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得意地哈哈大笑,“我亲爱的公主,现在我已经杀光了所有的知情人,你猜我下一步会怎么做呢?”

    紫色小鸟恶狠狠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你对你丈夫的美好未来,就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我有丈夫的好吧?拜托你不要再发神经了好吧?”

    左维忠得意地扬了扬左手的无名指,那根连在紫色小鸟脚踝上的链子晃了晃,“看看,亲爱的公主,你早就是我的合法妻子了,现在戴在你脚踝上的是我的戒指。”

    “那都是你一厢情愿的,左维忠,你这混蛋!赶紧给我解开法术,再把该死链子给我解了。”

    “亲爱的公主,你知道我绝不会那么做的。”

    “哼,那你就记着,等你法术解开的那一天,就是我自杀的日子,我早就受够你了。”

    “好了,不吵了。我其实是想告诉你,咱们现在该回王宫了。”

    “回王宫干嘛?”

    “当然是有很多事要做了。不过在回去之前,我只好再次剥夺你说话的能力,让你的嗓子适时地休息一下,对你来说,有好处。”

    紫色小鸟冷笑,“你是担心我当众揭发你,把你做的丑事全都说出来。”

    左维忠点头,“也许是吧,你说的都对。”

    紫色小鸟还想跟他吵下去,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再度变成了鸟叫,于是她气愤地拼命叽叽喳喳。

    左维忠嘘了一声,“不要再吵了,你把我的脑袋都快吵爆了。算了,看来我还是把你彻底禁言好了,这样我的耳朵就彻底清净了。”说罢,立刻默念咒语。

    紫色小鸟发现自己果然连嘴巴都张不开了,只能用那双美丽的紫罗兰色眸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好了,亲爱的公主,现在,咱们该回到王宫去了。”说罢,左维忠掠起身形,向前飞去,消失在漫天飞舞着鹅毛雪片的白色世界里。

    当左维忠飞进王宫的时候,雪还没有停。

    王宫内还像从前那样井然有序,侍女们忙着清扫缝纫和浆洗,侍卫们威严地在宫内宫外巡逻,抽空跟相熟的侍女调调情。

    左维忠一落在王宫的花园里,立刻被一个巡逻的侍卫发现了。

    侍卫上前一拱手,“国师大人,请问您何事进宫?国王带着王后和小王子上山烧香祭祖去了,还没回来呢。”

    左维忠面含忧伤道,“赶紧召集全体大臣,就说我有要事宣布。”

    侍卫呆住,“可是国王现在不在。”

    侍卫的潜台词是只有国王才有权利去召集所有大臣。

    侍卫没动,低声道,“国师大人,有要事的话要不要等国王回来再宣布啊?”

    左维忠怒视着他,“你废话真多,还不赶紧去。”

    “是。”侍卫点头,不敢不从。

    侍卫从国师的眼神中看出万叶国一定是出了什么大事了,急得国师等不及国王回来再宣布。

    侍卫吹起号角,那号角是金英勋特制的魔法号角,号角的声音能直接传到每个大臣的家里,以方便随时联系。

    大臣们听见国王的号角声,以为是国王在召唤他们,立刻冒雪赶往王宫。不一会儿,人全都聚齐了。

    大臣们全都在议事厅内等着面见国君,可是等了半天,却并没有见到国王。

    议事厅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国师左维忠哭丧着脸走了进来。

    大臣们看出势头不对,纷纷私下议论起来。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大臣上前道,“国师大人,国王召集我们所为何事?现在国王又在哪里?”

    左维忠鼻子一酸,挤出一滴眼泪,“其实我是来向各位大臣宣布一个噩耗的。”

    尼玛,鳄鱼的眼泪啊。

    众位大臣全都傻眼了,他们面面相觑,齐声道,“国师大人,究竟出什么事了?”

    左维忠眉头一皱,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国王王后全都死了,被叛军杀了,连小王子也未能幸免于难。”

    大臣们全都震惊了,没人敢相信这是事实。

    “叛军?什么人叛乱了?”

    “是金利明和杨守志。”

    “是他俩,我早就看出他们不是好人,一直劝陛下要提防他俩。果然还是出事了。”

    “那结果怎样了?”

    左维忠哽咽道,“等我赶到的时候,陛下王后和小王子,还有全部的侍卫侍女都被叛军杀害了,我现在只是恨自己,去的太晚,我去时候,他们已经全部被杀,我只有杀光所有叛军为陛下报仇雪恨,可是,即使这样,也换不回陛下王后和小王子的性命了。”

    老大臣提出质疑,“啊?怎么会有这种事?国王陛下有骷髅奴护身,没人可以靠近他的,金利明和杨守志乃是一介武夫又不懂法术,怎么可能杀得了陛下这种顶级法师呢?”

    大臣们迟疑片刻,纷纷表示赞同,“是的,以国王陛下的法术修为,金利明和杨守志这样的武夫怎么可能得逞呢?”

    左维忠痛苦地吸了下鼻子,啜泣道,“是的,大家说的没错,如果是金利明和杨守志这两个有勇无谋的蠢货,的确杀不了陛下,可是他俩雇佣了四个法师,就是在江湖上恶名昭著的金银铜铁四鼠,他俩命令四鼠禁锢了陛下的骷髅奴,然后四鼠联手杀害了陛下。可惜了陛下一世英名,竟然被金利明和杨守志这两个恶贼给害死了。”

    大臣们一片唏嘘。

    老大臣道,“那四鼠呢?”

    左维忠擦去眼泪道,“已经被我杀了,所有的叛军都被我杀光了。”

    尽管之前,还有个别大臣对左维忠心存疑虑,可是现在,左维忠感受到均是钦佩的目光。

    老大臣又道,“那陛下王后和小王子的尸体呢?”

    大臣们纷纷道,“对啊,即使是陛下一家三口被叛贼所害,也应该找回他们的遗体妥善安葬啊。”

    左维忠沉痛地道,“陛下王后和小王子,以及众侍卫的尸体已经被那可恶的四鼠用法术化为一滩脓血了,根本无法安葬。”

    大臣们全都沉浸在悲痛之中,谁也没有注意到站在左维忠左肩上的紫色小鸟,美丽的双眼中迸发出的愤怒光芒。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