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女王一直静静地盘踞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当她看见左维忠的舌头上扎满了铁钎晕过去之后,立刻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露出甜美的笑容。

    “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不是吗?”荆棘女王笑道。

    几个侍卫拖着晕死过去左维忠匆匆离去。

    梁锋上前道,“陛下,咱们生擒了左维忠可是天大的喜事,应该好好庆祝一番。”

    老国王点头,一挥手,“梁国师言之有理。现在没事了,大家继续唱歌跳舞喝酒!不醉不归!”

    众侍卫和百姓们一起欢呼起来,一时间,人声鼎沸,都朝着广场涌去了。

    不一会儿,广场那边再度响起悠扬的乐声和人群的喧闹声。

    紫鸢公主还怔在原地,一动不动,她似乎还没从刚才的哀痛中缓解过来。

    念念扶着她低声道,“紫鸢公主,您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风如初怒吼道,“念念,你放开她,不许管她。”然后他转向紫鸢公主厉声道,“紫鸢公主,别以为你大义灭亲禁锢了你的丈夫左维忠,我就会原谅你。告诉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你亲手害死了我父亲,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

    紫鸢公主听了,立刻呆住,她怔怔望着儿子,然后用双手捂住脸啜泣起来。

    念念道,“风如初,你简直就像个疯子一样啊,她是你的母亲,你怎么可以这样残忍地对待自己的母亲。你究竟还是不是人?”

    风如初冷笑,“我母亲?你说的太对了。你也不好好想想她做过的那些事。当年,就是她伙同那个跟她有私情的男人一起害死了我父亲,她害得我没有了父亲,害得我父亲失去了王位,而我差一点冻死在雪地里,请问那个时候,她在什么地方?她跟她的情人在一起逍遥快活,根本不管我们父子的死活。念念姑娘,你说这种女人我怎么认她做母亲?像她这种女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做母亲。”

    念念着急地大吼,“可是她总归是你的生母,你这样做就是大不敬。”

    风如初冷哼一声,拉着李元泰、高鹏、赛璐珞和阿呆道,“走,喝酒去,终于抓住杀父仇人了,我心里痛快,咱们不醉不归。”

    我的四个小伙伴跟着他一起走,走了几步,赛璐珞忽然慢下脚步,四下寻摸一番,扯开喉咙喊道,“路飞!路飞,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高鹏、李元泰和阿呆面面相觑道,“对啊,路飞呢,这小子又单独行动?”

    擦,我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在楼上观看,看得太投入了,竟然忘记下楼了,于是从窗户伸出脑袋,朝他们挥手,“李大仙,高衙内,阿呆,我在这里呢。”

    他们听见我的喊声,全都扬起脖子来看着我。

    赛璐珞叉着腰大吼,“路飞,你几岁了,大家都要去广场喝酒了,你一个人躲在王宫里干嘛?不怕撞鬼吗?”

    我怒吼道,“闭嘴,你这三八。”然后我朝他们挥手,“你们先去,我现在就下楼,随后就到。”

    李元泰摇头,“哦,那我们先走了,你快点啊。”

    风如初带着他们一行人说说笑笑地转身往广场走去。

    念念看着他们的背影冷哼一声,“简直没有见过这么不孝顺的儿子。”

    紫鸢公主哽咽道,“念念姑娘,这一切都怪我,你不要怪他了,都是我不好,才让一切变成现在这样。”

    念念惊道,“紫鸢公主,他是你的儿子,做儿子这么对待你,你竟然还帮他说话?”

    紫鸢公主低声道,“念念姑娘,很多事,你不明白的。你去广场玩吧,我想一个人走走。”

    念念扶住她,“不,我不要去玩,我要陪着你。你看上去很疲倦,不如我扶你去楼上休息吧。”

    紫鸢公主点头,“也好。”

    此时,楼下就剩下荆棘女王,她静静地盘踞在月光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不知在想些什么。这么爱凑热闹的家伙竟然对唱歌跳舞喝酒这样的事无动于衷,的确令人惊讶。

    当然说就剩下荆棘女王一个也不确切,因为还有被她封在花形水滴中的麝月公主和只剩下一颗头颅长在她身上的梁景胤呢。这两个被她囚禁的观众只能默默地陪伴着她。

    我正想招呼荆棘女王跟我一起去喝酒,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

    只听见荆棘女王咳咳两声,“现身吧,我知道你在这里。”

    先是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一个硕大的脑袋从暗影里慢吞吞地钻了出来,等那家伙的身体全部出现在月光下之后,它庞大的身躯惊得我大气都不敢出。

    那是怎样奇异的庞然大物呢?整个形态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巨蟒,可是巨蟒是没有脚的呀,它偏偏有四只强有力的脚爪支撑着庞大的身躯,它脑袋有火车头那么大,庞大的身躯至少有十多米长,晴朗的月光照在它那身闪闪发光的黑色鳞片上,亮得就像一面面小镜子。

    那像是巨蟒的庞然大物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愚蠢丑陋的植物,好久不见。我到处找你,原来你躲在这里,你看上去那么悠闲自在,我真的有点几分羡慕嫉妒恨呢。”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愚蠢的驼背龙,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啊啊啊?

    驼背龙?

    在梁景辉的故事里,驼背龙不是荆棘女王给鼍龙起的绰号吗?

    难不成这个黑不溜的庞然大物就是传说中的鼍龙吗?一想到楼下那个像是巨蟒的家伙很可能就是黑水潭的霸主鼍龙,我就暗自庆幸刚才没出声。既然我不能被他们发现,也不能下楼去广场找小伙伴们汇合了,索性,继续待在楼上继续看戏好了。因为直觉告诉我,鼍龙和荆棘女王这俩死对头一见面,保不齐还有一场恶战要打。

    鼍龙像是被刺中了痛处,它咬紧獠牙道,“愚蠢丑陋的植物,托你的福,我还活着。话说你头上顶着我的犄角,身上披着我的龙鳞,感觉还好吗?”

    荆棘女王冷笑道,“感觉好极了,你知道,我还是第一次用龙鳞来修复身体呢。”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