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臣道,“请问国师大人,陛下王后和小王子的尸体在什么地方?我意思是说那些脓血。”

    左维忠低声道,“在雪山上。”

    老大臣道,“陛下一生光明磊落、勤政爱民,就这样被恶贼所害,我们这些臣民百姓该当好好祭奠一番,缅怀他的恩泽。”

    左维忠当然明白老大臣的意思,于是又挤出几滴眼泪,“老大臣,我明白了,我带大家去雪山那个战场,好好祭奠陛下王后和小王子,以及众侍卫。”

    接下来,由左维忠带路,赶往雪山战场。

    左维忠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大臣们骑着马紧跟在他的身后,大臣后面是丧乐手和哭丧的,再后面是几千侍卫和一些自发组织的凭吊国王的百姓。

    一行人吹吹打打,披麻戴孝,一路走一路撒纸钱。凛冽的寒风吹得纸钱乱飞,此情此景,说不出的凄凉悲苦。

    一行人伤心欲绝的嚎哭声几里之外都听得见,左维忠哭得最为伤心,有好几次他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从马背上跌落下来,任何人看了他的样子,也绝不再相信男子有泪不轻弹这句鬼话。

    许是苍天有眼,等一行人赶到雪山战场的时候,雪终于停了,铅灰色的乌云散开,太阳升了起来,积雪开始融化,地上一滩滩的脓血显现出来。

    众人全都傻眼了,谁都难以相信那一滩滩的脓血之前竟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他们屏住呼吸,怀着敬畏之心注视着那些脓血。

    老大臣道,“国师大人,请问那些叛军的尸体呢?为什么只看见满地的脓血而不见尸体呢?”

    左维忠情急之下,居然没有多想,就立刻回答,“那些叛军的尸体全都被我化为脓血了。”

    好嘛,一不留神,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这还了得?

    话一出口,左维忠就明白自己说错话了。可是众人全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谁也没有去细细琢磨,为什么国王一家三口和众侍卫死了被人化为脓血,而叛军死后又被国师化为脓血,他们所有人的死法都是一样,然而在国师的表述里,杀死国王和杀死叛军的却是不同的人,这明显的矛盾却没有人注意到。

    当然,谁也没注意到,当国师做出这些自相矛盾解释的时候,站在他左肩的紫色小鸟眼中的怒火。

    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言,左维忠仓皇下马,随便指定了一滩脓血,带着哭腔道,“这就是陛下王后和小王子的尸体,我是特意做了标记的。”他说着,又指了指那滩脓血边上一块形状丑陋的怪石。

    左维忠噗通一声在那滩脓血前跪下,嚎啕大哭起来。

    “亲爱的陛下,我最最好的兄弟,你怎么去得这样匆忙?你为什么不多等等我,你再多坚持一会儿,难怕是几分钟,我就能赶到救你一命,可惜,天公不作美,偏偏让你英年早逝,这让我如何能放得下你?你死了之后,今后谁陪我一起上山打猎赏月看花?”

    左维忠哭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时而扼腕叹息,时而捶胸顿足。

    当这场哭丧到了高潮的时候,左维忠噌地一声拔出佩剑,朗声道,“陛下,失去你,我感到万分痛苦。不如就让我这个昔日好兄弟追随你去地府,咱俩一起投胎,来世你还当国王,我还做你的国师,心甘情愿地辅佐你一辈子。”说完,左维忠立刻拔出佩剑朝自己脖颈抹去。

    旁边的侍卫一把夺过他的佩剑,可还是晚了一步。

    鲜血噗地一下顺着他的脖颈喷了出来,不过,还好侍卫阻拦,才没有割到颈动脉。

    左维忠从侍卫手里抢过佩剑,还要自残,一群侍卫涌上来把剑抢走了。

    侍卫里有稍懂医术的,急忙上前给他包扎伤口。

    国师的所作所为,众人全都看在眼里,他们全都被感动了。因为国王和国师一向亲如兄弟,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此刻国师悲痛欲绝,引得众人也一起哭天抹泪。他们纷纷想起国王生前的种种好处,哀痛国王一家三口如此年轻就撒手人寰。

    一时间,嚎哭声丧乐声不绝于耳。

    左维忠眼见着悲伤的气氛给带动起来了,于是决定继续演下去,把戏份做更足一些。他擦地一下撕去包在脖子上的纱布,大吼道,“不,不要给我包扎,让我去死。你们为什么要拦着我?让我去死,我太没用了,身为陛下的生前挚友,在陛下最需要我的时候,竟然不在他身边,试问我这样的废物活着何用啊?你们大家说说看,陛下已经不在了,我作为他的亲信挚友,不该追随他一起去地府吗?”

    老大臣道,“不,国师,您不可以死去,现在陛下刚刚去世,众臣无首,邻国又一直觊觎着咱们的国土,国内反贼的残余势力还亟待铲除,正值内忧外患之际,万叶国不可一日无主,要不,您就做我们的新国王吧?”

    左维忠听了满心欢喜,可是面上仍做惊讶状,“我?做新国王?不不不!我可不具备领导众人的才能啊。”

    老大臣道,“左国师,论法术,国内没有再强于你的,今后保护万叶国百姓的任务可全都交付于你了,依我看,你就不要再推辞了吧。”

    众大臣见老大臣如是说,纷纷跪在地上,齐声道,“左国师,莫要再推辞,今后我等将尽心尽力地辅佐你,咱们携手共享太平盛世。”

    左维忠装出一副受宠若惊、难以置信的样子,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真的可以成为国王吗?”

    众大臣和侍卫们一起跪下,齐呼,“陛下!”

    左维忠这才咳咳两声,朗声道,“众爱卿平身!”

    左维忠当下吩咐众人在雪地里祭奠亡灵,法事做足七天七夜。

    尽管左维忠演了一出好戏给众人看,不过法事他倒是认认真真在做。这七天里,为了怕那些亡灵找他报复,他暗地里召唤鬼差,把此地的游魂野鬼悉数给收了去。话说这牛头马面还真敬业,此番不单是人的魂魄,就连动物的魂魄也给收了个一干二净。是以,这七天七夜,竟无一个鬼魂捣乱,平安度过了。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