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跟着人群使劲往前挤,可是令人郁闷的是,他正好站在新国王背后几步远的地方,还是看不见他的脸,小白只能看见老大臣和手捧王冠的美丽少女的脸。

    当老大臣给新国王洗礼完毕,给他戴上王国。

    四周实在是太嘈杂了,老大臣宣告新国王登基的时候,应该提到新国王的名字了,可是当时百姓们一下子欢呼起来,掩盖了老大臣的声音,以至于小白还是没听清国王的名字。

    头戴王冠的新国王举起镶满了宝石的金色手杖,向身边的百姓示意,然后,他转过身来。

    啊啊啊?

    小白看清他的脸了,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新国王竟然是国师左维忠。

    小白怔住,不过他很快明白过来,绝不能让左维忠发现自己在这里,因为他的人形左维忠以前见过。他急忙矮下身子,把脸藏在前面一个高个男子的身后。

    幸好新国王忙着向众人炫耀他的王冠和手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小白的存在。

    小白趁机向旁边看热闹的人打听,“这次的新国王怎么会是左国师呢?”

    那人笑道,“这位小哥,一看你就是外乡人,你一定不知道,万叶国刚刚发生一场叛乱,叛军首领杨守志和金利明趁国王金英勋携带家眷烧香祭祖的机会挟持并杀害了他们,连带杀死了所有的侍卫,据说国王王妃小王子和侍卫们的尸体全都被叛军法师化成脓血了,场面十分可怖。最后还是左国师杀光了所有叛军,为国王一家三口报了仇,万叶国的百姓们感激国师平叛有功,自愿拥立左维忠为新国王。左国师真是悲天悯人,为祭奠国王王后小王子和众侍卫,足足做了七天七夜的法事来超度他们。”

    小白尽管惊讶地合不拢嘴,可是面上仍保持镇定,“那金利明和杨守志呢?”

    “死了,全死了,都被左国师给杀了。这次叛乱,叛军悉数被国师剿杀,一个不剩。”小白谢过那人,转身朝人群外面挤去。

    小白的举动引起了骑在他肩上的小孩子的不满。

    “大哥哥,大哥哥,你干什么趴下身子又为什么转身离开呢?这样的话,我就看不见新国王了。话说我们的新国王长的好英俊,等我长大了,也要长的像新国王一样英俊,然后再娶一个像刚才那个姐姐一样漂亮的老婆。”

    小白哭笑不得,“小弟弟,你几岁了?”

    “七岁了,我已经是大人了。”

    “七岁就考虑娶老婆的事会不会太早了点。”

    小孩子摇头,“不早了,我邻居的小孩跟我一样大,已经订婚了呢。”

    小白知道此地不宜久留,既然已经弄清新国王是谁,他现在得赶紧回到主人身边复命去了。再耽搁下去,被左维忠发现自己,可能会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挤出人群,把小孩放在街边,拍着他的小脑袋道,“乖,赶紧回家吧。”

    小孩子点头,“大哥哥,我还能再要一根糖葫芦吗?”

    小白笑了,“可以啊。”他走到卖糖葫芦的老大爷跟前,买了一根递给小孩子,“乖,赶紧回家去。”说罢,掠起身形,飞上树梢,再从树梢翻上城墙,眨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小孩子惊讶地用手指着空荡荡的城墙垛口,“大哥哥,飞走了,不见了。”

    骷髅奴小白回到雪山洞穴里,发现主人金英勋的状况更加糟糕了。

    金英勋躺在篝火边上,脸色灰白,嘴唇毫无血色,目光涣散,他艰难地朝小白伸出一只手。

    小白握住他的手,发现他的手竟然像冰块一样冷,“陛下,你感觉怎么样啊?”

    金英勋叹气道,“不用管我,我反正早晚都是死。”说罢,竟然发出一阵苦笑,可是没笑几声,就感到胸口一阵剧痛袭来,他不由地咳嗽起来。

    小白急忙轻拍他的后背,“陛下,你不要出声了,就这么躺着吧。”

    金英勋好容易才止住咳,艰难地问道,“小白,我让你去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小白叹气道,“陛下,我奉您的命令回到了万叶国,正好赶上新国王加冕。您绝对猜不到新国王是谁?”

    金英勋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抬起头来,“是杨守志这忘恩负义的狗贼吗?”

    小白摇头。

    “总不能是金利明那有勇无谋的蠢蛋吧?”

    “也不是金林明。”

    “那是谁?”

    “是咱们的国师左维忠。”

    听到这个名字,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金英勋呕出一大口鲜血,“怎么会是他?”

    小白道,“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接下来,金英勋不停地咳嗽,每咳一次都会呕出一口血,他实在是太虚弱了。

    小白扶着他平躺在篝火边,才稍稍缓和了些。

    “难道说这次叛乱的幕后主使人竟然是我的国师吗?我是那么信任他,一直把他当做我最好的兄弟。”

    小白叹气道,“是的,我也没想到,据百姓们说,左维忠已经杀光了所有叛军,帮咱们报了仇,他因为平叛有功,被百姓们拥立为王了。”

    “平叛有功?拥立为王?这里面到底隐藏着多少故事?小白,你相信他们所说的故事吗?”

    小白摇头,“陛下,我根本不信,这次叛乱绝不是金利明和杨守志这样的武夫纠集起来的。”

    “小白,你说那个暗中对付我的神秘人,就是那个放出金光和寒芒的人会不会就是左维忠呢?”

    金英勋说着说着,一阵剧烈的疼痛再次袭来,他感到自己的心脏似乎瞬间被人生生地拉扯成无数碎片,他捂住胸口,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一条搁浅在岸上的鱼那般的无助。

    金英勋一把抓住小白的手,用无限凄凉的声音道,“小白,我马上就要死了。我死了不要紧,可是我的妻子和孩子我都没能把他们保护好,我对不起紫鸢,每天忙来忙去,从来就没有抽时间好好陪过她,还有小俊雄,小小年纪就……我对不起他们母子俩,对不起他们啊……”

    金英勋话还没有说完,就咽了气,他紧握着小白的手也松开了,无力地摊放在地上。

    “陛下!陛下!”洞穴里回荡着骷髅奴小白痛苦的哭喊声。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