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维忠站在雪地里跟紫色小鸟吵得一股劲,他得意地哈哈大笑,“亲爱的公主,这才是真正的夫妻生活呢,跟你斗嘴的感觉甜蜜极了。不过现在,我发现我还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紫色小鸟冷笑,“什么重要的事?你是不是还嫌自己杀人杀得不够多,还想再多杀几个人?”

    左维忠哈哈大笑,“知夫莫若妻,还是你了解我,现在我只是杀死两个叛军将领和所有士兵,你知道我必须杀光所有知情人,可是现在跑掉了四个。”

    紫色小鸟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哪四个?”

    “当然是金英铜铁四鼠了。”

    “那四个全都不是好人,该杀。”

    当然,此刻紫色小鸟还不知道四鼠杀死全部侍女的事,如果她知道是四鼠杀光所有侍女害得小俊雄差点丧命,估计她一定恨不能亲手宰了他们四个。

    “既然我的王后对此没有异议,那咱们就立刻出发吧。不过,走之前,我似乎应该暂时剥夺一下你说话的权力。”左维忠说着,立刻默念咒语。

    紫色小鸟拼命地叽叽喳喳,表示抗议。

    只可惜,左维忠已经用咒语限制了她说话的能力,她现在一张开嘴,发出的只能是鸟叫的声音了。

    “好了,亲爱的公主,只好让你暂时委屈一下,现在,咱们可以出发了。”左维忠说罢,掠起身形,往四鼠离开的方向追去。

    话说金银铜铁四鼠被左维忠赶走之后,四鼠就憋了一肚子火。四鼠闯荡江湖这么久,第一次被人骂得如此不堪,关键是,受此侮辱,还无法反驳,这才是最难受的。好歹也是四个名震江湖的爷们,被国师像赶野狗一样赶走了,还有什么颜面可言?四人的宝贝也被金英勋给毁了,今后可怎么混?貌似已经没得混了。

    此刻四鼠的心情也如同铅灰色的天空一样,阴郁沉闷。四鼠一直闷着头走路,全都不说话,这种压抑的状况,对于动不动就拌嘴的四鼠来说,实属罕见。

    走在最前面的铁毛鼠忽然停下脚步,怒吼道,“老大,你说每次都是你把事情搞砸,你还有什么脸再跟着我们?”

    看来憋了半天,铁毛鼠终于发话了。

    金毛鼠道,“哎呦,老四,你什么意思吧?你就是打算逼着我自动退出了,是吧?”

    铁毛鼠道,“你自己看着办吧。这次那么好的机会,咱们可以明明可以杀了金英勋的,可是你即使打不中也好啊,可是你偏偏打到骷髅奴身上,给他结了禁。导致大家错过杀死金英勋的良机,眼看着大把的赏金与咱们擦肩而过,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你。你这一打偏,把咱们四兄弟下辈子的幸福生活全都给打没了。”

    银毛鼠道,“不要吵了,事已至此,何苦再说这些伤感情的话呢?”

    金毛鼠看着铁毛鼠憎恶的目光,使劲跺了下脚,“老四,你不是一直都想赶我走吗?我走就好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再见了,三位弟弟,我这做哥哥净给你们惹麻烦,我看我还是走的好。我走了之后,再也没人挡你们三兄弟的财路了,在这里,我这没用的大哥预祝三位弟弟早日发财,大富大贵。”

    金毛鼠说罢,把心一横,冒着雪往相反的方向走了。

    银毛鼠道,“老大,别走啊。”

    铜毛鼠劝道,“别管他,每次都是他出岔子,走了也好。咱们走吧。”

    铁毛鼠骂道,“他早该滚蛋了,次次掉链子,这次大家本该拿到大把的赏金,安安稳稳地度过下半生,又被他搞砸了。想想都咽不下这口气。”

    铜毛鼠道,“这下好了,被他一搅合,我的豪宅美眷全部泡汤。算了,不想了,咱们还是努力找钱去吧。”

    银毛鼠看了眼金毛鼠在风雪中艰难跋涉的背影,叹气道,“老大,多保重啊。”

    金毛鼠走着走着,却听见前面松林里有鸟叫得婉转动人,禁不住走快了几步,果然看见一只红色小鸟在积满雪的松枝上啼叫。

    红色小鸟边叫边忽扇着翅膀在松枝上跳来跳去,就像一个载歌载舞的红衣舞女般的光彩照人,红色的羽毛艳的像血,小鸟轻盈的脚爪撩得松枝上的白雪扑簌簌往下掉落,宛如舞女盈盈一握的金莲。

    金毛鼠不由地看呆了,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优雅动人的小鸟,他停下脚步,站在古松下,傻傻地望着它出神。

    小鸟见自己把他吸引过来,啼叫声更加婉转,舞姿也更加优美了。

    金毛鼠傻笑道,“小鸟,你会唱歌吗?”

    小鸟叽叽喳喳叫了一通,然后亮起小嗓唱了起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金毛鼠听小鸟这样唱,吓得瑟瑟发抖,“小鸟,你怎么会说人话?”

    令金毛鼠感到害怕的小鸟唱的歌词,很不吉利的感觉,他立刻联想到刚刚替国师卖命,又被赶走的事情来。

    小鸟咯咯一乐,柔声道,“我本来就是人呀。”说罢,小鸟摇身一变,变作一个美女,美女身着红色长袍,乌云般的秀发全部拢在脑后,露出光洁的前额,雪白光润的肌肤映得白雪都黯然失色。

    美人轻盈地从树上跳下来,娇羞地站在他面前。

    好色的金毛鼠一看见美人,魂魄自然走了一大半,于是他情不自禁地朝美人走去,“此处乃深山老林,美人缘何独自在此?”

    “当然是为了等你啊。”美人娇滴滴地回答,说罢,她用雪白的玉手扯开束着秀发的簪子,一头如瀑布般的黑发倾泻在她娇怯不胜的双肩上。

    此情此景,看得金毛鼠全身骨头立刻酥了一半,他立刻走上前,把美人拥在怀里,刚要把嘴巴印在她的樱唇上,却忽然听见传来一阵鸟叫。

    金毛鼠猛然抬起头来,却看见松枝上刚才红色小鸟站着的地方现在站着一只古怪的紫色小鸟,紫色小鸟冲着他拼命叽叽喳喳,像是在跟他说话一般,只可惜他不懂鸟语,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章节目录

茅山捉鬼笔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时间201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间2011并收藏茅山捉鬼笔记最新章节