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风如初为了保护自己的母亲竟然要跟荆棘女王动手,我和念念都傻眼了。

    也是,就算做母亲的错的再离谱,做儿子的又怎么忍心见死不救呢?毕竟俩人血脉相通,血浓于水的事实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他哪里忍心看着亲生母亲受伤死去呢?

    念念急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路飞,我错了,早知道我不让如初去救她了,不行,荆棘女王这么强大,不可以让如初一人面对她,他会吃亏的,我要去帮他。”念念说罢,不等我回答,立刻掠出窗外,落在风如初身边。

    我高喊一声等等我啊,只可惜我不会飞,只能站在楼上干着急。

    风如初用责备的目光看着念念,“你来干嘛?给我回去。”

    念念道,“不,我不能让你一人面对这么强大的对手,即使要死,我也要跟你死在一起。”

    风如初不耐烦地吼道,“你给我走,马上走。”

    念念摇头,“偏不,我就不走。”

    “念念姑娘,你只是我的奴隶,奴隶要听主人的话,明白吗?”

    念念道,“那我就做个史上最不听话的奴隶好了。”

    紫鸢公主叹气道,“俊雄,这姑娘多好啊,你该好好珍惜人家,不要对人家吼来吼去的。”

    念念听了,立刻嘟着嘴,扮可爱状,把那对粉色麻花辫拿到胸前扭啊扭的,娇羞地低下头道,“如初,听见你母亲是怎么说的吗?要珍惜我,懂不懂啊?”

    风如初猛地转过脸,怒视着紫鸢公主道,“紫鸢公主,我的事就不牢你操心了,我已经跟你断绝母子关系了。”

    荆棘女王咳咳两声,“喂,你们一家三口,吵够了没有啊?到底打算怎么着?”

    左维忠冷笑,“金俊雄,你让开,我绝不会让你母亲受伤的,因为你的母亲就是我的命根子,我把她看得比我的眼睛还重要。我跟你母亲才是真爱,我跟她相守一生一世,如果她死了,我也不要再活下去。”

    风如初怒吼道,“闭嘴吧,我不要再听见你那些肉麻的话。你就是用这种恶心话骗走我母亲的心,对不对?”

    荆棘女王怒吼道,“你们简直是太罗嗦了,打架就是打架,说一堆没用的废话做什么?我真不懂你们这些愚蠢的人类。”

    左维忠冷笑道,“我也受够这些罗嗦的废话了。”说罢,他的右手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我在楼上看得清清楚楚,立刻大喊一声,“荆棘女王,左维忠要出招了,当心啊。”

    话音刚落,意想不到的状况就发生了。

    我看见紫鸢公主比出剑指,默念咒语。

    我们美丽的紫鸢公主打算做什么?

    我惊得连嘴巴都合不拢了。

    紧接着,我听见左维忠发出雷鸣般的吼声,“该死的,谁禁锢了我?是谁?”他发现紫鸢公主正在掩面啜泣。

    “对不起,左维忠,是我禁锢了你。”她哽咽道。

    左维忠怔住。

    竟然是他最爱的女人禁锢了他。

    这个他发誓要用生命去爱的女人竟然禁锢了他。

    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着哭得泪人似的,居然噎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你们不是夫妻吗?左维忠,你刚才不是还发誓要跟她相守一生一世吗?现在她竟然在你面对强敌的时候禁锢了你,这我可怎么理解?世上还有比这更好笑的笑话吗?真笑死人了。”

    左维忠朝着紫鸢公主怒吼,“你这个傻女人,你疯了吗?我是你的丈夫啊,你竟然禁锢我?你想我死吗?快给我解开。”

    紫鸢公主摇头,“不,我不会给你解开的。”

    左维忠哀求道,“亲爱的公主,给我解开,否则我就死定了。你知道的,他们一旦抓住我,绝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紫鸢公主拼命地摇头,“不,我绝不会解开禁锢。”

    念念乐得直拍巴掌,“好呀,好呀,这样子,就不用交手了。美丽的公主,千万不要解开他,你一解开他,如初就又要跟荆棘女王打架了。”

    风如初不耐烦地瞪了念念一眼,“念念,你很吵啊。”

    念念冲着风如初做了个鬼脸。

    老国王带着众侍卫赶到了,在他们身后还跟着我的同学李元泰、高鹏、赛璐珞和阿呆。

    老国王见状,鼓掌道,“好呀,咱们终于生擒左维忠了。”

    众人呼啦一下子围上来,把左维忠围在中间,左维忠被禁锢,身子动弹不得,只得用他那双深邃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围观他的人。

    老国王唤过李元泰道,“李大仙,捉住法师之后,最好怎么办?”

    李元泰道,“陛下,要想费去一个法师的法术,应该先剁掉他的双手,再用铁钎子扎穿他的舌头。”

    老国王皱眉道,“一定要做的这么残忍吗?”

    李元泰道,“是的,陛下,因为剁掉双手之后,他就无法比剑指了,而铁钎扎穿舌头,他的发音就不标准了,这样他就无法再念咒语了。如果您想彻底废除这个法师的法术,就只能这么做。”

    从后面赶来的梁锋道,“陛下,这么对待左维忠并不残忍,您想想他当年犯下的罪行,他设计害死万叶国的国王金英勋,之后又残忍地杀光所有叛军和金银铜铁四鼠,他手上的人命多达几万人之巨。而且他这次又打算设计吞并咱们金像国,对于这样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的恶贼,绝不能心慈手软。”

    老国王点头,“梁国师言之有理。来呀,剁掉他的双手,再用铁钎扎穿他的舌头。”

    左维忠听了绝望地大吼,“不要,不要啊,你们要剁掉我双手再扎穿我舌头,还不如杀了我呢。”

    梁锋道,“对于你这样的恶贼,一下子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了你?”

    左维忠又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紫鸢公主,“亲爱的公主,求你了,赶紧给我解除禁锢,否则他们一定会弄死我的。你难道希望看着我死吗?”

    紫鸢公主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尖叫道,“不要再说了,我不会给你解开的。”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