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终于由喧闹转为死一般的寂静,被年长侍女用汗巾牢牢捆在身上的小王子,听见外面安静下来,他忽然感到很害怕,外面为什么变得这么安静。

    这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吗?

    其他的人,那些侍女们都去哪里了?

    他使劲动了动,可是身子被捆得死死的,胳膊也被捆住了,他根本无法动弹。他想喊,嘴巴里塞着汗巾,他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他感到愤怒极了。而且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他也看不见外面。

    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外面还在下雪吗?

    他很想知道外面现在什么样,疼爱他的父母呢?他们现在在哪里?

    他越想越委屈,只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就像他以前经常做的那样,以前他有任何需要、任何委屈都可以通过哭得到满足,每次他一哭,就会有好多的侍女来服侍他,他美丽的母亲也会把他抱起来亲了又亲。

    可是现在他的嘴巴被汗巾堵住,他连这唯一可以宣泄自己情绪的途径也失去了。

    他只是想哭出来,用他的哭声唤来一个人,难怕那人什么也不做,就这样静静地陪伴他也好,就这样一个人待在黑暗和寂静里实在是太寂寞了,他害怕寂寞。

    他使劲用身体拱年长的侍女,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她干的,是她把他捆成现在这样的,他感到愤怒,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清楚地记得她喃喃地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像他父母亲那样亲了他一口。

    她是那么温柔,陪伴了他那么久,还是第一次亲他。

    他忽然想起,王宫里有很多侍女侍卫,他们每个人都很喜欢他,可是亲过他的只有他的父母。

    小王子实在太小,他还不懂什么是身份、尊卑。

    他根本听不懂她的话,她说完那些话的时候,还哭了,他记得她的眼泪一滴滴地落在他脸上,他不懂她为什么会哭,他一直以为哭是他的专利,他一哭立刻会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比如说水、牛奶、各种糖果和小玩具。还有他母亲在没人的时候,经常抱着他独自垂泪。

    这侍女哭了结果会怎样,他完全不懂。

    之后,他就被她藏进斗篷里裹好,然后他听见鸟叫声,佩剑发出的声音,战马的嘶鸣,以及侍女发出的惨叫声。

    他知道外面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她把他裹在斗篷里,是怕他看见这一切,年幼的他一定想不到侍女这样做,是在拼死保护他,把他裹在斗篷里,是担心那只可怕的巨雕发现他。

    他使出吃奶的力气拱了她半天,可是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一动不动?从前他只要一哭,她立刻就会跑过来服侍他。她现在为什么不管他了?

    他使劲地拱了半天,让他开心的是,那些捆着他的汗巾并不是像钢筋和铁丝那般的结实,汗巾变得松动了些。

    于是他更加使劲地扭动身子,终于他把一只小手给解脱出来了。他还不懂怎么解开汗巾打的结,只好继续扭动身子,像条可爱的毛毛虫那样,不停地扭动。

    时间在飞快地流逝,不知过了多久,汗巾终于松松垮垮地被他褪到脚下。

    他的双手也自由了。

    他扯出堵住嘴巴的汗巾。

    他伸出粉嫩的小手,掀开斗篷。

    一股凛冽的寒风裹挟着鹅毛般的雪片呼地飞了进来,毫不客气地灌进斗篷,冷得他直打寒战。他急忙把斗篷重新拉下来,把自己盖住,现在他终于明白侍女为什么要用斗篷把他裹得严严实实了。

    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可是糟糕的问题来了,他肚子饿了。

    孩子长身体的时候,饿的都很快,一个小婴儿就更是如此,因为婴儿的胃只有乒乓球大小,本身存不了多少食物,可是婴儿成长需要很多能量,所以他们很快就会饿,需要不断地吃东西来补充能量。

    饿了怎么办?以前他饿了只要一哭,侍女们立刻就会给他喂奶。

    于是他扯开喉咙哭了起来,可是这次,他哭哑了喉咙也没人来理他。

    他使劲推她,她还是一动不动,而且他发现她身体在渐渐变凉,他感到害怕了,印象中她的怀抱很暖和,她的手很柔软,她总是把他抱在怀里逗他开心。

    可是现在,怎么会是这样?

    她的身子变凉了,她的怀抱不再温暖。

    他忽然感到这世界也许就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们全都不要他了吗?就这样抛下他不管了吗?

    他感到愤怒,扯开喉咙继续哭,不知哭了多久,他终于感到哭累了,他带着满脸的泪痕沉沉地睡去了。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感到斗篷里不再温暖,一切都冷冰冰的,有了之前挨冻的经历,他不敢再冒险掀开斗篷了。

    他习惯性地用手推了下侍女,却惊讶地发现他的手像是摸到一块冰,她的身体变得又冷又硬,他彻底绝望了。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变得像冰块一样,她明知道他目前唯一的依靠就是她,却像一袋土豆那样倒在地上无动于衷。

    饥饿、寒冷和绝望促使这个可怜的小婴儿扯开喉咙拼命地哭喊起来。

    一个身穿枣红色鹤氅的男子骑马在松林中慢悠悠地朝前走着,此人正是金象国的国师梁锋。

    据哨兵汇报这片松林一直有施放魔法造成的黑烟不断地涌出,梁锋特意过来查看,为防止遇见邻国军队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特意吩咐侍卫们守好城门,他自己一人来查看就行了。

    可是没走多远,梁锋就听见小婴儿的哭声。

    这寂静里的松林里,怎么会有婴儿在哭呢?

    梁锋好奇地策马前行,果然发现前方不远处的古松下,躺着一个侍女装扮的女人。

    女人脖颈上有一道伤口,流出的鲜血把身下的积雪都染成了红色。

    而婴儿的哭声正是从死去女人的斗篷里发出的。

    梁锋下马,掀开斗篷,果然看见一个粉嫩的小婴儿,那孩子长着一头天蓝色的头发,哭得满脸都是眼泪,一看见他,立刻朝他伸出小手。

    梁锋抱起小婴儿笑道,“不要哭了,跟我回家吧,小宝贝,今后我的景胤可就有伴喽。”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