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国王道,“来啊,剁掉他的双手,再用铁钎扎穿他的舌头。”

    几个强壮的侍卫立刻应声走近左维忠一把抓住了他,左维忠被禁锢动弹不得,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不!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我是个顶级法师,紫鸢公主,给我解开,解开啊!不!不!”

    紫鸢公主吓得捂住耳朵大喊,“不要喊我,我不会解开,我绝不会解开你的。”

    随着两声咔嚓声,左维忠的双手被齐腕砍断,鲜血顺着他断了的手腕箭一般地喷溅出来。

    剧烈的疼痛使得左维忠脸部变形,他忍着痛,看着站在人群中瑟瑟发抖的紫鸢公主,眼泪成串地往下滑落,“紫鸢公主,这下你满足了吗?”

    紫鸢公主双手掩面而泣,她瘦削的肩膀剧烈抖动,不知怎的,砍断的虽然是左维忠的双手,可是她却觉得比砍掉自己的双手还要痛。她根本不敢去看左维忠那张惨白的脸。

    “杀了我,杀了我啊,求你们杀了我!”尽管痛得无法自已,左维忠被禁锢的身体还是不能动弹,他看见他的双手被扔在前方不远处的地上,失去了主人的它们是那样的脆弱无力。

    对于左维忠这样的法师来说,被砍断双手并不可怕,只要他的身体恢复自由,解除禁锢,这双手瞬间就能再次回到他的手腕上,而却会跟从前一样灵活。

    此刻,左维忠只有寄希望于紫鸢公主了,他强忍痛楚,哀求道,“紫鸢公主,我是你的丈夫,赶紧给我解开,如果不想做寡妇,不想看着我死的话,就赶紧解开我。”

    紫鸢公主听了他的呼唤,像被雷击中般的身子一震,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嘴巴蠕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

    她是在犹豫了吗?左维忠的心头不禁掠过一丝惊喜,他知道她尽管任性傲慢,可是骨子里还是个善良的小女人。她一定不忍心看着他受折磨,毕竟她也爱着他。

    念念低声道,“紫鸢公主,您千万不能解开他啊。”

    风如初厉声道,“紫鸢公主,如果你还是个人的话,就不许解开他。请你看在我死去父亲的份上,看在被他剿杀的无辜几万士兵的份上,请你不要解开这个畜生。”

    众人道,“是啊,紫鸢公主,您不能再错下去了。左维忠作恶多端,这是他应有的下场。”

    儿子风如初严厉苛责的目光和丈夫左维忠哀求期待的目光,再加上围观众人复杂的目光,在场的所有都看着紫鸢公主。

    紫鸢公主终于双手掩面,再次放声大哭起来。

    “紫鸢公主,你难道忍心看着我被他们折磨致死吗?解开我!解开我啊!”左维忠痛苦地吼道。

    “不!我不能解开你。”紫鸢公主终于开了口,她的声音含混不清,既像是一只发狂猛兽的怒吼咆哮又像是一个受伤女人幽怨的哀叹。

    左维忠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到了最后,竟然两行热泪汩汩而下,“紫鸢公主,我懂了。”随即,他朝着众人大吼,“你们还打算怎么折磨我,就请继续吧。既然我深爱的女人已经不爱我了,我活着还有意思?来啊,来啊!来折磨我啊!你们这些蠢货。”

    紫鸢公主用双手捂住耳朵,不住地流泪,她像是被剧烈伤痛袭击的一只无辜小羊羔,似乎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念念只好在一旁搀扶着她。

    风如初冷笑,“左维忠,你又打算在紫鸢公主面前演苦情戏吗?可惜的是,这次她不会再上当了,因为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不容许她再上你的当。”

    左维忠冷笑,“那就来吧,还等什么?既然她已经不在乎我的死活,我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李元泰道,“陛下,现在咱们该毁了他的双手。”

    老国王点头,“来啊,把他的双手呈上来。”

    前有侍卫应了一声,把左维忠的双手装进托盘,端到老国王面前。

    老国王道,“李大仙,如何毁了他的手?”

    李元泰笑而不语,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托盘中的双手忽然噗地一声着起火来,在符火的灼烧之下,那双手转瞬化为灰烬。

    老国王厉声道,“来啊,现在用铁钎扎穿他的舌头。”

    几个侍卫立刻应声,走上前来,其中一个侍卫手里托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放着的就是十数根铁钎,这些铁钎也就粉丝粗细,即使扎穿舌头,也照样能吃饭说话,只是永远都别想再念咒语了,即使念了,发音也不标准。

    左维忠当然明白,作为一个法师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舌头,一旦舌头被扎穿,发音就不标准了,念的咒语也就走了调,走调的咒语是不会起任何作用的,舌头被废,也就意味这个法师这辈子都别想再使用法术了。

    试想左维忠这样一个顶级法师如果不能再念咒施法,他毋宁死去。

    左维忠看着那些铁钎如同看着断头台上的铡刀般的恐惧,他转向紫鸢公主痛苦地大吼,“紫鸢公主,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愿不愿意解开禁锢?”

    紫鸢公主拼命摇头,“不,别再问了,我是绝不会解开禁锢的。”

    老国王厉声道,“开始行刑!”

    几个侍卫上前,两个侍卫掰开左维忠的嘴巴,一个侍卫拉出他的舌头,其余几个侍卫把铁钎一个个地扎进他的舌头里。

    那些铁钎像是一只只饥渴难捱的蚂蝗刺溜一下子就钻进他湿润的舌头里,每扎进去一根,他的身体便痛得抽搐一下。剧烈的疼痛使得他惨叫连连,围观的百姓全都捂住眼睛不敢再看下去,可是侍卫们并未因他的惨呼就放弃扎铁钎,而是面无表情地继续一根根扎下去。

    随着铁钎一个个地扎穿左维忠的舌头,他的心也冰到了极点,他知道他已经彻底不能够再做一个法师了,现在的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耻辱感交替地折磨着他,他终于承受不住,再发出一声惨叫之后,晕死过去。

    侍卫道,“陛下,他晕过去了。”

    老国王道,“先把他关起来。”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