国的国王,而你,是我的王妃。我的人生已经度过最美好最幸福的十八年,我已经很满足了。就凭这点,我就比金英勋那短命的家伙强多了。”

    紫鸢公主哽咽道,“求你不要再说下去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