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公主,咱们该走了,是时候离开这里了。因为这里的人并不欢迎咱们。”左维忠哈哈大笑,笑罢,伸手一拽连在紫鸢公主脚上的链子,准备掠起身形,飞出窗外。

    我见状,立刻上前拦住他们,“左维忠,你这狗贼,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如何能让你一走了之?”

    左维忠冷哼一声,一把推开我,“好狗不挡路,就凭你这蠢货也想拦住我吗?”

    我大声道,“风如初,这恶贼太可恶了,绝不能让他跑了。”

    左维忠冷笑,“蠢货,你认为以风如初那点本事困得住我吗?”说罢,比出剑指,正准备默念咒语。

    紫鸢公主上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跪在他脚下,哭喊道,“求求你,不要对我儿子下手,他是我的孩子,我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求你不要伤害他。我这就跟你走,去哪里都行。求你了。”

    看见紫鸢公主居然如此卑贱地请求左维忠,我的火一下子就窜上来了,怒吼道,“紫鸢公主,你干什么要求他?他这种恶棍,你越求他,他越得意。”

    风如初气得直跺脚,“路飞,不要管他们,让他们走。”

    我大声提醒他,“可是紫鸢公主是你的亲生母亲啊,我看得出,她并不愿意跟那个恶贼一起走,她是被迫的,咱们不能眼看着他把你的母亲带走啊。”

    左维忠手腕一翻,摆脱了紫鸢公主的手,然后右手的剑指对准了风如初,得意地问道,“紫鸢公主,你儿子就在这里,你告诉他,你是自愿跟我走,还是被迫的?”

    紫鸢公主看了眼左维忠的剑指,又看了眼风如初,眼泪一下子涌出眼眶,低声道,“我是自愿的。”

    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

    风如初气得大吼,“滚,快滚啊!我再也不要见到这个女人。路飞,你不要管她,随她去。”

    左维忠冷笑,“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把我的妻子带回去,现在人我已经找到了,我想我该走了。俊雄贤侄,祝你好运啊。不对,我说错了,我应该直接喊你俊雄,因为我现在的身份是你的继父。”

    风如初把脸扭向一边,怒吼道,“滚,带着你的女人赶紧从这里滚开!我根本不想再见到你们。”

    左维忠握住紫鸢公主的小手,走到窗边,准备掠起身形,飞出窗外。

    忽然,从窗外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紧接着,我们听见一声炸雷般的怒吼,“无耻的恶贼,哪里跑?”

    听见那声音,我差点没乐出声来,

    果然,透过窗户,晴朗的月光下,一株身躯臃肿庞大的肉色植物矗立那里,这肉色植物不是荆棘女王,却又是谁?

    我朝荆棘女王招手,“荆棘女王,拦住他们,千万别让他把紫鸢公主带走了。”

    不知怎的,此刻,我看见月光下荆棘女王庞大的身躯竟然有几分亲切感。

    荆棘女王哈哈大笑,“他跑不了了。”

    左维忠道,“那植物,你还真能吹牛。等我放出真手段来,你不要哭就好。”

    荆棘女王把一只触手比出剑指的形状,大声道,“来来来,你我不妨比试一番,否则你总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左维忠说着,已经掠出窗外,站在荆棘女王面前。

    左维忠和紫鸢公主这一对俊男靓女站在荆棘女王臃肿庞大的肉色铁蒺藜躯体面前,渺小的简直不值一提。

    念念道,“如初,紫鸢公主毕竟是你的生母,万一他们动起手来,伤到你的母亲,可怎么好?那荆棘女王一看就是个不好惹的,左维忠未必能打过她。”

    尽管母亲做了不名誉的事,可是毕竟母子连心,听了念念的话,风如初长叹一口气,掠起身形,飞出窗外,落身在荆棘女王和左维忠之间,他伸开双臂,把左维忠和紫鸢公主护在身后。

    “荆棘女王,看在我的面子上,请放过他们吧。毕竟那个女人是我的母亲,请你让他们走好了。这个人情我会记住并报答你的。”

    荆棘女王眯着血红色的凤眼,恶狠狠地道,“蓝发小子,你竟然求我放走那个恶贼?你跟我很有交情吗?我凭什么要答应你?他可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他不但杀了父亲还强占了你的母亲,而且还篡夺了你父亲的王位。这一切你全都忘记了吗?你竟然求我放他离开吗?”

    风如初强忍住泪水,哽咽道,“可是那个女人毕竟是我的母亲。”

    左维忠不耐烦地大吼,“走开,谁要你求情,那植物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荆棘女王冷笑,“蓝发小子,你没听见吗?他请你走开,他并不需要你帮他说情。”

    泪水从风如初眼中汩汩而下,他擦去脸上的眼泪,咬紧牙关道,“今天,你一定要对付左维忠的话,就请先过我这关。”

    一旁的紫鸢公主早就泣不成声,“孩子,你走啊,不要管我们,我做了对不起你们父子的事,这辈子都是个罪人,我早就该死了,我活着的唯一心愿就是有一天能够再见到你,现在这个心愿已经完成了,看见你像你父亲当年一样神勇无敌,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死而无憾了。你让开吧,不要管我们,就让我死了吧,这些年来,我一心求死,因为我爱的人全都死了,我早就生无可恋。”

    风如初转身朝着紫鸢公主怒吼,“你给我闭嘴,我不要再听见你的声音。”然后他转向荆棘女王,“放他们走,求你了。”

    左维忠闻言,得意地哈哈大笑,“亲爱的小俊雄,你这是在唱哪一出啊?为了保护自己母亲即使是杀父仇人的性命也要一起救吗?”

    荆棘女王把那对由细若发丝的肉色铁蒺藜眉毛紧紧皱在一起,伸出猩红的舌头舔去獠牙上滴下来的口水道,“蓝发小子,我真是不懂,左维忠请你走开,他根本不领你的情,你却居然要护着他。”

    风如初擦去脸上的泪水,比出剑指道,“荆棘女王,出招吧。”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